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6的博文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南高联“北上”随感

图片
作者手札: 这篇文章,我写了好多年,陆陆续续的修改,对一些记不清的细节,努力去回忆,包括当事人的姓名,希望尽可能不出差错。真实再现那段令我永生难忘的“北上”时光。一直也没有勇气发表。今年,当我再次看到香港纪念六四23周年的盛大场景时,无法抑制我内心的情绪起伏,就让我再冲动一回吧,今晚就将这篇随感发了,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同学,能读懂我此刻的心情……。 2012-6-19 23年了,每当想起哪个夏夜,我就会沉默下来…… 多年来,每年的6月都是我最忙的季节,期末考试,毕业考试都在这个月,但是再忙,再累,我都会在6月4号前一个夜晚,换上一袭黑衣,拿出学生们送给我的蜡烛,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默默地点燃。点点烛光,移送着我的目光,送给了那个深夜,那个被枪声击碎的梦一般的黑夜…… 我的四年大学生活,是在花开争艳的南师大校园里度过的。南京,这个沉积了几千年文化的古城,民国故都,虎踞龙盘。给我们的大学时光,带来了多姿多彩的文化元素。就在我们憧憬着毕业后美好的人生的那个春天,1989年,一个噩耗传来,胡耀邦总书记逝世了。起初,我也没有太多悲伤,看到同学们纷纷上街去鼓楼广场参加悼念活动,我还是和几个姐妹安心的在图书馆里面准备着考试的功课。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悠闲,很快被学校每天早上发起的游行示威活动给打破了,同学们基本都去了鼓楼广场,我也就随大流,跟着去逛了几天,总感觉到,学生们的组织太杂乱了,哪些在高台上演讲的同学,有的表达能力实在不敢恭维,他讲了半天,我也没有听明白他们讲了什么,但我心里十分明白,他们不是在个人秀,他们是在为反腐和爱国,表达着他们自由的心愿。 随后我就在鼓楼广场上认识了一位女生,她叫赵敏,是南大外语系的研究生。因为都是学英语系科的原因,她又是学姐,我和她聊的蛮多。她给我的印象十分优雅,是她使我改变了我一直错误的认为,到广场来参加学潮的,都是学习不用功,好出风头的同学的印象。后来学潮结束,学校专门组织我们收看的所谓“北京市平定反革命暴乱”的电视片上,我惊讶的发现,天安门广场上“北高联”举行婚礼的男女主角居然就是这位我的学姐赵敏和南大的男生李录。(北京市公安局通缉的21位学生领袖之一,后来流亡去了美国) 到了绝食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无法继续坐在图书馆读我的圣贤书了。经常被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拉着,每天都去给广场上的同学们送水,看到男同学烈日炎炎下,头上裹着白色的布条,晒…

美国务卿贝克要人,吴建民揭钱其琛撒谎

图片
博闻社报道:1989年爆发学潮,吴建民是南京在校大学生,多次的游行示威活动后,被学生们推举成学生领导人。五月底吴建民发起和领导了南京高自联徒步北上运动。六四北京枪响的那一天,吴建民正率领着千余名南京地区各大高校的学生,徒步行军走在北上途中的安徽滁州,当日被江苏省和安徽省两省政府率武警强行拦劫回南京。1990年,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逮捕,1991年7月,南京市中院,以吴建民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首犯的罪名,将吴建民和另外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其他三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了10年、8年、3年、2年的有期徒刑。
比较戏剧的是: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出书《外交十记》中纪述,美国国务卿贝克曾向他拿出一份六四被捕名单,其中有吴建民。而钱其琛将现场的新闻司司长叫吴建民“充数”,贝克不熟悉,中国人重名多,打哈哈过去。钱其琛却将此情节作为美国名单不实的证据。被称为“台湾中共打手李敖”在电视节目中也拿此情节攻击美国。 现在吴建民已经来到美国,撰写“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一文,博闻社全文发表如下: 吴建民来美国后近照 吴建民: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 早晨起床打开微信,少年的发小同学,早年前移居香港的天宏兄发来了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是台湾大嘴李敖做的节目,《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上半部分,我对李敖捧共的作秀节目,素来没有好感,从来不看。但友人嘱我,你要看,注意看​​7分40秒的片段,涉及到你自己的一段历史公案。于是我看完了这个已经被阅读了近150万次的视频节目。揭开了20 多年来,一直沉在我心头的一个疑案。

