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16的博文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杭州 G20:盛世大国与消失的社会(徐大山)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杭州 G20:盛世大国与消失的社会(徐大山): 国家的盛世,以压制著社会为代价,仿佛镇压著白娘子的雷峰塔 2016年9月4日,G20杭州峰会在主场馆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行。 摄:Ng Han Guan/AP 1949 年,毛泽东在著名社论《别了,司徒雷登》中,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郭罗基:癡翁非癡 ──悼洪林

新世纪NewCenturyNet:郭罗基:痴翁非痴──悼洪林 :图:2014年9月李洪林、于浩成(右)共庆90岁生日才吊呆公,又哭痴翁。我心忧伤,谁人与共?痴翁与呆公同岁。去年十一月,北京悼念呆公于浩成之际,痴翁李洪林正在医院做白内障手术。术后急通Skype,我见他状况不错,为之庆幸。不料,仅仅过了半年,...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我们必须说的话——关于《炎黄春秋》事件的呼吁书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我们必须说的话——关于《炎黄春秋》事件的呼吁书: 2016年7月13日,炎黄春秋的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突然袭击,单方面撕毁2014年12月签订的协议,悍然夺取了炎黄春秋的编辑、发行和财务等全部权力,窃取了《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发布夺权后"继续坚持原来编辑方针"的虚假信息,还派人带着行李卷进驻了编辑部...

网络暴民围攻南京市民,正义人士挺身相助

图片
近日,中国大陆因南海仲裁问题以及长期以来存在的民粹主义情绪,导致新一轮的反美反日浪潮。一伙流氓打着爱国旗号,开始骚扰外资企业,围堵肯德基和麦当劳。
   南京市民郭元庆,为能在肯德基安安静静地吃一份快餐,同时想表达对流氓“围堵骚扰”态度,就带斧吃了快餐。郭先生在微博上,上传“带斧就餐”的照片后,引来以司马平邦领头一帮网络暴民的谩骂和围攻。 其中司马平邦的言语最为“语不惊人死不休”。且不论司马先生对郭先生人身攻击式的辱骂,仅截取一句司马的评论:“居然有国人手持凶器,为保卫洋快餐而欲手刃同胞”,这句话真的很荒唐,一个普通市民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保护洋快餐,这完全是国家和政府的责任,司马平邦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司马平邦把一个普通市民诬为“肯德基刀斧手”,并开通微博话题,每天发大量微博对郭先生进行打击和侮辱,在司马平邦的推波助澜下,网络暴力正如洪水一样,肆意蔓延。司马平邦手下爪牙高千岗(微博名)更是不余其力的在网络上人肉郭先生个人信息,让郭先生服务的公司屡遭骚扰,家人屡遭威胁。一个手无寸“权”的普通市民,面对一群暴民的攻击辱骂、骚扰威胁……  公道自在人心,除了网络暴民,还有更多的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有更多有正义感的公民。 南京李勇就是这样一位勇敢的正义人士,通过微博联系到郭先生本人,并表态支持他的行为,会联络更多的正义人士去讨伐司马平邦和他无耻的爪牙,希望为郭先生讨回公道。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南高联“北上”随感

