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4的博文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安琪:天若有情天亦老――「黄雀行动」与燕保罗的人道情怀及其它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安琪:天若有情天亦老――「黄雀行动」与燕保罗的人道情怀及其它: "民阵 "成立盛况。 1989 年 9 月 22 日 安琪摄 刘宾雁、高行健相聚在巴黎。安琪摄于 1989 年 10 月 1 日。 燕保罗于 2010 年 3 月 7 日参观仰光瑞 光 金塔。安琪摄 王军涛出国伊始,即为老木&qu...

秦晖:民主实践者,自由思想家——粗读《陈子明文集》

在1970年代至今几十年来的中国社会转型与民主运动中,陈子明先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属于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在文革后期严酷环境下出现的很少一些先知先觉者。他在1976年的“丙辰清明”天安门事件中挺身而出,在毛泽东晚年的最后一次镇压下短期蒙难。毛泽东死后那次深得民心的宫廷政变扭转了历史,也平反了冤案,使他成为著名的“四五英雄”。在随后的改革开放年代里,他既参加过民主墙、民刊社团与高校竞选运动等带有体制外色彩的重要活动,也积极参与过体制内改革初期的出谋划策,还开创性地办起了民办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开我国“民间智库”的先河。这个机构不仅凝聚了一批有志者,出了不少人才和成果,更重要的是探索出了民间智库的经营管理经验。在1980年代中国人还不知“NGO”、“NPO”为何物的当时,这也可以说是筚路蓝缕,为“第三部门”和“公民社会”闯出了最早的一片天地。   在1989年的那场“风波”中,陈子明先生是个理性的参与者,为推进中国的民主,同时避免事态恶化、防止悲剧的发生,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事后他却为此背起了沉重的十字架,成为当时著名知识分子中直接为此事一次被判刑期最长的一人。这次他没能像上一次天安门事件那样很快迎来平反的一天,而是作为政治犯坐满了整个刑期。更加严酷的是,这期间他还经历了癌症的生死考验。在这双重的压力下,他保持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没有屈服于强权,这已足够令人钦佩。而更难得的是他还能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在牢房里——以及在保外就医和刑满“剥权”期间仍然不自由的情况下——坚持读书、写作、思考问题。而且不是像许多“狱中英雄”那样只是抒怀寄愤、写些表达信念、坚持信仰的文字(说“只是”当然并无贬低之意,能如此已经非常不简单),而是一直进行着思想性、甚至学理性的探索。这确实是令人惊奇的事。政治犯的生涯培养出政治家应该说并不特别少见,但政治犯生涯,特别是长达十几年的此种生涯能培养出杰出的思想家、学者,如果不是绝无仅有的话,也的确是非常罕见的了。 还在保外就医期间,陈子明先生就以各种笔名发表了许多著述(有的是与已故的何家栋先生合著),刑满出狱和复权后,他更进入了“高产期”。在推动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尤其是宪政民主化转型的总目标下,他对中国问题的方方面面,从历史到现实,从实际政策到基础理论,从社会、经济、政治乃至国际关系,他都有涉及。而且不少文章长篇大论、旁征博引,俨然是“学术规范…

关注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图片
南郭点评:自从郭泉博士于2008年11月15日被流氓中共罗织“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刑拘并随后逮捕以来,迄今已近半年。我发现绝大多数国人似乎并不关心为国为民蒙受苦难的郭泉博士,似乎证明中华民族真是个忘恩负义的民族?!似乎印证了柴玲女士之“中国人,我不值得为你牺牲”!的悲愤呐喊?!兹将我为郭泉博士抗辩的短评汇集如下,从中明显可见一个真实的郭泉,关心支持郭泉其实就是关心我们每个中国人自身的根本长远切身利益。
 2009年5月3日第165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运动日


 人间仙境

 郭国汀

对于著名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被流氓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刑拘吾不以为惊,因为仅再次印证了我的论断:“中共专制暴政实质上早已流氓化,业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全体国人必须彻底抛弃对流氓中共的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唯有彻底唾弃终结中共专制暴政,中国人民才可能有幸福快乐的人生与未来,中共专制暴政一日不灭亡,中国人民的深重苦难绝对不止”!

