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4的博文

刘晓波:政治不成熟与个性张扬葬送赵紫阳

图片
朱利全按: 多维新闻推出刘晓波的这个文章,让人感到是多维借用刘晓波的东西在阐述多维自己的立论。我认为如果赵紫阳真的很“成熟”,很“内向”,那就不会有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这个赵紫阳了。跟其他共党的官员也没有什么区别了。该文的目的是抹杀了共党这个体制的根本问题所在。在这个体制内,不管是谁,都无法逃脱被消灭的命运,如果你想改变它,哪怕只是一点点,哪怕只是为了它苟延残喘。 1989年的春夏之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在“六四事件”中,因同情学生和反对武力镇压,而招致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和李鹏等人不满,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最终在软禁中度过了生命中最后15年,于2005年逝世。作家刘晓波在2005年赵紫阳去世之际发表长文《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在《赵紫阳的局限性》一节中,刘晓波指出,在大陆的体制下,赵紫阳所实施的一切重大决策都要有邓小平的背后支持才可能进行,这既是他成为改革的前台主角的原因,也是他的政治悲剧的最后根源。赵紫阳在政治上的不成熟或者说对专制政治的游戏规则的不重视,以及他喜欢张扬的个性,则是他的悲剧的次要原因。 这篇关于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长文,动笔于2001年,后断断续续,其中有些部分也先后在不同的杂志上发表过。十五年前的1989年春天,胡耀邦含冤而去;十五年后的2005年严冬,赵紫阳在软禁中走了。尽管,我对本文还不太满意,并不准备现在就全文发表,但紫阳的离世让我悲痛,官方封锁紫阳亡灵的无耻令我愤怒。所以,也不管自己对本文是否满意,我决定提前发表,以示对紫阳亡灵的悼念和敬重。
1989年5月19日,赵紫阳在温家宝陪同下对学生发表谈话 序言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官方记忆不可否认,谈论中国改革的历史,不能不谈邓小平,但也决不能只谈邓小平。对后毛时代的党内改革派的巨大作用给予充分的尊重,并不意味着邓小平就是改革派的唯一代表,也不意味着对民间自发动力的故意无视,更不意味着邓小平在后毛时代的作为皆是“伟光正”的。因为,一种新旧交替的历史性转折,肯定不是单一力量所能完成的,无论这力量有多大;更不是某一历史人物个人所能推动的,无论这历史人物的个人贡献多么杰出。所以,回顾伟大历史事件也好,纪念伟人也罢,任何把全部功绩都献给一个人的回顾和纪念,即便不是别有用心的恶意,起码也是不尊重历史真相和极不公平的。然而,在由官方主导的邓小平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仍然重复着歪曲历史和掩盖真相的造神运动,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