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7的博文

奉天讨贼 北伐檄文 全民共决!

图片
中國政治犯關注: 趙楓生

赵枫生(CPPC编号:00073)


赵枫生(CPPC编号:00073

1977年1月15日出生,湖南省永州市江华瑶族自治县人,瑶族,原中华全国农民协会秘书长,民主异议人士、维权公民,中国曾押政治犯。
自 2004年以来,一直关注社会底层群体,为农民工疾苦呐喊呼吁;2009年5月,曾连署全国52名农民向国家民政部递交成立中华全国农民协会的申请,同年9月,成立枫生农民研究所;2010年1月,曾因创建“农民中国网”(www.nmzg.org),并先后编辑出版《农民中国》(电子期刊)十期,涵盖拆迁、资讯公开、罢工、土地、灾害、医疗卫生、钱云会事件、食品安全和高危人群等多项内容,随遭到北京警方的刻意驱逐;返乡后,其决意继续为民发声,又在当地成立农民合作社;2009年8月8日,曾发表《关于本人自愿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个人声明》,表明放弃大陆居民身份,申请加入台湾中华民国;2013年11月27日,曾发表《北伐檄文》,宣传“要高举国父孙中山的旗帜,为中国的民主、民权、民生继续发声和奋斗”;2013年11月26日,曾就同年10月期间北京发 天安门金水桥撞车事件,发表《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呼吁该党领导人“放弃民族成见,不要伤及平民,将针对目标指向中共暴政”。
由于其公开、积极言行(尤其是该公开信的发布),触及了中共当局的恐惧底线, 2013年11月28日,遂被湖南省衡阳市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并被关押在湖南省衡阳县看守所,审讯期间曾两次遭到恶意殴打;2014年1月7日,又被当地检察院变更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正式批捕;同年6月10日、17日,其案件先后在湖南省衡阳县法院、衡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2014年11月28日,最终被湖南省衡阳市中级法院再度变更罪名,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其不服上诉,2015年4月经湖南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决,依然维持原判;2017年4月27日,被提前7个月释放回家。
此前在湖南省益阳市赤山监狱服刑。


( 2012年与妻子全海燕的结婚照)


(赵枫生在中国青年农民工城市融入研讨会上演讲)
习近平不聪明
燕云飞

习近平自以为聪明,其实并不聪明。
本人迷恋和别人拥戴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说,自中共十八大以来,进行理论探索,取得重大创新成果,“形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接着,政治局常委中的其它6人一齐出动,亮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前面隐藏的三个字“习近平”。于是,党代表在讨论中热烈欢呼,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载入党章。名列党章,不见得是什么好兆头。林彪的大名就曾在党章上闪亮登场,什么下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繁体,简体就是“习近平思想”。看起来是众人加冕,不得已而黄袍加身;如果不是本人迷恋,别人怎么能强加?不要说习近平,就连山呼万岁的毛泽东,他说一聲毛泽东思想的不要,也就不要了。1945年,中共七大的党章首先载入“毛泽东思想”。到了1956年召开八大时,正是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之后,国际上反对个人崇拜之声来势汹汹,毛泽东为了避风头,从八大的党章上拿掉了“毛泽东思想”。当然,风头一过,他又欣賞別人“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了。 习近平自以为聪明的是:不是我要搞个人崇拜,而是别人要崇拜我;其实并不聪明:习近平和6个常委之间的预谋,以及党代表与习近平之间的配合,一眼就能看穿。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结果是一场悲剧;习近平东施效颦,也想搞点个人崇拜,只能沦为笑剧了。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的发言中说:“党和国家事业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历史性变革,最根本就在于有习近平总书记这个坚强领导核心为全党掌舵。习近平总书记具有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战略家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与坚定信念,他站在历史的高点,娴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指引我们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得到了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拥护爱戴……。”句子太长了,暂且打住。称习近平“为全党掌舵”,也就是“舵手”了,还有四个“伟大”。照他这么一说,好像毛泽东从水晶棺里爬出来了。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不甘落后,极力鼓吹三忠于——“绝对忠于党、忠于党的核心、忠于党的领袖”。听他的话音,好像林彪从温都尔汗跑回来了。蔡奇、李鸿忠之流说得激昂慷慨,十九大会场之外,闻者无不哈哈大笑。“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贾谊《过秦论》)习近平的报告中36次提到“新时代”。既知新时代,何以上演…

维权网: 北京画家华涌“只因干了记者应该干而不敢干的活”而匆匆逃亡在祖国的大地上

中國政治犯關注: 史庭福(CPPC編號:00544)

零八宪章: 马建:刘晓波的弥留之际

开通博客,保存文章: 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开通博客,保存文章: 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出来后发现,很多朋友感到悲观。一些朋友逃离了这国家。有人说,这土地上人民不值得救。集权,监控,国进民退,似乎历史在倒车。而我大概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吧,依然乐观。我看到专制力量其实在弱化。而民主自由力量在成长,觉醒的公民更多了。 专制意识形态溃败了。曾经的主义...