图片
作者手札: 这篇文章,我写了好多年,陆陆续续的修改,对一些记不清的细节,努力去回忆,包括当事人的姓名,希望尽可能不出差错。真实再现那段令我永生难忘的“北上”时光。一直也没有勇气发表。今年,当我再次看到香港纪念六四23周年的盛大场景时,无法抑制我内心的情绪起伏,就让我再冲动一回吧,今晚就将这篇随感发了,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同学,能读懂我此刻的心情……。 2012-6-19 23年了,每当想起哪个夏夜,我就会沉默下来…… 多年来,每年的6月都是我最忙的季节,期末考试,毕业考试都在这个月,但是再忙,再累,我都会在6月4号前一个夜晚,换上一袭黑衣,拿出学生们送给我的蜡烛,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默默地点燃。点点烛光,移送着我的目光,送给了那个深夜,那个被枪声击碎的梦一般的黑夜…… 我的四年大学生活,是在花开争艳的南师大校园里度过的。南京,这个沉积了几千年文化的古城,民国故都,虎踞龙盘。给我们的大学时光,带来了多姿多彩的文化元素。就在我们憧憬着毕业后美好的人生的那个春天,1989年,一个噩耗传来,胡耀邦总书记逝世了。起初,我也没有太多悲伤,看到同学们纷纷上街去鼓楼广场参加悼念活动,我还是和几个姐妹安心的在图书馆里面准备着考试的功课。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悠闲,很快被学校每天早上发起的游行示威活动给打破了,同学们基本都去了鼓楼广场,我也就随大流,跟着去逛了几天,总感觉到,学生们的组织太杂乱了,哪些在高台上演讲的同学,有的表达能力实在不敢恭维,他讲了半天,我也没有听明白他们讲了什么,但我心里十分明白,他们不是在个人秀,他们是在为反腐和爱国,表达着他们自由的心愿。 随后我就在鼓楼广场上认识了一位女生,她叫赵敏,是南大外语系的研究生。因为都是学英语系科的原因,她又是学姐,我和她聊的蛮多。她给我的印象十分优雅,是她使我改变了我一直错误的认为,到广场来参加学潮的,都是学习不用功,好出风头的同学的印象。后来学潮结束,学校专门组织我们收看的所谓“北京市平定反革命暴乱”的电视片上,我惊讶的发现,天安门广场上“北高联”举行婚礼的男女主角居然就是这位我的学姐赵敏和南大的男生李录。(北京市公安局通缉的21位学生领袖之一,后来流亡去了美国) 到了绝食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无法继续坐在图书馆读我的圣贤书了。经常被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拉着,每天都去给广场上的同学们送水,看到男同学烈日炎炎下,头上裹着白色的布条,晒…

美国务卿贝克要人,吴建民揭钱其琛撒谎

图片
博闻社报道:1989年爆发学潮,吴建民是南京在校大学生,多次的游行示威活动后,被学生们推举成学生领导人。五月底吴建民发起和领导了南京高自联徒步北上运动。六四北京枪响的那一天,吴建民正率领着千余名南京地区各大高校的学生,徒步行军走在北上途中的安徽滁州,当日被江苏省和安徽省两省政府率武警强行拦劫回南京。1990年,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逮捕,1991年7月,南京市中院,以吴建民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首犯的罪名,将吴建民和另外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其他三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了10年、8年、3年、2年的有期徒刑。
比较戏剧的是: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出书《外交十记》中纪述,美国国务卿贝克曾向他拿出一份六四被捕名单,其中有吴建民。而钱其琛将现场的新闻司司长叫吴建民“充数”,贝克不熟悉,中国人重名多,打哈哈过去。钱其琛却将此情节作为美国名单不实的证据。被称为“台湾中共打手李敖”在电视节目中也拿此情节攻击美国。 现在吴建民已经来到美国,撰写“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一文,博闻社全文发表如下: 吴建民来美国后近照 吴建民: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 早晨起床打开微信,少年的发小同学,早年前移居香港的天宏兄发来了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是台湾大嘴李敖做的节目,《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上半部分,我对李敖捧共的作秀节目,素来没有好感,从来不看。但友人嘱我,你要看,注意看​​7分40秒的片段,涉及到你自己的一段历史公案。于是我看完了这个已经被阅读了近150万次的视频节目。揭开了20 多年来,一直沉在我心头的一个疑案。

李敖的这个节目是拿着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钱其琛2003年出版的书籍《外交十记》这本书,作为历史资料谈起的。 吴建民: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

早晨起床打开微信,少年的发小同学,早年前移居香港的天宏兄发来了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是台湾大嘴李敖做的节目,《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上半部分,我对李敖捧共的作秀节目,素来没有好感,从来不看。但友人嘱我,你要看,注意看​​7分40秒的片段,涉及到你自己的一段历史公案。于是我看完了这个已经被阅读了近150万次的视频节目。揭开了20 多年来,一直沉在我心头的一个疑案。

李敖的这个节目是拿着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钱其琛2003年出版的书籍《外交十记》这本书,作为历史资料谈起的。

外交十记封面


我查了资料才知道…

吴建民:活着,才能抗争!

