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郭泉语录75:(介绍一下)

朱利全按:

郭泉先生坐牢10年出狱之后,朋友们自愿捐款,无可厚非!如果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给与他们这样的人一些关心,让他们感到温暖,特别是对刚出狱的朋友,真是雪中送炭!至于他没有帮助转发谁的苦难等,可能是他还不了解他们,不应该是怪罪于郭泉先生,何况“鱼目混珠”,比比皆是。

郭泉语录75:

       年初五(2月9日),我与几位朋友吃火锅,连我一共四人两女两男。
       席间,我说:这是我十年来(我2008年11月13日入狱,2018年11月12日出狱)第一次吃火锅。坐在我旁边的上海姑娘说,每次听你说“十年来第一次吃什么什么”就心里难受心疼。坐在我对面的南京姑娘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不一会我的碗里就像一座小山了。
       我与坐在南京姑娘旁边的田弟兄有说不完的话,说到开心处竟然忘了吃菜忘了喝酒忘了身边的上海姑娘和南京姑娘。
       上海姑娘很开心地听我们两个男人说些政治文化历史,而南京姑娘不乐意了,说你们吃菜呀,一桌子菜你不是说在监狱里都没有吃过么。说话什么时候不能说,可相聚吃饭却不经常。
       的确,出狱后我与田弟兄每日在微里交通,连这次只相见四次。每次吃饭我们都说个不停,以致于我都回忆不起来吃了什么,只记得谈了什么,对了还记得每次都是每人半斤白酒(52度以上)。
       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除了有物质层面的生活外,还有精神层面,而动物只有物质层面。有些人一生贪念物质被物欲捆绑,他们的生存是动物性的。我和田弟兄在席间所谈皆为人类精神层面的追求,故我们的生存是在精神层面的。当然维持生命的食物还是必要,但是不可越过身体所需,若不然,人类之精神意志恐为物欲所害。席间,我说,耶稣教导我们说,人活着是靠上帝的话语,而不是靠食物。这里的“活”,指灵命而非生命。对吾此言,上海姑娘似懂,南京姑娘似不懂。
       南京姑娘不仅爱美食,也爱美景。提议餐后去旁边几步之遥的南京大学看雪景。上海姑娘立即赞成。
       我和田弟兄都是南京大学的学子,我是南京大学的法学硕士和哲学博士,田弟兄是南京大学的法学硕士。另外,田弟兄还曾是南京师范大学的理学士,而我硕博结束后去南师大做了博士后。所以,田弟兄既是我南京大学校友,又是我南京师范大学校友。
      积雪虽厚,但无雪飘,正是校园赏雪最佳时机。我们先在小粉桥的拉贝故居门前徜徉,后从南大珠江路门进…

中國政治犯關注: 秦永敏(CPPC編號:00283)

中國政治犯關注: 秦永敏(CPPC編號:00283): 秦永敏 ( CPPC 編號: 002 83 )

《兄弟,那一天你倒在了广场》(朗诵稿)

图片
兄弟,那一天你倒在了广场

兄弟,那一天你的时光停止了流淌

兄弟,那一天你殷红的鲜血书写了国殇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对你念想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替你爹娘分担悲伤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在灵魂深处把你细细端详



你当年朝气蓬勃意气风发拥抱美好理想

你当年刻苦学习努力向上只愿青春插上翅膀

你花样年华激情荡漾不敢正视姑娘娇嫩的脸庞



你悲壮的生命常常让我觉得苟活在世上

你遗留的心愿多少年来让后来者默默难忘

你未竟的事业成了整个民族永久的梦想



你聚集广场绝食请愿希望感动上苍

你热情高歌挥舞标语矗立女神放飞梦想

你用卑微身躯稚嫩灵魂撑起了古老民族的脊梁


暴政不懂人类的语言如夜晚出没的虎豹豺狼

屠夫惯于化妆成天使口蜜腹剑舞刀弄枪

机枪和坦克碾压了生命良知正义和人类最后一丝希望


顾晓军: 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朱利全

顾晓军: 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朱利全: 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朱利全        ——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 • 三千七百七十四       维基百科:朱利全   朱利全,中国八九六四学生。      Google “朱利全”:“朱利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回忆天安门:一个美国人对”六四“事件的记忆(附中文翻译)

