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4的博文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罗四鸰:坦克的秘密——评何晓清口述史《天安門流亡:中國民主抗爭的呼聲》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罗四鸰:坦克的秘密——评何晓清口述史《天安門流亡:中國民主抗爭的呼聲》: 图为何晓清博士应邀在美国国务院介绍她的新书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凌晨,北京中國革命紀念館外,香港學生李蘭菊沒有攔住一位男孩。半個小時後,她看到男孩從她面前抬過,滿身是血。李蘭菊昏過去了。當她恢復意識,人們要把她送上救護車,李蘭菊拒絕上救護車,她覺得受傷的人比...

刘萍女儿:我们的懦弱让勇者付出代价——新余案家属庭后声明之一

其实这次的审判结果,到目前我止,我都没有为此留下一滴眼泪,甚至可以说更多表现出来的是冷笑吧,仅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要求参选人大代表,扒了他们伪善的新衣便遭到如此严厉的报复,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一年多以来,我经常的反思自己,为什么以前的我要拼命阻止我的母亲,我要去漠视现当代社会中的暴戾与邪恶?我正在深刻忏悔,因为现在我母亲他们所遭受的代价,就是我们一群冷漠者!懦弱者所造成的,我们只在乎自己的“家”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什么民主什么宪政,什么自由社会!对我们来说都是笑话。我们可以事不关己,我们可以麻木不仁。然而,这就是结果,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判决下来后,刘萍,魏忠平六年零6个月,李思华三年,这六年多里,三人的父母都垂垂老矣,魏忠平和李思华的儿女们却又在人生最关键的高考和中考。故这次的判决,不是三个人的悲剧,是三个家庭的悲剧,中国法制的悲哀。期间,他们的父母可能会老去死去,他们的孩子没有父母的鼓励可能会走向人生低谷,当然这是当权者都意料到的,但是,他们还是这么做了,他们当了刽子手,他们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没有判决下来之前,所有人大多以为对其三人的判决是两三年,甚至觉得,已经关了一年多了,他们没做什么,大概开完庭差不多就放了吧,连律师都认为,一个罪肯定有,两个罪就是邪恶了,我内心也是这么希望的,然而,当禁止刘萍女儿参与旁听,吊销刘萍母亲旁听证资格,当紧急宣判,当故意算好律师无法到来时间,当让学校以毕业证为由牵制我。种种的种种,都让我们都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意味,开庭的前一晚我辗转难眠,我和记者说可能会重判,没想到一语成谶。 目前到现在,结局已定,也让我明白了我自己以后要走的道路必定泥泞无比,刘萍案的判决其实也是当局的杀鸡儆猴,他们告诉大家:“别这么做了,我害怕,我必须先给你们点颜色瞧瞧!别给我谈民主宪政!” 看,多么愚蠢多么可笑啊。 曾经我和我的一位朋友交谈,我们在讨论,为什么当局明知道严控是死,他们很明白越镇压越抵触,为什么还去这么做,纳粹的教训不够他们吸取的吗? 讨论的结果是:眼前的利益。 廖敏月(刘萍女儿) 2014年6月19日