郭泉博士是一名真正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他在2007年3月汪兆君先生致胡锦涛公开信后挺身而出,前仆后继。不到两年,公开发表了《民主先声》系列346篇政论时评!对中共专制暴政进行了无情彻底系统深刻的批判,其涉及面之广,言辞之直言不讳,政见之公开大胆,为历年所罕见.

 郭泉教授是一名多才多艺的才子。郭泉教授曾受过法学硕士,哲学博士,及文艺学博士后高等教育,任过法官政府官员,开创过实业。若与中共暴政同流合污,完全可以成为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但他坚定地选择了一条充满艰难困苦的中国民主化之路。

郭泉教授是一名爱国爱民的民主斗士。他曾是著名的爱国愤青,关注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罪责,关注钓鱼岛主权。追求民主不遗余力,为中国民主化不惜牺牲个人及其家庭的一切私利。

 郭泉教授是一名敢于直言心声的诚实善良勇敢无畏的君子。从他公开发表的346篇民主先声,不难看出他有一颗金子般透明的心。

 郭泉教授是一名知识渊博心胸宽阔的男子汉。面对同道的批评,他坦然接受正确的批评,对不同意见则直陈已见争辩不已,很有君子之风。

郭泉教授是一名热爱中国,坚决反共的真正的中国人。他的所有文章的主旨乃是:坚决反对中共一党专制,鄙视中共专制暴政,公开组建中国新民党,主张全民福利的多党竞争的政治体制。

郭泉博士是一名真诚坦率有雄心壮志的政治领袖人物。他公开坦陈今生最大的愿望是做八年总统,然后退休养猪当个农夫。无可…

余世存:杂集前人句赠闪电侠

图片
发表于 2014年10月18日 by admin


一,

过去时(2010年)
 进退雍容史上难 
华年心力九分殚
 何敢自矜医国手
 药方只贩古时丹

 二,
现在时(20141012)
 长安城栖志士身
 亦狂亦侠亦温文
 他年金匮若收采
 歌泣无端字字真 三,
将来时(?)
 莫道闪电去不还
 复闻新雁起寒汀
 满天雾霾涤散后
 记取丹心照汗青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8927 | 新公民运动

【程凌虚:“菊花”开后“带鱼”肥】

一个族群的衰败乃至消亡,不是亡于贫穷落后,而是亡于文化,亡于道德良知的泯灭。战争的废墟可以重建,如战后日本;而文明的废墟则永远无法复原,如古巴比伦。亡国,先亡史,亡族,先亡文化。当一个办黄网做龟奴的小混混居然成为文化旗手,居然要主导一个泱泱大国、文明古国的精神生活,并昭告天下时,从这一意义上讲,中华民族真的到了救亡图存的最危险的时候!再不呐喊,真的会亡国灭种了!这正是近日网络舆论一边倒,也是有识之士飞蛾扑火般与邪恶势力抗争的动因!
历史,有时真的很无奈,也很无情。"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历经暴元和满清的屠戳,中华文化已气若游丝;而黄俄马教又给了我们这个族群最后一击。君不见,土改,把乡村士绅消灭光了;三反五反,把城市工商文明给灭种了;反右,把读书人的良心给挖了;文革,把国人残剩的道德灭干净……经过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以及那年春夏之交五次大规模的良知大灭绝,可谓彻底挖掉了中华文明的根!用60多年时间灭了6000年的文明,何其悲壮!何其惨烈!与满清剃头易服一样,黄俄推行的马教,都是想从精神上阉割华夏。六十年来,那些关乎道德,关乎文明,关乎良知的正在被挤压、流失,直至消亡。而这些美好的,引人向善的,充满悲悯情怀的东西日渐消亡,才是这个族群最揪心的痛,也是这个族群整体墮落的最大诱因。触摸这些看不见的疼痛,我便胆战心惊!
侏罗纪时代结束,恐龙固然必死无疑。但是倘若存活的都是蟑螂,这世界也毫无情趣可言。因为,蟑螂生命力虽然很顽强,但是,几亿年下来还是那个丑样子,一点进化也没有!如果一个有着6000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作家都像刘信达那样,学者都像王伟光那样,大学教授都像吴法天那样,艺人都像成龙那样、媒体人都像胡锡进那样,公共知识分子都像孔庆东、司马南那样,网络大V都像周小平、王小石那样…那还叫中国吗?那还是中华文明吗?然而,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正能量"。重用周小平,花千芳,目的很明显的,就是为了从精神上羞辱知识分子和所有有节操、有起码是非辨别能力的人,把良知正义尊严关进一所无形的"牛棚"之中。元曲"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老天只恁忒心偏,贤和愚无分辨。折挫英雄,消磨良善。越聪明越运䞿。志高如鲁连,德过如闵骞,依本分只落得人轻贱。"又何尝不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他们也知道…

