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7的博文

维权网: 北京画家华涌“只因干了记者应该干而不敢干的活”而匆匆逃亡在祖国的大地上

中國政治犯關注: 史庭福(CPPC編號:00544)

零八宪章: 马建:刘晓波的弥留之际

开通博客,保存文章: 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开通博客,保存文章: 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出来后发现,很多朋友感到悲观。一些朋友逃离了这国家。有人说,这土地上人民不值得救。集权,监控,国进民退,似乎历史在倒车。而我大概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吧,依然乐观。我看到专制力量其实在弱化。而民主自由力量在成长,觉醒的公民更多了。 专制意识形态溃败了。曾经的主义...

我的狱友杨天水危在旦夕(建民政论 33)

图片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图片
中国当代的民间运动,不仅仅以其史诗般的情节撼动人们的心灵,它还有更多的人所做的无声无息的奉献奠定它真实的基础,构成它活生生的血肉。许多人,也许会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囚禁中的惨死与无地葬身而震撼、而惊心动魄——的确,这构成了民间运动所本来应有的壮烈环节,正像那一夜奇异的雷电那样——但是,更多的、在一般人视听之外的,是更大量的、日常的、频繁的、默默无闻的牺牲。 当杨天水被推向社会的时候,他已经意识模糊、认不出所有的朋友乃至家人了。他已经重病,并濒临死亡。而某无聊小报却以轻佻的口气说,“就此话题采访中国学者时,不止一人说此前从未听说过姓杨的这个人”,“说明此人从未在中国社会中有过像样的影响”。这种话,究竟要说明什么呢?要说明,杨天水终究不是你们所推崇的那种“成功人士”吗?的确如此。如果他成了你们所要的成功人士,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殉道者的光荣呢? 无论如何,你们没有否定杨天水的存在。不仅他一个人,我们每一个见证者,屈指都可以数出无穷无尽的名字,那些在我们心中闪光的名字,在各个地区,在每个年度。这些名字之所以闪光,是因为他们眼中只有真理,是因为他们百折不挠,是因为他们甘愿牺牲、不求名利,是因为他们付出着、或者已经付出了生命中的一切。这样的境界与小报作者轻佻的心态相比,你们怎么能够理解呢? 杨天水的确会默默无闻,因为从1989年以来的28年中,他有22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他的声音、他的人生被禁锢在一方高墙之内的时间太长了。但是,这个默默无闻的人,他的名字却被当局恐惧,有如雷霆。我可以清晰地记起当他的律师前往监狱看望的时候,他们那如临大敌的场面。 作者:李海 除此之外,他本人的个性也是质朴、不爱张扬的。现在南京许多的老朋友,都还能回忆起杨天水那极度的简朴和贫穷。他当时身无分文,乃至债务缠身;他只吃几块钱一碗的面,租最便宜的房子。然而就在他那短暂的自由时光,他却热心地为国内许许多多受难者呼吁援助、联署签名,并且为每一位见面的朋友奔走筹谋。在重庆,也已经历了近20年刑期的许万平兄弟,对此应该是记忆最深的。 也许正是这些不避风险的呼吁,使得他被当作了出头鸟。而杨天水那单纯、信任他人的个性,也使得他太易于被构陷、被人做成一个无中生有、争抢功劳的案件。对此,就是体制内、系统内的当局人士,也该是记得很清楚吧。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面临重刑,他竟然被判12年的刑期。 我认识杨天水,是在1982…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图片
2017年8月12日是我去南图还书的日子。借书出来时,突然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朋友范君的电话,询问我关于天水的情况,说是得了脑瘤,问我知不知道。我问他消息来源,他说是一位民运前辈。我有点怀疑消息的可靠性。因为七月底的时候,也有一个朋友私信我说,天水已被假释,人在家中。为了此事,我专门给四姐打电话询问,四姐说这是假消息,天水都被关了快十二年了,以前多次申请过保外就医,都遭监狱方面拒绝,怎么可能假释他呢?我想想也有道理,就没有打电话询问此事。没想到,过了一会,范君又来电话催问,我感觉天水可能真的出了问题,赶快给四姐打电话,结果四姐证实确有其事,天水的四姐夫和两个外甥,已经在南京监狱拿到保外就医通知,正在从南京回家乡泗阳的路上,要等到周一上班后才能去泗阳县司法局接人。



