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5的博文

林昭:黄昏之泪

图片
  林昭:黄昏之泪

【祭园守园人按】
这是林昭文集的首篇。万不可读作小说,而是十六岁的林昭抒情叙志之中谶言般预告自己一生的散文:“婷婷”即是“我”——如同“欧阳英”,十六岁的林昭之自代而已。     鄙薄功名利禄,不甘醉生梦死,任凭普天下人“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婷婷追求与执着的是,也只能是——
   “不要说哭是独自哭,而笑也是独自笑”!
   她独自笑傲于前朝的一个黄昏,又独自笑傲于新朝的赫赫暴君,笑傲于“高高的门槛内”带着雪风的寒气,与一声声缓慢重浊的发问……她在两个不同朝代深厚浓重的黑暗里,遐想着被暮色侵蚀了美丽的“遥远的天际”……

“……‘一旦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婷婷低吟着,眼光掠了一下圣母像,是那么美丽,那么端庄,浴在黄昏的微光里,更显得圣洁而庄严,她的眼光定住在这圣母像的脸上。”
于是我们知道,十六岁的林昭已经预知了未来“什么是我的路?”,预测到了自己孤独的最后的哭与笑……     终于我们知道:原来,三十六岁中国圣女,十六岁就义无反顾地跨越了屠格涅夫《门槛》!

屠格涅夫《门槛》附林昭《黄昏之泪》后


黄 昏 之 泪
欧阳英(林昭的笔名)
日光已经落下,暮色一丝丝的占领了空间。婷婷坐在她的房里,手托着头,似乎在苦思。是的,婷婷是在思想,可是,思想就像一只受惊的野兔,忽而天南,忽而地北的,不知跑到了哪里去。
抬起头,目光又掠到了桌上的一封信,她凝视着那封信,脑中浮出一些信上的字句:“你已找到了路,我希望你更坚强,更积极……”路?什么是我的路?婷婷自己问着自己。随后她苦笑了。要一个人了解别一个人,懂得别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连父母都不可能。儿女是父母身体中的一部分,然而这一部分从父母那里分出来以后,就成为另一个个体,有了自己的另一颗心。心是永久不会坦露给别人看的,所以连父母也不能了解儿女。骨肉如此,何况外人。反正自己的事只有自己知道,甜酸苦辣都是自己去尝 ,也只有自己去尝。
路?路?!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这有什么意思?
再换一个方向来想它:“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又有什么意思?
但是不管立功名也好,佯狂作乐也好,她却始终在蜷伏着,像一个平常人一样的活着,每天……每天……同样的生活……刻板的生活。如果永远这样的生活下去,那可真成了为吃饭而生活了,这样子,就是活上一百年,又有什么意思?
婷婷又想起:“笑,全世界便与…

祭园守园人: 林昭:个人思想历程的回顾与检查

祭园守园人: 林昭:个人思想历程的回顾与检查: 林昭:个人思想历程的回顾与检查         谨以此纪念林昭英勇就义47周年!   首发《北京之春》、同发《参与》、《新世纪》 【祭园守园人按】 星火案实质是林昭的青春代反极左抗暴政,为千百万濒临死亡的农民请命。林昭入狱第三个月,中共八届九中全...

林昭:未名湖畔. 竞技者语 ——谨以此纪念林昭英勇就义47周年!

图片
   未名湖畔——竞技者语      ——谨以此纪念林昭英勇就义47周年! (首发《北京之春》 《新世纪》、《参与》同发) 【祭园守园人按】 十四万言书成书一年之后、上海一月风暴前这一组五篇林昭杂文,无疑是林昭作为竞技者——以监狱为阵地的反极权囚徒数十万狱中纪实感悟文字之中的最奇之葩:不但完完全全逸脱了十四万言书中那冥婚畸恋的阴影,更在燕园魔窟、古今中外、治国论道、正心爱德、跑马家猫、怆然淡泊的纵横捭阖之间,无比真切地定格了林昭作为自由前驱大英雄的真本色及其旷世文采。 如果说,论诗骨,即使聂绀弩也难及林昭之峭拔;那么,纵使邓拓再世,又何以面对林昭奇崛峥嵘的杂文大气象与圣洁情怀? ——那是浩劫炼狱才能赐予华夏民族的无与伦比的瑰宝! 无疑,骤卷的上海一月风暴,遏断了林昭涌潮般的竟技激情与杂文文思。从《岁朝之战》开始的《战场日记》,属于留给公众和后世的阵地战纪实了。 愿五一九人与世世代代的北大儿女、仁人志士,永远铭记圣女遗言: “监狱是我们的反抗阵地! 而未名湖是我们的本来面目!” ——谨以此纪念林昭英勇就义47周年!