李敖的这个节目是拿着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钱其琛2003年出版的书籍《外交十记》这本书,作为历史资料谈起的。 吴建民: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

早晨起床打开微信,少年的发小同学,早年前移居香港的天宏兄发来了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是台湾大嘴李敖做的节目,《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上半部分,我对李敖捧共的作秀节目,素来没有好感,从来不看。但友人嘱我,你要看,注意看​​7分40秒的片段,涉及到你自己的一段历史公案。于是我看完了这个已经被阅读了近150万次的视频节目。揭开了20 多年来,一直沉在我心头的一个疑案。

李敖的这个节目是拿着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钱其琛2003年出版的书籍《外交十记》这本书,作为历史资料谈起的。

外交十记封面


我查了资料才知道…

吴建民:活着,才能抗争!

图片
照片右起:吴建民、王银智、李勇

    我一直以来,不想就海外的民运救助,发表任何意见,但是接二连三碰到了我当年的战友的救助问题,使我不能不来说上几句。

    六四至今已经27年,青春年少的小伙,现在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这么多年,多少人是怎么坚持的,怎么抗争的,不用我去多谈,至少在去年我到达美国之前的这26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明白。在共产党强大的专权面前,别说你是上了他们黑名单的六四重点户,时不时需要打击的异议分子,你即使只是一个本人因为强拆,个人的生存权受到威胁,抗争了几句的访民。他们都会让你尝尝他们无产阶级铁拳的。在天朝,活着不易。别说是有尊严的活着,即使想像个普通动物一样的活着,有点阳光,有点青草,有点干净的空气,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奢侈品,还谈啥你平头百姓做人的尊严昵。

    很久没有联系到的当年的战友,六四期间,我们南京高自联的秘书长王立贤弟,当年因为六四事件的影响,被南京大学开除。失去了读书和就业的机会。几十年来,他默默无闻,但从来没有改变过当时的理想和追求。去年年底从广西传来了病床上的消息,因为患上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我们当年的战友,南京中医药大学的我的两位战友,万中和力夫,我们多次商量,心急如焚,派万中飞往广西看望王立兄弟,他们各自捐款2万元,表达对兄弟的慰问。大家都十分盼望我能否在海外能找到一些救助,给王立一些安慰。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安慰。我于是在海外开始了我了解民运救助的事情。很遗憾,没有人理我,谈到给当年的八九一代的救助,很多人对我表示了爱莫能助。唯一有一家基金会,要求我提供申请者的个人资料,尤其是受难资料,重点强调是否坐过牢,我的兄弟王立,虽然没有直接去坐牢,但是他个人的磨难,是不比坐牢受到的苦难少的。他的女儿今年只有7岁,一家三口靠妻子一个中学老师的收入在支撑。为了争取到海外一些救助,王立的家属,还是想方设法弄来了学校当年开除他的官方文件,当我拿着这个文件去找那个基金会的时候,仍然于事无补。我在脸书上晒出过我的遗憾,但是没有人能理解王立当时的心情,直到今年3月初,王立带着深深地遗憾,告别了我们。在他去世后,网上有人谈到他,我看了后,心理十分悲痛,因为在中国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六四精英,一生就默默无闻奉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身前身后,无人知晓,无人挂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仅仅是几天前,还是六四我当年南京高自联的另一位战友,当…

八九一代南京李勇的感谢函

图片
各位八九同学和各界朋友,我是南京的李勇。自昨天上午十点半《救援书》上网公开后,截止今天下午一点半,我已从微信和工行卡两个渠道获得朋友们的资助合计83147.14元,其中微信零钱两次提现共计6万元(46000+14000),工行卡转账23147.14元。这些帮助,已能够解决我这次的住院费用,所以,我决定从今天下午一点半开始,停止接受朋友们的帮助,希望能够得到朋友们的体谅!