周一(8月14日)天水家人在司法局办理手续并不顺利,居然没接到天水兄。天水外甥张远周二(8月15日)告诉我,家属明确表态,如果明天还接不到舅舅,就放弃接人。幸好,司法局的手续办起来总算顺利,但还是耽误了两天宝贵的治疗时间。有明眼网友直截了当地说,南京监狱根本就应该把人直接转入军区总院,而不是脱裤子放屁,先把人送回泗阳,再让家属送病人到南京的医院。周三的中午,天水总算被接回四姐家中,但身体状况奇差。

天水回家后,家人带他去洗了一把澡,发现他的情况很糟糕,洗澡时就睡着了。于是四姐联系我,请我能在南京找一些关系,让天水到南京后被军区总院及时收治。

其实,周二时我已被约谈一次,是提醒不要掺和天水的事。但我和天水是认识将近三十年的老朋友,也是他第一次吃官司时的难友,他家里人请我帮忙,我当然义不容辞。

周三(8月16日)下午,我正四处联系总院关系的时候,分局国保又一次登门,了解四姐与我之间的联系情况。我明确告知,希望四姐他们在下午四点以前赶到南京,这样还可以托朋友帮忙先住进医院,如果赶不上,第二天上午送来也行。谁知他们前脚刚走,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再次接到分局国保电话,说市局领导听了我的意见后,还想再找我谈谈。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是真正的喝茶,市局国保要求我不要见天水,也不要接待天水家人。但考虑到我和天水之间的老关系,表示可以为我开个口子,在天水住院之后,安排我见天水一面,但明确要求不能谈病情以外的事情,而且要在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才能见面。我表示一切以天水尽快入院治疗为第一要务,并表示,如果官方能够协助天水顺利入住军…

杨同彦天鹅绒失陷

图片
杨同彦(1961412日-),笔名杨天水丶中华泪等,著名异议作家丶社会活动家;因在海外发表批评文章丶支持海外发起的“中国天鹅绒行动”的网路选举活动丶进行联络及筹建中国民主党分部等,被捕关押半年後,2006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十二年。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狱中患癌!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姐姐(13852821073):杨天水昨天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请转告天水的朋友,让他们来电话和我商量是否能到国外做手术。
成立“中华民主联盟” 杨同彦於1961年出生在江苏省泗阳县。 1978年,杨同彦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82年7月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江苏南京的石油工业部第二建设安装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师。1985年9月,他调到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任助理研究员。1986年4月起,他带职下放本省盐城市大丰县万盈乡任乡长助理两年,1988年5月,他回到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做研究。 1989年夏,杨同彦参与南京地区“八九民运”,同年10月20日,他辞去公职。1990年5月,他与孙中明丶冯茂丛丶王湛丶张玉祥丶詹跃维丶张艳春等成立地下组织“中华民主联盟”,并任执行主席。中华民主联盟的纲领要点是: (一)中共坚持的制度是新封建主义的制度。 (二)中华民主联盟愿意和所有热爱民主自由的力量一道,实现大陆的民主化事业。其概要是: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制度,推广市场经济,富强中华民族。 (三)提倡真正的言论结社出版的自由。 (四)认同国民有创教和传教的自由。 (五)认同国民的迁徙自由,要求官方废除或者改革落後的束缚国民的户籍制度和出入境管理制度。 (六)实行真正的义务教育制度。 (七)废除党派和社团(诸如共青团和妇联)由国家负担开支的恶劣惯例。 (八)改造国家的功能,放弃马列主义所谓的镇压职能,使其只担负这样的任务:保卫民族安全,维持社会秩序,提供公共服务,调节国民收入。 (九)实现国民的机会均等和社会的其他方面的平等和公正。