义人郭玉闪 笑蜀 2014年10月17

记得是10月10日的那个黄昏,我正在景美溪边散步,突然想起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听到闪电侠的声音了。此前一天我曾私信他,也居然没回音。这不合我们交往的惯例,不禁心下忐忑。当即打电话,第一遍没人接,第二遍没人接,第三遍还是没人接。无奈放下电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果不其然,马上就得到确切消息,闪电侠在10月9日凌晨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期限不知。 预感出事,这不是第一次。自从2012年4月,他传奇般地冲破国安的重重防线,把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送入美国驻华使馆之后,他自己的生活就被彻底颠覆了,再没有一天平静的日子——连续几个月软禁于他是家常便饭,没被软禁的日子,也都有国保时刻的陪伴。 那时我们就知道,报复迟早会来,无论他怎么低调。不是不报,只是等待最合适的契机。 闪电侠,真名郭玉闪。北大经济学硕士。民间智库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曾跟许志永、滕彪一起创办知名的维权公益组织“公盟”。当然,他最震撼人心的创举还是救援陈光诚,为此获名“闪电侠”,驰名江湖,也为此付出高昂代价。 对这代价,出手救援陈光诚之前,他就有了准备。人们都知道他救出陈光诚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却不知为那一刹那,他费了多少心血。刚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陈光诚,关注陈光诚。他扛着摄像机,找到一个一个朋友做专访,让朋友们谈陈光诚,做成视频传播。他在微博上小心翼翼地扩散陈光诚的话题,一次次被注销账号,又一次次重开账号,不屈不挠,经年累月…… 2005年8月,陈光诚为反抗临沂暴力计生赴京向郭玉闪求助,从那时起,他们就建立了兄弟般的友谊。陈光诚被处五年徒刑,刑满再次被囚,成为郭玉闪心中的隐痛。每次对我谈到陈光诚,他都禁不住热泪盈眶。他甚至打算找一票武林高手,去陈光诚的家乡东师古村强行解救;还策划挖地道,通到囚室把陈光诚劫走,怎么挖,从什么位置开挖,他都有缜密规划。我现在还记得他对我谈到地道计划时的那份投入。他还提到,据说临沂当局听到这风声吓坏了,特意给陈光诚囚室的地板浇上一层厚厚的混凝土。 “你想过后果么?很可能人没救出,你自己倒被抓进去了。”我曾这样给他泼冷水。他想都不想,一句话冲口而出: “我认了,求仁得仁。” 我突然听见自己心里咯噔的一响。什么叫义薄云天,什么叫侠肝义胆,那一刻,我真懂了。江湖人称闪电侠,那闪电不是别的什么闪电,正是义的闪电。 这是郭玉闪的另一个侠义故…