从昨天到今天,短短二十七个小时,我一直在微信上不停地加好友,接收红包和转账,那些平时看上去没有任何色彩的数字,一下子就带上了感情,让我动容。

我深知,这些帮助固然是朋友们对我个人的关爱,但更多的,却是对八九学生这个群体的认可,是对专制独裁的唾弃和蔑视!我们是一群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付出代价的曾经的年轻人,当我们不再年轻的时候,看见我们的身后,是一群也和我们当年一样年轻的朋友们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朋友圈一天新增300多位好友就是明证!

今年是伟大的八九民运二十七周年。尽管正义还未获得伸张,但我们八九一代的血还是热的。通过这次救援活动,我们这代人的行动力再次得到了证明。我们还有未竟的事业,我们绝不辜负国人的期许和这个伟大时代的召唤。有人说,二十一世纪世界上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中国的民主化,我们置身其中,深感荣幸,责无旁贷!

有朋友们的支持,我不会倒下!有89同学们的互助,我们将戮力前行!
再次深深感谢向我伸出援手的所有的朋友们!
谢谢你们!!

李勇 鞠躬敬上
2016.4.14.

我们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图片
很多朋友一夜之间就捐出救急款:近9万元(现在患者李勇已经停止接受捐款了)!说明中国绝大多数人是记得89一代学生们曾经,而且现在一直在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出的贡献和牺牲!
   我们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中华民族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救援89一代南京李勇的呼吁书

图片
各位八九同学及各界朋友:
此刻,作为27年前的广场青年,真真切切地知道我们真的是不再年轻了。或许,我们这些曾经与死亡如此近距离地擦肩而过的八九一代,今天又必须直面过早光顾我们的死神。
前些天,当我们听到李勇病危的那一刻,我们目瞪口呆,心急如焚。感谢上帝,他还是活下来了!
2016年3月23日晚,李勇突发心肌梗死,幸得及时送医,经急救和住院治疗,架了三个支架,死里逃生。但是因无医保,自费承担近九万元医疗费用。
李勇人虽出院,每周尚需两百多元药费,一个月将近千元,全部自费,因病返贫。迫于无奈,我们这些89中人请求八九一代及社会各界予李勇以宝贵的帮助。
南京李勇。1968年生人。1989年春夏之交,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在校学生。因积极参加南京地区学运并深度介入“六四”镇压后的地下反抗活动,于1991年7月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名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二审裁定生效后,又遭原工作单位开除。 
服刑期满后,先后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国保大队监控,系南京市重点管理人口。沦为无工作、无社保、无医保、无任何社会保障的“黑人”。
过去二十七年,李勇从未放弃过自己年轻时的理想,尽管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依然坚信中国必将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必将得到公正的历史评价。
2009年,李勇以齐治平的笔名在博讯网连载长篇回忆录《原来这里有个门》,忠实记录了1989年南京地区学潮详情,并于2014年在香港出版此书,以便历史研究。
近年来,参与联署了《零八宪章》,是第五批签名人。发起组织了民间“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研讨会”活动(未果),参与推动“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发起为江西作家傅志彬因言获罪网络募捐活动。
李勇是89一代仍坚守在大陆的兄弟,此刻,是他人生最为艰困的时刻,他不需要精神上的声援,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强者;他只需要我们拿出一顿饭钱、一条烟钱给予他真实的救援,让这位89一代的汉子不要倒在无钱治病的悲惨境遇中。
我们相信,您的援助会温暖八九一代人的心!
见证人:(按年龄排序)
张善光:89湖南工运领袖 李海:89学生,原北京大学88级研究生 王德邦:89学生,原北京师范大学85级 王银智,89学生,原南京大学85级 杨海:89学生,原青岛海洋大学86级 赵常青:89学生,原陕西师范大学88级 罗茜: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