江苏著名政治犯杨天水狱中查出脑瘤 狱方要家人为其保外就医(图)

图片
2017年8月12日,本网获悉:仅有4个月就将12年刑满出狱的江苏著名政治犯、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本名杨同彦)狱中突然传出查出脑瘤,狱方希望家人为其保外就医。
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狱中患癌!中国民主党人杨天水姐姐(13852821073):杨天水昨天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请转告天水的朋友,让他们来电话和我商量是否能到国外做手术。
其姐姐说:杨天水是昨天(8月11)查出脑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办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希望他尽快出狱,获得当下最好的治疗,以挽回生命。
杨天水,江苏人,中国民主党苏皖领导人之一,作家,著名持不同政见者,曾经因为参加89民主运动,后组建“中华民主联盟”1990年6月1日被当局拘捕入狱10年。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获罪,被南京市江宁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05年5月9日,被转正式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现在又传出患脑瘤的噩耗。
杨天水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第三位狱中传出噩耗的著名政治犯,另两位是2016年11月暴亡狱中的彭明和刚刚去世的刘晓波。政治犯连续不断在狱中死去和得绝症,令外界对中国政治犯的恶劣境况更加担忧。 附:杨天水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杨天水(CPPC编号:00012),1961年4月12日出生,本名杨同彦,江苏省泗阳县人,曾任教师和公务员,知名异见作家,独立笔会成员,89民主运动亲历者,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筹组人,中国在押政治犯。
曾因参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并于1990年与其他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中华民主联盟”,而于1990年6月1日被当局拘捕,关押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之后被当局以“反革命宣称煽动罪”重判10年,剥权4年,并在南京龙潭监狱服刑;
2000年5月出狱后,继续投身于民主事业,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并在网上发表数篇批评时政的文章;
2004年5月28日,曾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了被当局视为损害国家荣誉及不利于社会安定的文章,而被南京市警方行政拘留15天;
2004年12月24日,被杭州市石桥警方以“口头传唤”带走,并强行押解回南京,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留,后经海内外维权友人及国际媒体合力声援呼吁,方于30天后被取保候审获释;
2005年1…

王炳章博士讲演

图片
《民运手册》(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王炳章《民运手册》(中国民主革命之路)目录

王炳章博士简介
王炳章的眼泪
编写说明
民主革命宣言(代前言)(缺)
第一部分 切饼与分饼: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
第一问:什么是民主?民主的定义是什么?
第二问:民主理念是什么?
第三问:什么是民主制度?
第四问:政体、或政府的形式如何设计?
第五问:民主制度第二个要素是什么?
第六问:民主制度其它几个要素是什么?
第七问:民主制度的第四个要素是什么?
第八问:民主制度的第五个要素是什么?
第九问:民主的“硬件”与“软件”
第十问:民主运动追求的自由是什么?
第十一问:对于言论和表达自由的补充
第十二问:行动的自由包含哪些内容?
第十三问:什么是摆脱义务性约束和既成规范的自由?
第十四问:自由是无限的吗?
第十五问:政府与个人自由的关系如何?
第十六问:社会整体自由度的概念
第十七问:人权的基本概念是什么?
第十八问:“天赋人权”的概念
第十九问:人权的范围有多大?选择政府也是人权的一种吗?
第二十问:人权具有普遍意义吗?如何看待中共鼓吹的“相对人权”论?
第二十一问:人权的某些本质问题
第二十二问:什么是人权意识,如何提高人们的人权意识?
第二十三问:对“公民自觉地捍卫他人、尤其是观点不同者的人权”的说明
第二十四问:人身自由与安全的权利如何得到保障?
第二十五问:为什么中共统治下的人权记录如此恶劣?
第二十六问:单单就中共迫害人权的行为进行谴责,是改善中国人的有效途径吗?
第二十七问:什么叫法治?它与法制有什么不同?
第二十八问:对英美法系(海洋法系)和德法法系(大陆法系)两种法律体系的说明
第二十九问:对“法无禁止即自由”的说明
第三十问:法治与人治的区别
第三十一问:法律都是制裁坏人的。这种理解是否有偏颇?
第三十二问:什么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三十三问: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第三十四问:“一切法律之中,以程序法则为优先”是什么意思?
第三十五问:美国人总是想出各种办法限制政府烂权的原理是什么?
第三十六问:“游戏规则”的说法
第三十七问:如何增强整体社会的守法意识?
第三十八问:法治与人权和自由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法治与民主政体之间的关系是又什么?
第三十九问:从法治的理念出发,对“暴力”的评价如何?
第四十问:“平等”和“博爱”两个概念,在当代民运中有何意义?
第四十一问:民主制度与平等的关系如何?
第四十二问:什么是多元的理念?
第二部分 探讨:民主在中国为何…