新極權下無人能倖免:黎學文

图片
最近,大陸當局展開新一輪抓捕,繼北京宋莊拘捕舉辦支持香港的詩歌活動的藝術家後,積極為被捕藝術家開展救援活動的宋莊四君子呂上、追魂、鄺老五和張海鷹也相繼被抓。截止到目前,北京宋莊藝術區被捕人數已達13人,創下了當局在同一區域內進行人權迫害的新紀錄,宋莊藝術區活躍的良心藝術家群體幾乎被一網打盡。與此同時,10月9日,維權學者、知名NGO組織傳知行經濟社會研究所創始人郭玉閃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拘。與其同時被拘的還有紀錄片獨立製片人、民間公益行動者寇延丁,立人大學總幹事、青年學者陳堃,傳知行負責人黃凱平,北大美術編輯詩霖等人。
據《紐約時報》統計,本月已有超過50名異見人士、溫和改良派學者被抓。有媒體則報道說,「在香港雨傘革命期間,已知的被捕知識分子人數已超過『茉莉花革命』時期」。目前雖然不清楚郭玉閃等被抓的真實原因,但從當下的大規模整肅來看,顯示當局有借抓捕支持香港的公民群體之機來掃蕩民間活躍分子的態勢。對宋莊四君子的抓捕是如此,對郭等的抓捕亦可作如此推想。
郭玉閃和寇延丁的被抓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引起較大反響,微信圈裏充滿了悲情之聲,有學者更是發文為其鳴不平:你怎麼捨得迫害這麼好的一個人?事實上,這麼多年,當局對民間的打壓,無論是維權人士,異議群體,還是街頭行動者,那些被抓捕的人無一個不是好人。在維穩當局眼中,你所持的立場已經不重要,只要你越過了他們圈定的紅線,早晚必將你收入獄中,當局的紅線會因各種事件和趨勢的變化而有所波動,但整體的高壓幾十年未有根本性的變化,這是極權體制的本性使然,只不過,新極權對民間的文攻武衛在這兩年間更顯狠辣而已。
民間對郭玉閃的熱烈聲援自然有因,首先與郭多年來的堅守與作為密不可分, 2012年,郭玉閃曾協助陳光誠成功逃脫,獲得「閃電俠」美譽,後被軟禁達幾月。在圈內,郭玉閃以多年奔走在行動線上善於與維穩人員周旋而著稱。其主持的著名NGO傳知行長期開展學術研究和民間維權,推動社會建設,口碑甚好。另一方面,郭玉閃的被捕之所以引起很多人尤其是以溫和漸進理念自居的人群的悲嘆,還有著「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心理原因。在他們看來,郭這麼多年踐行的「中間道路」符合他們的公民社會轉型路徑想像,寄託著他們一直鼓吹的社會改良的理想圖式,郭一度被認為是改良漸進轉型論的標杆性符號,儘管郭本人未必完全認同這種附會其身的理念投射。郭玉閃自成功解救陳光誠事件後就成為當局眼…

當北島系上紅領巾

图片
作者:黎學文(北京)

前幾日,多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大陸著名詩人北島,在出席杭州的“大運河國際詩歌節”時系上紅領巾的照片在網絡上流傳,據參與者描述,“大運河國際詩歌節”的幕后支持者是杭州市拱墅區委宣傳部,北島、西川等人參加此活動,北島在活動現場還“在藍天白雲下,給大家敬了個熱情洋溢的少先隊隊禮”。

這樣的場景不由得讓人唏噓不已感到荒誕滑稽。北島曾是1980年代文學反抗的符號性人物,是朦朧詩派的旗手和著名的《今天》雜志的創始人,1989年后流亡國外,曾是海外“流亡作家協會”的主席,被作為紅色帝國的敵人多次回國被拒絕入境,近年來開始獲得允许,現身于國內一些文化活動,他的多部書籍也在大陸公開出版。此次北島系上紅領巾,讓民間輿論為之側目哀嘆,源于北島這個曾經的文化反抗的符號與紅領巾這個極權意識形態符號的疊加,當文化反抗者符號和體制的紅色符號化身為一時,時代的荒誕和反諷瞬間定格。


資深觀察家、評論家溫克堅兄認為北島最后的繳械與其當年的身份有關,1980年代的從事文化反抗的詩人作家們秉承的是人道主義和人性的信念,並無社會科學家的清晰思想背景,他們的妥協回歸除了顯然的利益外,如著作的公開出版,出席公共活動的資格等,與他們內在人格和知識背景的闕失關系甚大。在微信朋友圈裡,我看到著名詩人、良心犯師濤先生對此的反應,他把北島的詩集從書架上全拿下來了。讓北島的書籍下架顯示了一些昔日的同道對此事的態度。而相對于我這樣的更年輕的一代知識人來說,北島這個文化符號早已模糊不清。雖然我還殘存著一點有關他的精神記憶:10年前,我在杭州住著地下室艱苦考研時,在騎著破自行車去大學自習室備考的路上,還迎風背過北島著名的詩篇:也许最后的時刻到了,我沒有留下遺囑,只留下筆,給我的母親,我並不是英雄,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裡,我只想做一個人──在1980年代的風雲成為絕響的時候,那些曾經激勵無數心靈的詩篇連同作者一起消失在殘忍的時代洪流裡了。

