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孤帆远影碧空尽 人间再无杨天水

图片
作者:古泽旭  天水离去整整三年了。 关于老杨的准确去世时间,我们也是一点一点发现线索才最终确认的。 这里面海兄的功劳最大,如果没有他的不懈追寻,恐怕还会流传不同的版本。 老杨在上海华山医院开颅手术成功后,他的去向,并未传出。 他在华山医院期间,同道朋友,好像只有何永全先生曾去医院探望,但并没有和天水本人直接接触。 他传递出一个重要信息,即在医院布控的,好像都是南京的警察,这从口音当中即可确认, 而此前,我们都以为是由上海国宝接手老杨在沪治疗期间的监控事务。 显然,当局采取措施之严密,超出我们的想象。  实际上,老杨手术之后没多久,他就被转移回了南京,安排在中大医院新住院大 楼二十二层的特需病房,直到他去世。 准确的时间,是2017 年11 月 5 日。 天水去世后,他的家属遭到严厉警告, 三年之内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一点关于他保外就医期间朋友们给予他帮助的情况及他的后事处理情况, 否则,亲戚当中至少五个与体制相关的人的工作全都无法保住。 所以直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天水的骨灰到底撒在哪里,是长江还是东海。 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中国人对人最恶毒的诅咒, 但却是刘晓波和杨天水最终的结局,莫非这就是这两位北师大毕业生的宿命? 我认识天水是在1991年夏天的南京市看守所,那时我们刚从南京军区政治部看守所转来市看。 我被关在6 区 10号,巧得很,老杨就在隔壁9 号。  六四之后,南京市一共办了两个反革命大案,一个是南京市国安局侦办的“民主前线”案, 一个是南京市公安局办理的“民主同盟”案,老杨就是后一案的第一被告。 我们虽非同案,但因都是反革命案,自然惺惺相惜。加之铁打的牢房,流水的犯人, 特别是曾和老杨在9 号一起关过的老周调来10号之后,我就了解了他们那个案子的大致情况。 更巧的是,我开庭那天居然是和他们坐一辆法院警车去的,所以我见到了他们那个案子里的所有人。 老杨那次被判十年,中秋节那天被送到龙潭监狱服刑。那段时间,江苏劳改系统的主要政治犯都集中在龙潭监狱。 再见老杨,已是十年之后。那时候我初学会上网,无意中看到一篇《漫谈江苏民运》的文章,署名中华泪。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和我们这个案子出现在公共网络空间,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彼时还没有防火墙,只要上网,就可无限畅游。我把中华泪的文章看了好几遍还不过瘾, 又约了当年学潮时的朋友老银过来看,一起猜中华泪到底是谁,后来

中国国民医疗健康权利受制度性损害的研究报告

图片
  编者按: 本报告完成于两年前,因故未能发表。两年过去, 高昂的医疗费用仍是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一座大山, 每天索命无数。有鉴于此,征得原作者同意,本刊发布该报告全文, 以期改变国人看病难、看病贵之困境。 中国国民医疗健康权利受制度性损害的研究报告 1997年,中国签署了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1年得到全国人大的批准生效。尽管从2010年起,中国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在中国政府的专制统治下,广大人民的生活在方方面面都受到了侵害,医疗健康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中国作为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国,未能对公约第14号一般性意见[1] :使国民享有能达到的最高健康标准的权利(第十二条)进行有效的履约,伤害了广大中国人民的卫生健康权,这和中国政府对于中国人民人权一贯的伤害和漠视是一致的。 具体对公约的违约包括以下方面: 一、 医疗负担过重,很多人看不起病,看病贵、看病难 已然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普遍共识,各种家破人亡的情况时有发生,严重违反了公约第14号一般性意见中第十二条b项第三条关于“卫生设施、商品和服务必须是所有人能够承担的,包括社会处境不利的群体。公平要求较贫困的家庭与较富裕的家庭相比不应在卫生开支上负担过重”的规定。 从2010年起,中国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根据中国卫生部提供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及卫生费用图表中(截止于2015年)可以看到,客观上讲,近些年来政府在医疗卫生方面的财政投入一直在增加,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率,从2005年的4.66%到2015年的6.05%,但是这也只是达到了世界上低收入国家卫生总费用占GDP的平均比重为6%左右,高收入国家该比重平均为8.1%,金砖国家中巴西和印度该比重分别为9%和8.9%。 同时,通过上图卫生部提供的卫生费用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众的个人卫生支出(就是自费)比率仍然相当的高,基本上占卫生总费的用1/3左右。近十年以来,民众医疗自费的支出每年以超过10%的比率在增长,2014年相比2013年,自费支出增长了17%,2015年相比2014年增长了22%,医疗自费支出的增长远远超过了中国GDP的增长速度。可以说,虽然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比例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但是民众的看不起病的情况完全没有得到缓解,因为在各地各医院各

人民不會忘記

图片
chinois   ▼ rechercher  traductions     wikipedia     Ebay  définition - 人民不會忘記  voir la  définition  de Wikipedia Wikipedia 人民不會忘記 mettre à jour                     人民不會忘記──八九民運實錄 作者 六十四名香港記者編著 出版商 香港記者協會 發行地區   香港 發行日期 1989年 7月 創作時間 1989年 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424 售價 HKD 100 ISBN 9889762242 《 人民不會忘記──八九民運實錄 》,1989年 六四事件 發生前,香港新聞媒體曾派出大量記者前往 北京 實地採訪,本書是64名生還的香港記者對六四事件的親身記錄。《人民不會忘記》取自89年 天安門廣場 人民英雄纪念碑 上的標語,初版於1989年7月發行,1989年12月出版增訂本,一共賣出了5萬多本。2009年 六四二十周年 又再加印18,000本。現時全書內容在網上免費公開。 [1] 香港記者協會 會將出售《人民不會忘記》所得的款項入「人民不會忘記基金」以促進中港兩地的 新聞自由 和 出版自由 。 [2]    部份記者名單 陳建平 ,行政長官高級特別助理 邱誠武 ,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 潘潔 ,環境局副局長 何安達 ,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 梁美芬 ,立法會議員 [3]    參考文獻 ^   隔牆有耳:《人民不會忘記》上網任睇 . 蘋果日報. 2010年06月05日  [2010-12-04] . ^   《人民不會忘記 — 八九民運實錄》 . 傳媒透視. ­香港電台. 2009年06月號  [2010-12-04] . ^   《人民不會忘記》再版 將免費下載 . 明報. 2009年05月18日  [2010-12-04] . 查  ·   論  ·   編 六四事件 背景 文革结束  ·  改革开放  ·   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   二熊案  ·   杨小民案  ·   西单民主墙  ·   四项基本原则  ·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 清除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