泛华网: 杜君立:齐奥塞斯库这句话果然一语成谶

泛华网: 杜君立:齐奥塞斯库这句话果然一语成谶: 图为齐奥塞斯库与夫人被枪决的前 ● 如果极权主义的悲剧不会被忘却,极权主义的喜剧也同样不会被忘却 —— 它们是无法分开的。 1789年,法国民众走上街头,将他们的国王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专制皇权就这样结束了,《人权宣言》确立人权、法治、公民自由和私有财产权等现代政...

中国政治犯文书: 杨同彦(杨天水)案刑事判决书

中国政治犯文书: 杨同彦(杨天水)案刑事判决书: 来源维权网,转引自 http://www.chinagfw.org/2007/06/blog-post_3113.html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6)镇刑一初字第12号 公诉机关: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 ...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梁京:刘晓波之死与中国危机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梁京:刘晓波之死与中国危机: 刘晓波之死给一切追求社会进步的人士的心里蒙上了巨大阴影。这不仅因爲刘晓波去世是人类进步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以爲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刘晓波之死,人们看到了最不想看到或者说是最怕看到的中国真相。 中国当局爲什麽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刘晓波生命的最后时刻,再一次羞辱他和他的家人?你...

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第三十六批签名

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第三十六批签名

刘晓波先生千古! “零八宪章”昭示的自由精神万岁!

签名有效信箱现依然是xianzhang2008@aol.com  原另一签名信箱xianzhang2008xianzhang@inbox.com 因服务公司缘故已失效, 如有朋友将签名发到该信箱未在此次发布的签署者名单上请劳驾再将信息传自上述有效信箱。希望朋友们传播相关信息。我们会在适当的时机,酌情看是否再设立新的备用信箱。关于“零八宪章”签署人的一些状况和信息,也可登入“零八宪章论坛”@08charterbbs加以了解。此外,“零八宪章信息网站”,http://www.2008xianzhang.info/ 经朋友们的努力,依然在维持运转,欢迎朋友们登入浏览相关信息。

朋霍费尔与刘晓波

死于纳粹集中营的朋霍费尔所表现出的圣徒人格,正是来自坚守信仰的乐观主义。1939年,纳粹的恐怖统治正在德国肆虐,希特勒也已经开始把战火烧到欧洲,正在美国巡游讲学的朋霍费尔公开抨击纳粹主义。他本可以留在美国,但是,在安全的美国隔着辽阔海洋谴责纳粹,对于他来说无疑于灵魂犯罪,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我来美国实在是一个错误。假如此时不分担同胞的苦难,我将无权参加战后的重建。”这与其说是向朋友表白,不如说是自我激励。他离开自由而光明的美国,回到极权而黑暗的故乡。结果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他因反纳粹而被捕入狱,被关进佛洛森堡集中营。在胜利前夕的1945年4月9日,也就是在盟军解放这座集中营的前一天,他被押赴刑场。 从被关进集中营的那一刻起,朋霍费尔就清楚地意识到了死亡,但他始终没有后悔当初决然回国。从他留下的《狱中书简》中看,在失去自由并随时可能走向终结的苦难中,他始终平静地对自己微笑,也在信中向家人传递着乐观的信心。他之所以能够保持绝境中的希望,发出开朗而令人惊奇的笑,就在于孕育他的精神生命的母体是诞生奇迹之地——信仰。他的文字不只是用来表达悲哀了,更是表达欢乐的,其份量沉得比任何绝望都丰富。他在临刑前向狱友告别时所说:“这,就是终点。对我来说,是生命的开端。” 虽然,朋霍费尔的肉体已经无法加入重建者的行列,但他以生命的代价分担了同胞的苦难,赢得了参加战后重建的充分资格。他的行为本身和留下的《狱中书简》,深深地影响了二战后的西方神学,为德国、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留下了丰厚的人格及精神遗产:以一个甘愿上十字架的殉难者的不朽亡灵,保留了面对灾难和死亡的乐观态度,参与了人类的精神和信仰的重建。狱中的朋霍费尔,既悲观又乐观:他的悲观主义——不让幸福变成甜蜜的毒药;他的乐观主义——不让未来落入恶棍之手。 朋霍费尔是自投地狱,但他微笑着面对苦难和死亡,却在人间地狱中成就了信仰的天堂。
刘晓波文章内减缩部分内容 http://www.liu-xiaobo.org/blog/archives/8059 刘晓波: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论基督徒》
文章来源 Wenli Xu先生