图片
《在人间》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溺死在人海里
别难过让他去这首歌就当是葬礼https://brfilm.net/v-%E7%8E%8B%E5%BB%BA%E6%88%BF%E3%80%8A%E5%9C%A8%E4%BA%BA%E9-%B4%E3%80%8B%E5%90%89%E4%BB%96%E5%BC%B9%E5%94%B1-lZxJs5YemFc.html

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北大一二〇纪念)

图片
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北大一二〇纪念)
3 月 22 日,传闻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发送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后辞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并辞职(知乎网友指出李沉简、张旭东早在二月底的内部会议上辞职)。3 月 22 日下午 6:00 公众号「大帅直通车」推送文章,6:40 公众号被要求关闭,院内老师以微信语音、打电话等方式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 ================原文如下================= 戊戌变法、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年,我们纪念蔡元培校长。在中国近代史上,元培先生当之无愧是现代教育之父。他留给我们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蔡校长在人们的印象里总是一个谦谦君子式的思想领袖。其实蔡校长的另外一个侧面同样是万世师表,那就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早年的元培先生为了反抗清朝,一介书生却豁出命来组织训练暗杀团,意图刺杀清朝的官员。在后面的几十年里,他只认真理,不畏强权,在北大校长的任上曾先后八次辞职以示抗议:1917年抗议张勋复辟清朝而辞职;1919年5月营救被捕学生而辞职;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职员为薪酬抗议政府而辞职;1922年8月/9月两次为政府侮辱校长/拖欠教育经费而辞职;1923年抗议教育总长践踏人权和司法独立而辞职;1926年抗议政府镇压学生而辞职。 从这个意义上看,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才使得当时的北大空前活跃—既有全盘西化的胡适、也有追求共产主义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甚至还有天天嚷着复辟清朝的拖辫子的辜鸿铭。各种思想在这里产生和碰撞。 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可是我们也要清醒客观地看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抗日战争里,中国创了人类历史上“伪军比占领军多”的记录;在大跃进、文革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受蒙蔽”,有多少人是…

民众,永远是一切制度改变和改良的源泉,舍此无他!

民众怎么样,我问我自己 1邪恶制度长期奴役和愚弄民众,懦弱民众是邪恶制度的土壤和温床,到底是制度造就了民众还是民众造就了制度?一个类似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逻辑悖论貌似有理,却了无答案而徒生困惑。但事实是,若一味指责打击民众,那只能是对邪恶制度的鼓励和放纵。 2邪恶制度之所以邪恶在于不择手段地奴役民众,然而再愚昧的民众却天然地保有基本人性:自私不是问题,公平与否是问题;纷争不是问题,正义是否伸张是问题;爱自由不是问题,是否损害他人自由是问题。人性的与生俱来胜如空气,只有邪恶制度才令人窒息。 3邪恶制度玩弄民众于股掌间,恐怖使人懦弱,愚弄使人蒙昧。民众何以勇敢?何以聪明?不埋葬邪恶制度,岂非痴人说梦。邪恶制度只要存在一天,启蒙也罢,提高素质也罢,改造国民性也罢,近现代墙国历史已然证明,此终归都是伪命题。 4邪恶制度也许是民众的原罪,最不坏的制度却是对幸运儿的奖赏。这与人种肤色素质甚至文化全然无关,即便那些久享自由的民众,如果陡然置身在足以让他们连反抗都是惘然的绝望制度下,不难想像,他们的表现也未必就比别的民众更加出色。这是拨开历史迷雾所呈现出来的真相。 5对于正在饱受邪恶制度迫害的民众,每个正直善良的自由人啊,请你们多点悲悯并伸出援手吧,指责或者打击,那才是他们真正的不能承受之重,天地间最大的歧视也莫过于此。 6邪恶制度下,人性可以被扭曲以致变态甚或丑陋不堪,这不足为怪,但即便如此,人性也从不泯灭。人性在,希望就在,破壁只在乎契机。天下有识之士当为此契机而生死,与其幽寒呜呃,何如万丈豪情,养吾浩然正气。须知,专制或一夜坍塌,民主非一日建成。 7不仰慕曼德拉,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曼德拉;也不唱绿岛小夜曲,因为我们的旋律更加婉转更加凄切更加悲伤。每当面对如此邪恶的制度,感受和体验着那种种邪恶,我知道,我是民众,民众是我;民众怎么样,我问我自己。

民众,永远是一切制度改变和改良的源泉,舍此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