郭玉閃:哈兒的命運——致浦志強兄長

图片
哈兒的命運,就是仁人志士在中國的命運。 明天,2014年6月12日,哈兒刑拘37天滿。完全能肯定,他必定會被批捕。明天某個時刻,他將開始看守所到監獄的磨難。罪名必定已確立,羅網已張開,環球時報的評論已經就緒,五毛隊伍整裝待發。當局似乎勝券在握,所以才會有9日下午的批准律師會見——已無需提防律師從會見中獲知細節了。 這些罪名會是什麼?我忍不住去猜想。我知道,罪名的細節,一直在老浦,老浦同案被拘留的幾位朋友心裡,在老浦委託的律師心裡,流動、翻滾、沸騰,卻又無從說起,有口難言。 這些罪名,會還是拘留時的尋釁滋事以懲罰「五三」會議嗎? 青年学者郭玉闪 如果是,那簡直是光榮。當年的學生,如今的國家棟樑,二十五年前,二十五年後,都沒有錯過為這個國家的光明挺身而出。是的,要負代價。為深愛的國家負代價,這是榮光啊。劉曉波,許志永,現在是哈兒,都不會也沒有拒絕這種光榮,政治犯的光榮。 難以想像,會有這樣的禮物。以哈兒近年之活躍,之遭忌恨,只會面臨最險惡局面:當局將掘地三尺,以求抓住把柄。經濟、生活作風、過街沒扶老太太、吃香蕉不剝皮…… 能找不到嗎? 在這個國家出生,長大,誰能沒有把柄?戴紅領巾,看紅色少年暴力電影,剛識字就歸屬於某個唯一集體、過整齊劃一的信仰生活……。有些原罪,在我們未能明白責任與擔當是什麼時,就已滲入我們骨髓,終生都難以排出。 誰未曾做過糊塗事?在人生的某個階段。 那麼,哈兒,明天批捕,會說你偷稅嗎?會說你行賄嗎?會說你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嗎?會說你出賣國家換取利益嗎?會說你……會說你……嗎嗎嗎? 想著你天天拖著病體,跟撲克臉們一起呆在小小審訊室,把生活掰成了碎片,然後撲克臉們像勤勞的母雞一樣,撅著屁股,在碎片裏尋找可以吞嚥的石塊。難過,非常難過。那些被他們吞下的石塊,硌著你,也硌著我。硌的發疼。 這個國家,為什麼有沈默的多數?不是所謂素質低,而是因為我們盛行的規則是:一日為惡,終身為惡。哪日你忽然開始為善了,昔日的惡,無論多小,無論有意無意,都會被找出來,懲罰你。這是另一個盛行的規則:挑剔好人,寬容惡人。只有好人身上也挑剔出惡來,惡人才能繼續心安理得。 如何能幸免。 然而,我知道,對於你可能會面臨的命運,你從不存僥倖心。「代價」是這命運必然會有的一部分,當它來時,你會坦然待之。也許會疲憊,但會平靜。 大丈夫當如是也。 哈兒,四十九歲半了。十二年前我們倆認識的時候,你…

浦律师夫人致夫札:我该如何做?

图片
自与你相识,总是聚少离多。你不是出差在外,就是在出差的路上。为了家人,为了朋友,为了良心,你拖着病体,风餐露宿,终日奔波在祖国大地上。

见不到你,我只能在网上捕捉你的信息,在电脑屏幕上追随你的身影,在脑海的记忆里寻找你的声音。 这一次,你在京城停留的时间最长。可是,你却不在家里,我仍然见不到你! 你怕我委屈了自己,总是会在出差前为我买来各种水果、食品,总是不忘提醒我好好吃饭、喝水、吃水果、注意安全。但是这一次,你还没有来得及嘱咐我,就被带走了,我该如何才能见到你?! 你不会对我讲述你所遇到的各种险恶,也不会告诉我你所面临的身心折磨,你把所有的苦难、委屈、痛苦,一个人承担。 你给我建造了一个貌似安全美丽的童话世界。但是,残酷的现实,一瞬间就把我置身于风口浪尖。面对着血雨腥风、纷杂凌乱的世界,我找不到你,我该如何做?

江平、应松年等40余位法律人:关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4年6月7日,法学界、律师界40余位专家、学者、律师在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召开关于收容教育制度的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律师结合《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以下简称《收容教育办法》)的出台背景、历史沿革、适用对象、执行中相关问题等,深入探讨了收容教育的性质及存在的问题,充分论证了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理由。在此,我们郑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建议。具体理由如下。
     一、收容教育制度与我国宪法、立法法等基本法律不协调
     收容教育是为1991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以下简称《严禁卖淫嫖娼决定》)所提出,具体安排由1993年国务院颁布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以下简称《收容教育办法》)确立。虽然《严禁卖淫嫖娼决定》强调它只是对卖淫、嫖娼者”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收容教育办法》明确称它为”行政强制教育措施”,似乎仅仅是一种教育手段和措施。但是,我们认为,无论是从这一制度安排还是实际运作看,收容教育实质上是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 
     我国宪法性法律《立法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第九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但是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除外。”这些规定充分体现了我国对人身自由提供充分保护的意图,从而明确把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列为法律绝对保留事项,《行政处罚法》和《行政强制法》的相关立法规定也均体现了这一精神和要求。然而,现行收容教育制度却是通过《严禁卖淫嫖娼决定》而确立,其关键性制度是通过该决定授权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得以建立,明显与《立法法》不协调。       同时,根据2006年实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对卖淫、嫖娼行为,仅给予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并未规定收容教育。按照新法优于旧法原则,应当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严禁卖淫嫖娼决定》的相关内容已不应再适用。      二、收容教育的存在已不合时宜      收容教育制度是我国在特定时期的产物,在历史上或许曾有发挥过一定的作用,但显然已不符合我国目前的社会发展形…