祭园守园人: 林昭:走向时代的召唤

祭园守园人: 林昭:走向时代的召唤:    林昭:走向时代的召唤 【祭园守园人按】 本篇是豆蔻年华的林昭 68 年前六一国际儿童节向弟弟妹妹的祝福与召唤。    不禁想起林昭四十年祭那天,灵岩哭墙前,林昭邀舞过的 于邵 老师恭立在我右边,正在读博的修鹏则肃立于左,而面对自由碑我宣...
图片
北京警方将郭玉闪“传知行”工作列为“非法经营”罪状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郭玉闪资料照DR 被抓捕半年多的NGO工作者郭玉闪将以“非法经营”罪名被起诉,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 郭玉闪的主要罪状则是多年以来公民社会方面的推动工作。 今天(4月24日),郭玉闪的律师披露了北京市公安局就NGO“传知行”被抓捕的两人(郭玉闪和何正军)所涉嫌的“非法经营”案的“起诉意见书”。 郭玉闪是传知行的创办人,法人代表,何正军则是传知行的行政部主管,两人先后在2014年10月和11月被抓捕,于2015年1月3日被正式批捕,根据司法惯例,检察院的正式起诉书将以警方起草的“起诉意见书”为基础。 北京市公安局称,经查明,自2007年3月,郭玉闪等人成立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咨询有限公司(注册地北京大学南门资源楼307室),利用德国博尔(应为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宗旨是为国际间的全球化与安全、环境与社会公正、民主与性别在社会中的地位等方面的对话提供平台)、德国诺曼(应为德国腓特烈•瑙曼基金会 ,简称FNF是德国一个与德国自由民主党和国际自由联盟有关联的基金会,1958年由西德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创立,推广自由民主的价值,以德国神学家腓特烈•瑙曼命名);美国CIPE(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 CIPE),加拿大PI等境内外基金会、非政府组织和“美国使馆”提供的资金。 警方称,“传知行”两人针对中国税制改革、教育平权、法制改革、社会民生等多个社会领域进行调研,撰写相关领域调研报告及文章,在大学等社会场所开班演讲会,编制演讲稿文集。 “起诉意见书”称,郭玉闪和何正军负责将调研报告、文集“非法”印制成书籍,并进行发放。警方称,2007-2014年,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咨询有限公司印制“非法出版物”图书1万9千余册———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就此出具了“非法出版物”的审查鉴定书。 警方自称,是在侦查郭玉闪涉嫌“寻衅滋事”一案中,“发现”了两人涉及“非法经营”的事实的,这一说法应该是为了解释一开始郭玉闪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做法。 根据中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

郭玉闪起诉意见书曝光,当局明显打压NGO(图)

图片
近日,北京市公安局打压国内NGO的起诉意见书曝光,从起诉意见书中不难看出,中国政府针对国内NGO打压意图明显,将接受境外资金,进行税制改革、教育平权、法制改革、社会民生等研究并向社会印发研究成果宣传,列为“非法经营”罪。

郭玉闪作为国内NGO传知行法人代表,第二被告何正军作为传知行行政主管,遭到中国政府以非法经营罪起诉,是对人权捍卫者的严重打压行为。
作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政府,严重违反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第六条之规定:任何人无论身为个人或者与他人结社,皆有以下权利: (a)了解、寻求、获取、接收、掌握关于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所有资讯,乃至有权获得知道这些权利与自由如何在国内的立法、司法、行政体系中具体实践。 (b)自由公开、传授、散播任何关于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观点、资讯和知识,如同各人权及相关国际条约所揭示一般 具体实践。  (c) 不论是在法律上或实质上,皆有完全的权利去研究,讨论,形成,及提出各种关于人权及基本自由的观点,并经此或其他适当方式来引起大众对人权及基本自由的关注。
第13条:依本宣言第三条,任何人无论是身为个人或与他人结社,皆有权基于和平促进与保护人权及基本自由之目的,要求,接受和运用资源。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

为傅志彬先生募捐结果通报

早前受权发布了南京八九六四学生领袖齐治平先生为江西南昌因言被捕作家傅志彬先生的募捐书,现在将募捐结果公告于众,以示感谢参与诸公。下面是募捐通报:

由原八九学生齐治平发起的为南昌系狱作家傅志彬网络公开募捐活动日前结束,截止到封闭募捐期结束的4月9日,通过银行卡和微信两个渠道,合计募得善款15790元。傅志彬先生家人委托活动发起人向慷慨解囊的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据悉,傅志彬案退侦后目前已经重新进入起诉阶段,起诉罪名仍为“非法经营罪”。

