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8的博文

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北大一二〇纪念)

图片
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北大一二〇纪念)
3 月 22 日,传闻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发送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后辞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并辞职(知乎网友指出李沉简、张旭东早在二月底的内部会议上辞职)。3 月 22 日下午 6:00 公众号「大帅直通车」推送文章,6:40 公众号被要求关闭,院内老师以微信语音、打电话等方式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 ================原文如下================= 戊戌变法、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年,我们纪念蔡元培校长。在中国近代史上,元培先生当之无愧是现代教育之父。他留给我们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蔡校长在人们的印象里总是一个谦谦君子式的思想领袖。其实蔡校长的另外一个侧面同样是万世师表,那就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早年的元培先生为了反抗清朝,一介书生却豁出命来组织训练暗杀团,意图刺杀清朝的官员。在后面的几十年里,他只认真理,不畏强权,在北大校长的任上曾先后八次辞职以示抗议:1917年抗议张勋复辟清朝而辞职;1919年5月营救被捕学生而辞职;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职员为薪酬抗议政府而辞职;1922年8月/9月两次为政府侮辱校长/拖欠教育经费而辞职;1923年抗议教育总长践踏人权和司法独立而辞职;1926年抗议政府镇压学生而辞职。 从这个意义上看,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才使得当时的北大空前活跃—既有全盘西化的胡适、也有追求共产主义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甚至还有天天嚷着复辟清朝的拖辫子的辜鸿铭。各种思想在这里产生和碰撞。 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可是我们也要清醒客观地看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抗日战争里,中国创了人类历史上“伪军比占领军多”的记录;在大跃进、文革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受蒙蔽”,有多少人是…

民众,永远是一切制度改变和改良的源泉,舍此无他!

民众怎么样,我问我自己 1邪恶制度长期奴役和愚弄民众,懦弱民众是邪恶制度的土壤和温床,到底是制度造就了民众还是民众造就了制度?一个类似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逻辑悖论貌似有理,却了无答案而徒生困惑。但事实是,若一味指责打击民众,那只能是对邪恶制度的鼓励和放纵。 2邪恶制度之所以邪恶在于不择手段地奴役民众,然而再愚昧的民众却天然地保有基本人性:自私不是问题,公平与否是问题;纷争不是问题,正义是否伸张是问题;爱自由不是问题,是否损害他人自由是问题。人性的与生俱来胜如空气,只有邪恶制度才令人窒息。 3邪恶制度玩弄民众于股掌间,恐怖使人懦弱,愚弄使人蒙昧。民众何以勇敢?何以聪明?不埋葬邪恶制度,岂非痴人说梦。邪恶制度只要存在一天,启蒙也罢,提高素质也罢,改造国民性也罢,近现代墙国历史已然证明,此终归都是伪命题。 4邪恶制度也许是民众的原罪,最不坏的制度却是对幸运儿的奖赏。这与人种肤色素质甚至文化全然无关,即便那些久享自由的民众,如果陡然置身在足以让他们连反抗都是惘然的绝望制度下,不难想像,他们的表现也未必就比别的民众更加出色。这是拨开历史迷雾所呈现出来的真相。 5对于正在饱受邪恶制度迫害的民众,每个正直善良的自由人啊,请你们多点悲悯并伸出援手吧,指责或者打击,那才是他们真正的不能承受之重,天地间最大的歧视也莫过于此。 6邪恶制度下,人性可以被扭曲以致变态甚或丑陋不堪,这不足为怪,但即便如此,人性也从不泯灭。人性在,希望就在,破壁只在乎契机。天下有识之士当为此契机而生死,与其幽寒呜呃,何如万丈豪情,养吾浩然正气。须知,专制或一夜坍塌,民主非一日建成。 7不仰慕曼德拉,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曼德拉;也不唱绿岛小夜曲,因为我们的旋律更加婉转更加凄切更加悲伤。每当面对如此邪恶的制度,感受和体验着那种种邪恶,我知道,我是民众,民众是我;民众怎么样,我问我自己。

民众,永远是一切制度改变和改良的源泉,舍此无他!

《浅谈继续革命》

图片
反腐以来,被双规、被判刑的官员一批又一批,一波又一波,看得我们触目惊心,一贪就是几亿,几十亿,甚至几百上千亿,他们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我们真的不理解?跳楼舍命的、上吊自杀的、携款外逃的、被通缉的、被遣返的,而且有些就在我们身边,就是我们的朋友,甚至有些是我们尊敬的领导,崇拜的首长,瞬间,成了阶下囚!