图片
照片右起:吴建民、王银智、李勇

    我一直以来,不想就海外的民运救助,发表任何意见,但是接二连三碰到了我当年的战友的救助问题,使我不能不来说上几句。

    六四至今已经27年,青春年少的小伙,现在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这么多年,多少人是怎么坚持的,怎么抗争的,不用我去多谈,至少在去年我到达美国之前的这26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明白。在共产党强大的专权面前,别说你是上了他们黑名单的六四重点户,时不时需要打击的异议分子,你即使只是一个本人因为强拆,个人的生存权受到威胁,抗争了几句的访民。他们都会让你尝尝他们无产阶级铁拳的。在天朝,活着不易。别说是有尊严的活着,即使想像个普通动物一样的活着,有点阳光,有点青草,有点干净的空气,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奢侈品,还谈啥你平头百姓做人的尊严昵。

    很久没有联系到的当年的战友,六四期间,我们南京高自联的秘书长王立贤弟,当年因为六四事件的影响,被南京大学开除。失去了读书和就业的机会。几十年来,他默默无闻,但从来没有改变过当时的理想和追求。去年年底从广西传来了病床上的消息,因为患上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我们当年的战友,南京中医药大学的我的两位战友,万中和力夫,我们多次商量,心急如焚,派万中飞往广西看望王立兄弟,他们各自捐款2万元,表达对兄弟的慰问。大家都十分盼望我能否在海外能找到一些救助,给王立一些安慰。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安慰。我于是在海外开始了我了解民运救助的事情。很遗憾,没有人理我,谈到给当年的八九一代的救助,很多人对我表示了爱莫能助。唯一有一家基金会,要求我提供申请者的个人资料,尤其是受难资料,重点强调是否坐过牢,我的兄弟王立,虽然没有直接去坐牢,但是他个人的磨难,是不比坐牢受到的苦难少的。他的女儿今年只有7岁,一家三口靠妻子一个中学老师的收入在支撑。为了争取到海外一些救助,王立的家属,还是想方设法弄来了学校当年开除他的官方文件,当我拿着这个文件去找那个基金会的时候,仍然于事无补。我在脸书上晒出过我的遗憾,但是没有人能理解王立当时的心情,直到今年3月初,王立带着深深地遗憾,告别了我们。在他去世后,网上有人谈到他,我看了后,心理十分悲痛,因为在中国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六四精英,一生就默默无闻奉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身前身后,无人知晓,无人挂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仅仅是几天前,还是六四我当年南京高自联的另一位战友,当…

八九一代南京李勇的感谢函

图片
各位八九同学和各界朋友,我是南京的李勇。自昨天上午十点半《救援书》上网公开后,截止今天下午一点半,我已从微信和工行卡两个渠道获得朋友们的资助合计83147.14元,其中微信零钱两次提现共计6万元(46000+14000),工行卡转账23147.14元。这些帮助,已能够解决我这次的住院费用,所以,我决定从今天下午一点半开始,停止接受朋友们的帮助,希望能够得到朋友们的体谅!

从昨天到今天,短短二十七个小时,我一直在微信上不停地加好友,接收红包和转账,那些平时看上去没有任何色彩的数字,一下子就带上了感情,让我动容。

我深知,这些帮助固然是朋友们对我个人的关爱,但更多的,却是对八九学生这个群体的认可,是对专制独裁的唾弃和蔑视!我们是一群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付出代价的曾经的年轻人,当我们不再年轻的时候,看见我们的身后,是一群也和我们当年一样年轻的朋友们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朋友圈一天新增300多位好友就是明证!

今年是伟大的八九民运二十七周年。尽管正义还未获得伸张,但我们八九一代的血还是热的。通过这次救援活动,我们这代人的行动力再次得到了证明。我们还有未竟的事业,我们绝不辜负国人的期许和这个伟大时代的召唤。有人说,二十一世纪世界上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中国的民主化,我们置身其中,深感荣幸,责无旁贷!

有朋友们的支持,我不会倒下!有89同学们的互助,我们将戮力前行!
再次深深感谢向我伸出援手的所有的朋友们!
谢谢你们!!

李勇 鞠躬敬上
2016.4.14.

我们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图片
很多朋友一夜之间就捐出救急款:近9万元(现在患者李勇已经停止接受捐款了)!说明中国绝大多数人是记得89一代学生们曾经,而且现在一直在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出的贡献和牺牲!
   我们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中华民族的血是热的,一直是的!