拋卻文化情感的哀嘆,其實我們可以通過北島的選擇觀察到這30年來1980年代的一代精英知識分子的嬗變軌跡,梳理這段軌跡也许能夠讓我們獲得更多的思考。

1989年的六四成為這代知識分子的轉捩點,一代精英知識分子遭遇集體的清洗,一大批人流亡國外,如劉賓雁、方勵之、陳一諮、王軍濤等,近年來不斷傳來客死他鄉的悲傷消息,另一些在國內的人經歷了牢獄、蟄伏、畸變和返場的變化。


值得注目的現像是,1…

郭玉闪妻子与夫书与魏京生脸书

朱利全按:这是我发给我研究生导师郭罗基先生的邮件:
郭罗基老师 您好
我记得您多次给我讲述魏京生先生的事迹,鼓励我们为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斗争。我一直历历在目。今天我不得不把我认识的现在的他告诉您。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对海外民主人士的表现太小人了而已。失望之余,可能我还是准备单身回国。把妻子和孩子暂时留在海外。
我二次把该文发在魏京生的脸书上,是因为该文写得太让人感动了。但是该文二次都被删除,消失在魏京生的脸书上面。在第二次删除事情发生后, 我当即删除了与魏京生的好友关系。这种伪劣的民主斗士让人恶心。我们敬佩他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勇敢行为,我们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我们一直在为他能够重回自由世界而奔走呼号,为他请命。我们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捍卫了做人的尊严,我们更用实际行动去争取民主宪政制度,甚至不惜坐牢牺牲我们的青春和抛洒我们的热血。但是当我们的学生,我们的晚辈们继续战斗时,当他们最需要我们为他们呐喊呼吁时,有关郭玉闪的文字在魏京生的脸书上面竟然二次被删出。这就是海外民主人士的嘴脸。我本来准备给他魏京生基金会捐献10万美元的,现在一分钱也不会捐了。我们从来不需要用民运来养活我们自己,相反我们给了从事民运的人士很多经济和精神上面的帮助。我们89.64的学生实际很有名气不需要用别人的脸书出名的,只是我认为我想跟他分享这样的好文,这样的好情感而已。 就是该文:89.64南京高自联信息发布平台: 郭玉闪妻子微博贴与夫书
NJGZL89CHARTERBBS.BLOGSPOT.COM

最后祝老师身体健康!

学生 朱利全

郭玉闪:自由是封锁不住的

图片
郭玉闪照片


1

  若干年前,当我还在北大校园读书时,苦闷无比,彷徨无地。那时的北大,三角地尚未被拆,但贴的最多的是广告帖子、出租房屋、求购二手自行车等等,少有什么有质量的信息,讲座倒也不少,可最受欢迎的多半是商业讲座,教人怎么成功发财,怎么成功出国等等。偌大个校园,很难找到多少心意相通的同道,痛痛快快的做交流。

  不仅如此,连可以用于交流的场所也寥寥无几,校内除了一个狭小拥挤的“师生缘”咖啡厅,基本上就剩下未名湖畔的长凳与小树林了。不过,我在的那几年,还搭了个尾巴;在校外,尤其是东门和西门附近,虽然陋巷平房,但藏着很多妙趣横生的地方,比如东门外的旧书摊、雕刻时光、万圣书店、闲情偶寄、呼吸旋律,西门外的西学书店、蓝院、镇宇影音等等,都是我在北大期间逗留最多的地方,在酒吧喝酒聊天看文艺片、在书店里淘书、在镇宇淘碟、一杯白水就可以在雕刻时光或者闲情偶寄与朋友们高谈阔论大半日,这种闲适、随意的日子是我对北大的回忆当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只是,属于北大学生的这份自在空间,没几年就被北大官方的雄心壮志挤迫殆尽。东门、西门这些在官方看来破破烂烂的地方,为了北大能创建“世界第一流”大学,理所当然的要为漂亮的办公大楼、金碧辉煌的酒店、堂而皇之的高科技园区让路。于是,继南门之后,东门、西门,一片片的被拆平。与此同时,不仅北大学生,无数流连于北大的理想主义者、无数抱着梦想来北大听课的旁听生,都渐渐失去了活动空间,失去了在北大的真正立足之地。北大的办公大楼建设的愈辉煌,北大传统里的那份自由劲就愈少。为此,我的北大老友潜行者曾经写过一篇在校内传诵一时的好文章《最后的叹息》,痛心不已。