我的狱友杨天水危在旦夕(建民政论 33)

图片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图片
中国当代的民间运动,不仅仅以其史诗般的情节撼动人们的心灵,它还有更多的人所做的无声无息的奉献奠定它真实的基础,构成它活生生的血肉。许多人,也许会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囚禁中的惨死与无地葬身而震撼、而惊心动魄——的确,这构成了民间运动所本来应有的壮烈环节,正像那一夜奇异的雷电那样——但是,更多的、在一般人视听之外的,是更大量的、日常的、频繁的、默默无闻的牺牲。 当杨天水被推向社会的时候,他已经意识模糊、认不出所有的朋友乃至家人了。他已经重病,并濒临死亡。而某无聊小报却以轻佻的口气说,“就此话题采访中国学者时,不止一人说此前从未听说过姓杨的这个人”,“说明此人从未在中国社会中有过像样的影响”。这种话,究竟要说明什么呢?要说明,杨天水终究不是你们所推崇的那种“成功人士”吗?的确如此。如果他成了你们所要的成功人士,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殉道者的光荣呢? 无论如何,你们没有否定杨天水的存在。不仅他一个人,我们每一个见证者,屈指都可以数出无穷无尽的名字,那些在我们心中闪光的名字,在各个地区,在每个年度。这些名字之所以闪光,是因为他们眼中只有真理,是因为他们百折不挠,是因为他们甘愿牺牲、不求名利,是因为他们付出着、或者已经付出了生命中的一切。这样的境界与小报作者轻佻的心态相比,你们怎么能够理解呢? 杨天水的确会默默无闻,因为从1989年以来的28年中,他有22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他的声音、他的人生被禁锢在一方高墙之内的时间太长了。但是,这个默默无闻的人,他的名字却被当局恐惧,有如雷霆。我可以清晰地记起当他的律师前往监狱看望的时候,他们那如临大敌的场面。 作者:李海 除此之外,他本人的个性也是质朴、不爱张扬的。现在南京许多的老朋友,都还能回忆起杨天水那极度的简朴和贫穷。他当时身无分文,乃至债务缠身;他只吃几块钱一碗的面,租最便宜的房子。然而就在他那短暂的自由时光,他却热心地为国内许许多多受难者呼吁援助、联署签名,并且为每一位见面的朋友奔走筹谋。在重庆,也已经历了近20年刑期的许万平兄弟,对此应该是记忆最深的。 也许正是这些不避风险的呼吁,使得他被当作了出头鸟。而杨天水那单纯、信任他人的个性,也使得他太易于被构陷、被人做成一个无中生有、争抢功劳的案件。对此,就是体制内、系统内的当局人士,也该是记得很清楚吧。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面临重刑,他竟然被判12年的刑期。 我认识杨天水,是在1982…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图片
2017年8月12日是我去南图还书的日子。借书出来时,突然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朋友范君的电话,询问我关于天水的情况,说是得了脑瘤,问我知不知道。我问他消息来源,他说是一位民运前辈。我有点怀疑消息的可靠性。因为七月底的时候,也有一个朋友私信我说,天水已被假释,人在家中。为了此事,我专门给四姐打电话询问,四姐说这是假消息,天水都被关了快十二年了,以前多次申请过保外就医,都遭监狱方面拒绝,怎么可能假释他呢?我想想也有道理,就没有打电话询问此事。没想到,过了一会,范君又来电话催问,我感觉天水可能真的出了问题,赶快给四姐打电话,结果四姐证实确有其事,天水的四姐夫和两个外甥,已经在南京监狱拿到保外就医通知,正在从南京回家乡泗阳的路上,要等到周一上班后才能去泗阳县司法局接人。



周一(8月14日)天水家人在司法局办理手续并不顺利,居然没接到天水兄。天水外甥张远周二(8月15日)告诉我,家属明确表态,如果明天还接不到舅舅,就放弃接人。幸好,司法局的手续办起来总算顺利,但还是耽误了两天宝贵的治疗时间。有明眼网友直截了当地说,南京监狱根本就应该把人直接转入军区总院,而不是脱裤子放屁,先把人送回泗阳,再让家属送病人到南京的医院。周三的中午,天水总算被接回四姐家中,但身体状况奇差。

