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13的博文

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

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20年后谈“六四”—— (转载)作者:许允仁
Y先生、X先生和H先生是北京一所著名大学哲学系的同班同学,Y先生和X先生还住在同一个寝室。1980年代中期毕业后,Y先生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的研究生,X先生到外省的一所高校任教,H先生则进入了中关村的一家企业。在他们毕业后的第五个年头,六四事件爆发了,正在读博的Y先生参与了六四的全过程;H先生曾热情地为绝食学生捐款捐物;X先生则为所在高校热情高涨的学生作了分析学运的讲座。六四镇压后,Y先生顺利地通过了双清审查,继续在社科院深造;X先生因所作的讲座曾受到停职检查的处分;H先生则因对时局的失望加入了出国的行列。
20年后,一个偶然的机缘,让这三位老同学得以在苏州相聚,现在Y先生已是一名司局级官员和政府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智囊;X先生是所在高校的文科教授;H先生则是一家名列世界500强外企的中层管理人员。
在一个明媚的初夏的上午,三人约好在苏州一个公园的茶社相见。几杯清茶之后,话题不知不觉地集中到对他们的人生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六四事件。在越来越深入的对话中,三个人仿佛都暂时忘却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正扮演的角色和忙碌着的现实事务,而回到了1980年代初充满热烈争辩的大学宿舍,回到了酷爱思辩和探究真理的学生时代……


H:时间过得真快,算起来“六四”到现在已整整20年了。
X:当时许多人觉得政治情势很快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是,20年过去了,我们的政局依然处在“六四”后的状态。
H:听说国内外的民运人士,正在积极准备纪念活动。
Y:是的,20年来,每一个“六四”纪念日,“六四”的流亡者、受害者和相关人士都会发表纪念和研究文章,今年是20周年,自然纪念活动的规模会更大,发表文章的数量会更多。老实说,我对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