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9的博文

郭泉语录75:(介绍一下)

朱利全按:

郭泉先生坐牢10年出狱之后,朋友们自愿捐款,无可厚非!如果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给与他们这样的人一些关心,让他们感到温暖,特别是对刚出狱的朋友,真是雪中送炭!至于他没有帮助转发谁的苦难等,可能是他还不了解他们,不应该是怪罪于郭泉先生,何况“鱼目混珠”,比比皆是。

郭泉语录75:

       年初五(2月9日),我与几位朋友吃火锅,连我一共四人两女两男。
       席间,我说:这是我十年来(我2008年11月13日入狱,2018年11月12日出狱)第一次吃火锅。坐在我旁边的上海姑娘说,每次听你说“十年来第一次吃什么什么”就心里难受心疼。坐在我对面的南京姑娘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不一会我的碗里就像一座小山了。
       我与坐在南京姑娘旁边的田弟兄有说不完的话,说到开心处竟然忘了吃菜忘了喝酒忘了身边的上海姑娘和南京姑娘。
       上海姑娘很开心地听我们两个男人说些政治文化历史,而南京姑娘不乐意了,说你们吃菜呀,一桌子菜你不是说在监狱里都没有吃过么。说话什么时候不能说,可相聚吃饭却不经常。
       的确,出狱后我与田弟兄每日在微里交通,连这次只相见四次。每次吃饭我们都说个不停,以致于我都回忆不起来吃了什么,只记得谈了什么,对了还记得每次都是每人半斤白酒(52度以上)。
       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除了有物质层面的生活外,还有精神层面,而动物只有物质层面。有些人一生贪念物质被物欲捆绑,他们的生存是动物性的。我和田弟兄在席间所谈皆为人类精神层面的追求,故我们的生存是在精神层面的。当然维持生命的食物还是必要,但是不可越过身体所需,若不然,人类之精神意志恐为物欲所害。席间,我说,耶稣教导我们说,人活着是靠上帝的话语,而不是靠食物。这里的“活”,指灵命而非生命。对吾此言,上海姑娘似懂,南京姑娘似不懂。
       南京姑娘不仅爱美食,也爱美景。提议餐后去旁边几步之遥的南京大学看雪景。上海姑娘立即赞成。
       我和田弟兄都是南京大学的学子,我是南京大学的法学硕士和哲学博士,田弟兄是南京大学的法学硕士。另外,田弟兄还曾是南京师范大学的理学士,而我硕博结束后去南师大做了博士后。所以,田弟兄既是我南京大学校友,又是我南京师范大学校友。
      积雪虽厚,但无雪飘,正是校园赏雪最佳时机。我们先在小粉桥的拉贝故居门前徜徉,后从南大珠江路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