作家傅志彬因去年七月在台湾出版《洗脑的历史》一书开罪当局。为捍卫出版自由、言论自由等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傅志彬先生的读者倡议发起了该项网络募捐活动。欢迎认可该活动的社会各界人士继续为傅志彬先生捐款,为中国的言论出版自由进步摇旗呐喊。 
(维权网信息员邵阳报道)

浦志强夫人:孟群写的寄不到的信——给牛爹的心里话

图片
牛爹: 祝福你健康吉祥 

今天下午,何老师陪我去看守所给你送衣物了(16双袜子、8件上衣、4条裤子、一个护腰、一双护膝),希望可以够用。窗口的女警官很和善,我对她讲了自己没有收到索物单,她打电话请示后收下了衣物。我高兴得千恩万谢的!手忙脚乱地清点衣服,剪去裤子上的带子。女警官柔柔地对我说:“别着急,慢慢来”。当时,我很感动!你说过,这里的警察没有实际恶意,我信了。

牛爹,上周四(16号),律师们对我讲了你的身体状况:贫血、营养不良、睡眠不好、腰腿痛、时有低血糖,更为严重的是前列腺增生,排尿困难。排尿不畅时间久了容易引起泌尿系感染,进而影响肾功能,最重可致肾衰竭,影响心肺等多脏器功能。听到这个坏消息,我心急如焚!

牛爹,如果看守所没有必需的药物,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接受治疗,你求求警官尽快带你去医院看病诊治吧。警察也是人,也会有亲属生病吃药,会有恻隐之心,我相信他们不是坏人。 牛爹,每当我想起你在里面忍受病痛折磨,我都会很伤心、很难过!你在受罪,而我,束手无策!我怎样做才能够帮到你?如果可以,我愿意替你坐牢,我愿意替你承受所有的苦。

微如芥子弱似尘埃的我,现在能做的唯有念佛祈祷佛菩萨,愿菩萨保佑你健康吉祥!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16895 | 新公民运动

阿潘:给郭玉闪的信——我们在春天里道别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16629 | 新公民运动

图片
小宝: 你刚离开时,我对宝宝说:春天的时候爸爸就会回来啦。现在已是3月底,永远和谐、总是胜利的大会已经闭幕,北京的树也已经抽了新芽,你却还呆在那个拥挤的监室里,不知何日是归期。

过去近三个月里,两位律师兢兢业业,前后会见了你十次,她们说,眼看着你的的状态好了起来——清瘦了(“胖子”这个形容词已经不太贴切),精神了,小肚子和高血脂都没有了,早睡早起,中午值班时还散步锻炼……你说:在这里日子不难过,一晃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律师和你开玩笑:监狱里的日子更好过。你说:是啊。然后你们俩相视而笑。你连现在的日子都不觉得难过,可见之前86天的日子很难过——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无法安慰,因为我们错过了在艰难时刻陪伴对方的机会。

不能在身边陪伴,就想找机会离得你近一些。我尽量跟着律师去豆各庄,她们会见时,我就在接待室里,有时发呆,有时看肥皂剧,有时在外面的天空下走走。我第一次去豆各庄时,还没拿到律师证,只能当夏律师和李律师的司机,他们会见时,我在外面等。那是个秋天,树叶被风吹得或是在半空中飘落,或是在树上摇摆,或是在地上翻滚,发出很好听的沙沙声,三四点钟的太阳很柔和地照着看守所前空旷的大地,好象天地间就只剩我一人。那一刻突然想起一句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那个场景很美,我又很自得地认为那句诗回忆得相当应景,所以一直记着。谁能想到有一天我会陪律师来见你呢?你在高墙里面,我等候在外面。现在看守所附近立了很多高楼,还多了很多麻雀。我看着它们吱吱喳喳吵闹着从接待室边上的枯树丛一窝蜂地往外飞时,小时候吃过的腊麻雀干的味道突然一闪而过。

去看守所的次数多了,居然还能碰到认识的人。春节前的最后一次会见,我看到了寇延丁的姐姐,她背着一个大背包,先是跑到西边的预审大队,接着又跑到东边的接待室。她在屋外迎面走来时,我只觉得有点眼熟,听到她对接待窗口说“我找寇延丁”时,才把眼前这个人跟网上她的照片对上号。当然是没找到,但她也没有露出太失望的神情——她找了妹妹那么久,估计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回答。我没有上前和她打招呼,一是素不相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二是她一直找不到她妹妹,我却能通过律师知道你过得如何,相比之下可能会让她更难过。没想到几天后寇延丁就回家过年了。虽然被抓和被放的原因和过程都同样讳莫如深,但当事人和家人都没有计较的权利,能平安回家已是万幸。

看守所的有些规定真是为了让人难受而存在的。比如,规定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