救援89一代南京李勇的呼吁书

图片
各位八九同学及各界朋友:
此刻,作为27年前的广场青年,真真切切地知道我们真的是不再年轻了。或许,我们这些曾经与死亡如此近距离地擦肩而过的八九一代,今天又必须直面过早光顾我们的死神。
前些天,当我们听到李勇病危的那一刻,我们目瞪口呆,心急如焚。感谢上帝,他还是活下来了!
2016年3月23日晚,李勇突发心肌梗死,幸得及时送医,经急救和住院治疗,架了三个支架,死里逃生。但是因无医保,自费承担近九万元医疗费用。
李勇人虽出院,每周尚需两百多元药费,一个月将近千元,全部自费,因病返贫。迫于无奈,我们这些89中人请求八九一代及社会各界予李勇以宝贵的帮助。
南京李勇。1968年生人。1989年春夏之交,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在校学生。因积极参加南京地区学运并深度介入“六四”镇压后的地下反抗活动,于1991年7月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名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二审裁定生效后,又遭原工作单位开除。 
服刑期满后,先后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国保大队监控,系南京市重点管理人口。沦为无工作、无社保、无医保、无任何社会保障的“黑人”。
过去二十七年,李勇从未放弃过自己年轻时的理想,尽管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依然坚信中国必将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必将得到公正的历史评价。
2009年,李勇以齐治平的笔名在博讯网连载长篇回忆录《原来这里有个门》,忠实记录了1989年南京地区学潮详情,并于2014年在香港出版此书,以便历史研究。
近年来,参与联署了《零八宪章》,是第五批签名人。发起组织了民间“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研讨会”活动(未果),参与推动“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发起为江西作家傅志彬因言获罪网络募捐活动。
李勇是89一代仍坚守在大陆的兄弟,此刻,是他人生最为艰困的时刻,他不需要精神上的声援,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强者;他只需要我们拿出一顿饭钱、一条烟钱给予他真实的救援,让这位89一代的汉子不要倒在无钱治病的悲惨境遇中。
我们相信,您的援助会温暖八九一代人的心!
见证人:(按年龄排序)
张善光:89湖南工运领袖 李海:89学生,原北京大学88级研究生 王德邦:89学生,原北京师范大学85级 王银智,89学生,原南京大学85级 杨海:89学生,原青岛海洋大学86级 赵常青:89学生,原陕西师范大学88级 罗茜:89…

八九一代:用一生去坚守自己的使命

图片
—序齐治平《原来这里有个门》作者:杨海

这是一本关于八九六四的书,这个话题是我始终不愿意回忆和提起的,所以作者希望写序的请求被我下意识地拖延。这种正在延续的历史,浸透着鲜血和苦难,提起她,有时候要泪流满面。



1989年是一座界碑。这座界碑浸透了中国青年学生的鲜血。八九一代在血泊中诞生,在苦难中成长。“历大难者必有大悟”,六四屠杀的炼狱锻造了八九一代充满悲壮的人生。



“自由民主的中国”——这个目标在中共统治大陆后,遭到中共的刻意扼杀不再被当做一个事业的目标提起。而“六四”之后,这个目标再一次被提起,并在八九一代的呐喊与牺牲中,愈至响亮和清晰。这个目标蕴育于八十年代自由化的时代,而铸就于鲜血之中,它是八九一代终生奋斗的根本目标。



要谈八九一代就不能不谈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有必要回顾一下当时的状况。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所引发的大规模学生民主运动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这可以看作是中国追求自由民主的学子们对耀邦先生的深切告慰。“四·二六”社论是何等的杀气腾腾,4月27日的早晨,北京各高校的校园里又是何等的紧张与肃杀!但是,十数万中国青年学生众志成城,以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天作豪情面对独裁者的恫吓与叫嚣。“四·二七”大游行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这是中共统治大陆以来所从未遭遇过的失败。邓小平独裁集团没有想到中国青年学生敢于以如此行动蔑视他们。那天,游行结束回到学校时,各个学校无数白发苍苍的老师满含热泪拥抱他们的英雄,欢呼他们的学生胜利归来。



八九一代在1989年4月27日的英雄壮举是他们的父辈无法想象的。这个胜利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它是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以群体的方式充满自尊与自信地面对中共统治者的威吓,中国人民的尊严和人格得到了无可估量的提升,被长期压抑的人性得到了解放,人民的自信心开始树立。“四·二七”大游行是一座光照历史的丰碑,这种评价是中肯的。