        四十多年前,毛主席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走资派还在走。这是一个已经八十多岁的共产党的领袖发出的警告,我们不信,我们把这个理论彻底否定了,这个理论叫继续革命。这么多的干部,这么多的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封疆大吏,两个军委副主席,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政治工作部主任及多位总部、大区级别的领导被双规,被判刑,他们的家属疯的疯,死的死,散的散,凄惨无比!如果当初听毛主席一句话,取得了政权,当了大官,手中有了巨大的支配资源的权力,还要继续革命,还要改造思想,还要学习理论,天天警钟长鸣,不忘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的攻击,顽强的抗拒这种绝对属于资产阶级的疯狂进攻,他们就不会在三十几层的高楼上度步徘徊,纵身一跳;就不会在自己的家中痛哭流涕,投环自尽。这样惨烈的下场,毛主席不是没有提醒过你们。还在解放战争的胜利之时,我们拿下了石家庄,拿下了洛阳,拿下了济南,正在丹阳集训,准备接管上海,所有的将领欢欣鼓舞,二十八年的征战,出生入死,就要胜利了,能不高兴嘛,然而,随着胜利的脚步一天天接近,主席却高兴不起来,他深深的知道,这支农民的军队,进了城会是什么样子,他发出连自己都不是十分自信的感叹——我们绝不当李自成,我们进京赶考,我们不忘两个务必,今天的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没有任何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更艰巨,更伟大的事业还在后面,想到这里,我们不能不从心里敬佩毛主席。

佛教是印度的,基督教是以色列的,伊斯兰教是中东的,东正教是斯拉夫的,中国没有宗教,只有哲学和学说。毛主席更伟大的地方在于他在中国历史上,创造了一个更科学的,更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更接地气的红色宗教,这就是他的思想,所以,主席不是搞的个人崇拜,他知道一个世界最大的国家,人口最多的国家,光靠马克思主义不行,光靠资本论不行,一定要人为的塑造一个精神的产物,类似钟馗,他调侃的说:我就当了二十世纪的共产党的钟馗。又用了二十八年的时间,毛泽东思想成了我们的宗教,我们、公知,甚至所有的人,还不相…

《中国一亿人同日上街散步抗议中共专制》的计划书

图片
「一億人同一天上街散步」是利用中共宣傳機器去反共,號召大規模的公民抗命 Massive Civil Disobedience;用「佔領中環」的號召方式,號召中國各個一二線城市的人,像香港的「七一遊行」那樣,同一天上街遊行集會,進而像「佔領中環」一樣,癱瘓交通,「佔領中國」!
目的:推翻中共。

首先回答最多人認為計劃不可行問題:會上街的一億人從何而來?
答:對中共執政不滿的人,特別是曾上街抗議而被維穩的人。

人口0.7%有一千萬.
人口7%有一億.
各位想想過去三十年,反PX,討薪被打,被強拆,被精神病,家人被失蹤,被自殺,被公安武警城管欺負,被官二代富二代欺凌,各種各樣曾被維穩,敢怒而不敢言的人有多少%人?

那怕只有1%人同一天上街,那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反政府運動。
中國人能創出這個世界紀錄,而我希望你是其中一份子。

這計劃還有一個特點:這是所有反共主張中,唯一不需要籌錢,有雙腿就能參加;社會成本最低的計劃。

=====計劃簡介=====

一億人同一天上街散步(反趙)!

全国数个中心城市,<<例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香港
定时定点上街散步。
不与军警任何对抗,不与军警争地盘。
不呼喊口号展示标语,<<全匿名
你只是个普通路人。
人不会因为某时到了某地而被抓,你额头上又没有写着你来干嘛。
一季一小聚,
半年一中聚,
一年一大聚。
水可以围石,
石莫奈水何。
共振,聚水,淹石。

目前有三個共振日期:
五月最後的星期五下午,為6.4加壓;
九月最後的星期五下午,為匪慶加壓;
一月最後的星期五下午,為保持動力。

=====計劃設定原則=====
首先請留意,這個計劃是「散步」,全匿名,不叫口号不拉横幅不拿標語,完全是靠人多「散步」。不和公安武警軍隊對抗,中共根本無法同時間對付各大小城市同一天上街。

我和很多牆內人討論過,「散步」是各種活動中風險最小的,人多的「散步」風險更小。這怎麼都好過叫人拿武器和武警軍隊拼命吧。

在目前各個反共主張中, 這個計劃社會成本最低,計劃目標是用軟實力,消減14億中國人的順民文化,發展公民社會,從而建設民主中國;而不是用暴民推翻暴政的方法,造成巨大的人命損傷, 財物損害之餘,又一次槍桿子裡出政權,延續中國二千年來的死循環。

我們並不能保證上街一天中共就會倒,但只需要成功一次,就能像香港7月1日一樣,每年同一天都會有人自動出來示威,而中共無計可施,無法阻止,無法對上街散步的人追究,中共的暴力鎮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