[书摘] 《力阻狂轮》 朋霍费尔传(经典句子)

以实际的体验取代想象,对于世界观的建立是那么重要。

为了使上帝的话语变成适合上流社会的清谈,(部分)教会毫无批判地接受了主流文化及社会秩序,并由此提高其宗教性。教会必须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同时也要在这个世界里并向世界负起责任。

(很多)团契的工作很少涉及神学讨论和教会生活而是办社交活动以满足宗教需求。

一个人无法同时是基督徒和国家主义者,我们所信仰的难道不是神圣和普世的教会吗?或者我们信仰的是法国的永恒使命?

只有当我知道应真正开始严肃实行登山宝训的指示时,我的内心才真正变得清楚和坦率。

绝对的顺服基督乃是对自恋的不断挑战并从自我的中心的世界里解放出来。

任何战役及战争准备,都是不允许的...爱绝对不可能对准一个基督徒,因为这样做同时在谋杀基督。

先知:对着空无一人的礼堂,仍然坚持讲道。

非暴力,爱仇敌,公义,完成人与人之前的团契关系,如友情和婚姻,但并不是按照“字句”,而是根据上帝戒律的精义。

他深深确信,只有在一个成功的共同生活形式中,反对的力量才可能成长,而这正是那些未来的牧师们面对生活和工作时所需要的。

廉价的恩典是教会的死敌......廉价的货品,被贱价抛售的宽恕....是不用付代价的恩典,不求代价的恩典......在这样的教会中,世界的罪恶找到了掩护。着正是它不感到后悔并且不愿从其中脱离的罪恶.....因为恩典可以承担一切,因此一切可以照旧进行。

通过不妥协的努力遵循登山宝训来生活。

那种彼此共享财产,共同生活的形式,并不意味着修道院式的与世隔离,而是要求加强内部的凝聚力,并且服务于外界。团契生活本身不是目的,也不像其他修道团体那样企图逃避现实。

只有为敌人发出呐喊的,才可以高唱圣歌。

当他们拘捕gch党时,我保持沉默,反正我不是gch党员。当他们捉拿工会会员时,我没有抗议,因为我也不是工会会员,当我自己也成为被缉捕的一员,也就再也没有可以为我抗议的人了。

教会曾经在必须嘶喊的时候缄默其口....教会曾经看着惨无人道的暴力蛮横地施行,无数的无辜着,受压迫者承受着身体和灵魂上的痛苦;曾经看着仇恨与谋杀横行,而没有发出她的声音,没有找出可以赶紧帮助他们的方法。教会也是有罪的,她愧对耶稣基督那些孱弱又无自卫能力的弟兄的生命。

宗教的外衣是如此令人不适。

我们的话不应该在原则上,而应该在具体上符合真相。一个不具体的真相,在上帝面前一点都不符合真相。所以“说出真相”所代表的并不只是信念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