一群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学生,经过“文革”结束后十年来的思想解放运动的洗礼与熏陶,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了“革命军中马前卒”。由于无可抗拒的责任感、使命感的召唤,八九一代高举民主的大旗冲锋陷阵。在当时,这是他们义不容辞的唯一选择。这种抉择就意味着牺牲。受难是他们已经别无选择的命运,充满了古老东方的凄凉与悲壮。



即使如此,屠杀的残酷还是超乎常人的想象——在首都北京,在全世界都密切注视的天安门广场,与日本鬼子制造的南京大屠杀不相上下的“六四…

吴建民:王立是谁?王立是八九一代!

图片
·  王立是谁?王立是八九一代。八九时候南京大学的一个普通学生。是当年六四时候我们南京高自联的成员,我的战友。包括后六四阶段,我们一起搞出版,搞串联,搞组织。九〇年南京国安局定我们这个团队为〇〇1号反革命集团案抓捕的时候,他就关在我的隔壁。他当时被他们逼供的喊叫声,后来经常会出现在我的梦中。等我九七年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虽未判刑,但是被学校除名。流落他乡。最近有当年的战友告诉我,最近知道了他的近况,他现在已经不幸患上十二指肠球癌的绝症,目前已经和病魔斗争了四个多月了,每天高昂的治疗费用,他不堪重负,膝下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女儿需要抚养。靠太太当老师的微薄收入支撑着整个家庭。我们几位当年的战友知道他的近况后,专门派1位战友去广西医院里面探望了他,我们几个也尽绵薄之力,每人出个1万,2万的,给他一点微小的帮助。但是与他每天两千元的治疗费用相比,杯水车薪。我一直致力于联系海外的一些帮助六四难友的基金会,希望能帮他争取到一些帮助。他们向我要王立的各种证明,王立能提供的只有这张学校除名的证明。但基金会表示要有他坐牢的证明。他虽然没有坐牢,但是他的一生都是致力于中国民主,他在中国的这个大牢房里面已经消磨了他一生热血。
有多少像王立这样,默默无闻的六四难友。我们这个世界曾记起过他们吗?
图片
未来的历史意味深长 ——郭飞雄(杨茂东)法庭辩护词 




编者注:这是2014年11月郭飞雄(杨茂东)案一审开庭时,当事人在法庭上的自辩词——当然没有让他讲完,当时因时间关系只记录了一部分。郭飞雄案二审判决在即,现在首次发布自辩词完整版,其中很多事实细节,是非曲直,径付公论。

时候到了。我又一次站到了这个法庭上。这个法庭真不一般。它是一个有着特殊深度的法庭,是当代中国政治和法律生活某一侧面的缩影。从一个方向上,我看到了视宪政民主为万丈深渊的极权维稳机器,看到了它的齿轮、它的铰链,看到了良法与恶法的纠缠与交战,人性未灭或人性将灭。从另一个方向上,我看到了永恒的自然法、永恒的上苍和永恒的历史在我们纯洁的精神世界激起的波涛。

在这个法庭上,我要用自己的叙述方式,讲出我参加声援《南方周末》的街头抗争和政治集会的真实情况。我的初衷、核心考量、运作、行动和平衡手法;讲出我推动对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主题的“八城快闪”街头宣传活动的基本思路和法律性事实。

我的陈述有着内在的、深层的、连贯的逻辑线路。请所有的朋友耐心地倾听,有了事实,你们自然可以各自判断。

一、缘起

大约在1999年夏季某日,有位河南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同村一个穷人家庭的孩子被老师一拳打在太阳穴倒地而死,老师是村长的儿子。中国农民久处于极权金字塔底层,一旦遭遇权贵侵害,现有司法渠道几乎都会对他们关闭。孩子父母走投无路,想找有良心的报纸曝光此事,朋友请我襄助,我找到《南方周末》一位著名记者,他回复:只要快递来相关文字和图片,确认可靠后就可前往采访。我立即转告,但一周后传来消息,孩子母亲已在高压下被迫接受“私了”。事情结局虽令人愤怒和无奈,但此番经历让我感觉到:在弱势族群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