  实际上,在追求办公大楼这类卖相的过程中,北大一路丢掉的不仅仅是自由之精神的悠久传统,有些时候为了利益,甚至斯文扫地。最有名的例子是北大南门的钉子户,天光照相馆。2003年北大为了给资源集团腾出空地,重拆南门建筑,结果遭遇到了南门外小店铺天光照相馆的顽强抵抗。在北大南门口那被推土机修理的七零八落的一片断壁残垣中,天光照相馆打出了白底黑字的大横幅“北大资源公司蔑视法律…6.26非法野蛮偷拆天光照相馆”,底下是半露天的床铺、炊具等,所有愿意了解事情经过的人,只要稍微凑近点,就都能在摇摇欲坠的半截墙上读到事情的基本经过。天光照相馆在北大校门口对拆迁的抵抗,在足足两年多的时间里,构成了北大南门最奇特的“风景”。最可恶的…

郭玉闪妻子微博贴与夫书

图片
玉闪,老公,小宝,这几天我过得很煎熬,想必你过得比我艰难千倍万倍。你经受的,我不能为你承担半分,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想念你,愿你能保有初心,愿你能守住你最最宝贵、最最看重的尊严。

    我不能想你,不能想那天,一想就止不住眼泪——霾那么重,夜那么黑,你就这样走了,我甚至没来得及和你说上一句嘱咐的话。听到你要上厕所而被拒绝,我赶到门口,却只能看到你的半边背影,慌乱,恐惧,脑子一片空白。我应该赶上去的,不管会受到什么样的阻拦,至少能让你知道我试图和你道别,这一点点的安慰,在之后艰难的时刻也许能给你一点温暖。不,我就应该一直陪着你,那么短暂的两个小时,为什么要去管他们会搜走什么?我就应该坐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如果他们连这也不允许,我就那样坐着,看着你,说我爱你,我们一起承受这一切。

    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你走的那天,得到的温暖太少了,也没能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永远都不原谅。

    你这个大傻瓜。我知道你不后悔,也不意外,那天于你,只是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下来而已。甚至你可能终于心安了。这两年你被压制得这么紧,以至于心性都受到影响;看着一个接一个“轴”的人受苦,你却无能为力,道德焦虑一直折磨着你;你早就累了。我都懂的。虽然平时我常和你就你的人身安全问题争吵,可我心里其实没什么底气,因为我知道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一个有尊严、对他人的苦难怀有怜悯之心的人,不过是比一般人更逻辑一致、更彻底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爱上你的原因,虽然你大部分时间里都不爱收拾自己的外表以至于总是看起来乱糟糟的样子,但你一直有一颗干净的心,爱生命,爱美酒,爱朋友,玩心重,有着像野草一样的生命力。只可惜我的爱能给你的慰藉太少,它抵不过苦难带给你的愤怒,抵不过恻隐之心促使你去做别人觉得危险而你认为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事情。这几年,看着你的生命力不可避免地遭受被消磨,我很心疼,却无能为力。我的心里,住着两个我,一个小我经常会对你心生恨意,恨你不爱惜自己,恨你给家人带来了不安全感,另一个大我心疼地看着你做正确的事,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只愿自己能为你多分担一些。

    这几天,我刻意不去想你,不去想那天,我想的最多的是,你什么时候能回家?仿佛这样想就能让自己变得更理性一些。

    有人说,也许安静地等待,你过些天就能回来,声张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也有人说,猪被杀时还叫唤呢,出这样的大事怎么能不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