天水回家后,家人带他去洗了一把澡,发现他的情况很糟糕,洗澡时就睡着了。于是四姐联系我,请我能在南京找一些关系,让天水到南京后被军区总院及时收治。

其实,周二时我已被约谈一次,是提醒不要掺和天水的事。但我和天水是认识将近三十年的老朋友,也是他第一次吃官司时的难友,他家里人请我帮忙,我当然义不容辞。

周三(8月16日)下午,我正四处联系总院关系的时候,分局国保又一次登门,了解四姐与我之间的联系情况。我明确告知,希望四姐他们在下午四点以前赶到南京,这样还可以托朋友帮忙先住进医院,如果赶不上,第二天上午送来也行。谁知他们前脚刚走,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再次接到分局国保电话,说市局领导听了我的意见后,还想再找我谈谈。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是真正的喝茶,市局国保要求我不要见天水,也不要接待天水家人。但考虑到我和天水之间的老关系,表示可以为我开个口子,在天水住院之后,安排我见天水一面,但明确要求不能谈病情以外的事情,而且要在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才能见面。我表示一切以天水尽快入院治疗为第一要务,并表示,如果官方能够协助天水顺利入住军…

杨同彦天鹅绒失陷

图片
杨同彦(1961412日-),笔名杨天水丶中华泪等,著名异议作家丶社会活动家;因在海外发表批评文章丶支持海外发起的“中国天鹅绒行动”的网路选举活动丶进行联络及筹建中国民主党分部等,被捕关押半年後,2006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十二年。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狱中患癌!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姐姐(13852821073):杨天水昨天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请转告天水的朋友,让他们来电话和我商量是否能到国外做手术。
成立“中华民主联盟” 杨同彦於1961年出生在江苏省泗阳县。 1978年,杨同彦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82年7月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江苏南京的石油工业部第二建设安装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师。1985年9月,他调到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任助理研究员。1986年4月起,他带职下放本省盐城市大丰县万盈乡任乡长助理两年,1988年5月,他回到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做研究。 1989年夏,杨同彦参与南京地区“八九民运”,同年10月20日,他辞去公职。1990年5月,他与孙中明丶冯茂丛丶王湛丶张玉祥丶詹跃维丶张艳春等成立地下组织“中华民主联盟”,并任执行主席。中华民主联盟的纲领要点是: (一)中共坚持的制度是新封建主义的制度。 (二)中华民主联盟愿意和所有热爱民主自由的力量一道,实现大陆的民主化事业。其概要是: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制度,推广市场经济,富强中华民族。 (三)提倡真正的言论结社出版的自由。 (四)认同国民有创教和传教的自由。 (五)认同国民的迁徙自由,要求官方废除或者改革落後的束缚国民的户籍制度和出入境管理制度。 (六)实行真正的义务教育制度。 (七)废除党派和社团(诸如共青团和妇联)由国家负担开支的恶劣惯例。 (八)改造国家的功能,放弃马列主义所谓的镇压职能,使其只担负这样的任务:保卫民族安全,维持社会秩序,提供公共服务,调节国民收入。 (九)实现国民的机会均等和社会的其他方面的平等和公正。

江苏著名政治犯杨天水狱中查出脑瘤 狱方要家人为其保外就医(图)

图片
2017年8月12日,本网获悉:仅有4个月就将12年刑满出狱的江苏著名政治犯、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本名杨同彦)狱中突然传出查出脑瘤,狱方希望家人为其保外就医。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狱中患癌!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姐姐(13852821073):杨天水昨天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请转告天水的朋友,让他们来电话和我商量是否能到国外做手术。
其姐姐说:杨天水是昨天(8月11)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希望他尽快出狱,获得当下最好的治疗,以挽回生命。
杨天水,江苏人,中国民主党苏皖领导人之一,作家,著名持不同政见者,曾经因为参加89民主运动,后组建“中华民主联盟”1990年6月1日被当局拘捕入狱10年。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获罪,被南京市江宁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05年5月9日,被转正式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现在又传出患脑瘤的噩耗。
杨天水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第三位狱中传出噩耗的著名政治犯,另两位是2016年11月暴亡狱中的彭明和刚刚去世的刘晓波。政治犯连续不断在狱中死去和得绝症,令外界对中国政治犯的恶劣境况更加担忧。 附:杨天水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杨天水(CPPC编号:00012),1961年4月12日出生,本名杨同彦,江苏省泗阳县人,曾任教师和公务员,知名异见作家,独立笔会成员,89民主运动亲历者,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筹组人,中国在押政治犯。
曾因参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并于1990年与其他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中华民主联盟”,而于1990年6月1日被当局拘捕,关押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之后被当局以“反革命宣称煽动罪”重判10年,剥权4年,并在南京龙潭监狱服刑;
2000年5月出狱后,继续投身于民主事业,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并在网上发表数篇批评时政的文章;
2004年5月28日,曾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了被当局视为损害国家荣誉及不利于社会安定的文章,而被南京市警方行政拘留15天;
2004年12月24日,被杭州市石桥警方以“口头传唤”带走,并强行押解回南京,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留,后经海内外维权友人及国际媒体合力声援呼吁,方于30天后被取保候审获释;
2005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