真王有才声明:那个给王丹的公开信是假的。

图片
朱利全按:刚才看到胡平先生的邮件说:真王有才声明:那个给王丹的公开信是假的。
ping hu<huping1@gmail.com>6:07 PM (6 hours ago) to xiaoming, Sasha, 美国之音, bcc: lovetibet 转贴:作者: WangYoucai 在此声明一下,最近有关我王有才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2014-06-06 13:40:07[点击:56] 转贴:作者: WangYoucai   "在此声明一下,最近有关我王有才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 2014-06-06 13:40:07  [点击:56]
在此声明一下,最近有关我王有才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

我也不知道中共为什么要造我的谣?我最近没有太多时间精力参与公开活动。虽然可能也有一些其他原因,但根本的原因是我要谋生。中华民主革命党也进展不大,中国民主党也很难做。现在小孩还小,过几年等小孩大一点,经济上压力小一点再来跟你们战斗。

我本来不想声明什么,我以前认为真的没有必要,有时就文章中随便说一下。
但是还是有许多人包括一些朋友来问我。确实模仿的有15-20%像。

我想想还是公开借《独立评论》声明一下吧(其实有个Twitter的假冒我已经在独立评论上提到过):

1989bbs: 3D列印六四“坦克人”王维林雕塑惊现荷兰

1989bbs: 3D列印六四“坦克人”王维林雕塑惊现荷兰: 一尊由海外艺术家以最流行的3D列印方式制作出真人大小的“坦克人”雕塑,在荷兰公共场所出现,雕塑的逼真程度震撼现场民众。据《主场新闻》报导,日前,一个以六四天安门事件为题材创作的王维林雕塑,矗立在了荷兰乌特勒支(Utrecht)Hoog Catharijne购物中心,这是西班牙...

王丹否认欲与“全能神”合作

图片
朱利全按:王丹否认此事,说明王丹知道手段和程序的正当性很重要。

王丹批评中共当局抹黑海外民运人士 中国民运人士王丹星期五(6月6日)发表声明,否认中国媒体关于他试图联系“全能神”教派,“在中国境内展开暴力抗议活动”的报道。 王丹在声明中说:“今天中国官方媒体上出现一篇关于我‘指令王有才’跟国内所谓‘全能神’教进行‘勾结’的报道。我已经多年未与王有才联络,更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全能神’教的存在,这篇报道纯属造谣,没有一个字是真实的。”

声明说:“这篇报道被中国官方媒体广泛传播,把我抹黑為邪教势力和暴力分子的用意十分明显,这显然是因为‘六四’25周年的纪念活动的成功,引起中共的极大恐慌和恼怒;这反过来证明了‘天下围城’行动的成功,对此我深感光荣。” 王丹批评中共当局“使用彻头彻尾造谣的方式来抹黑海外民运人士”。他说:“当局这种做法,除了证明他们的丑陋,幼稚,可笑和邪恶,什么目的都达不到。” “勾结” 对王丹“勾结全能神”的指称来自一个叫做“环球焦点中文网”(简称“环中网”)的左派网站。该网站自称是“红色光标基金会出资建立的独立网站”。 环中网6月2日发表据称是“六四主要领导人、重回天安门总指挥部负责人王有才”的公开信。 信中说:“6月1日下午王丹联系我,在电话里他明确提出希望我能去联系全能神的发起人赵维山,通过赵维山协调国内全能神成员,借用全能神的行动方式抵抗中共专制,并点名称可将山东招远事件借为开头。” 这封公开信被海外多维网转载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星期五又发表文章,引用此公开信指控“‘民运分子’意欲与‘全能神’勾结”。
《环球时报》引用“一位研究宗教问题的学者”的话说:“海外‘民运分子’想借助邪教团体攻击政权、破坏社会和谐的目的是绝不会得逞的”。

柴玲致王丹先生的公开信

图片
认罪悔改和饶恕是得神喜悦的 ——致王丹先生的公开信
朱利全按:考虑再三,还是发出来好,可以有更多信息,大家可以了解曾经“伟大”的他们和他们现在的状态。在历史大潮中,都不要太痴迷过去的“伟大”,重要地是你现在和将来会怎么做人,做事。

尊敬的王丹先生:
       首先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事实上,我现在只能这样称呼你了。
这是我距4月18日发表《致丁子霖母亲的信》之后第二次发布公开信,也是多年来我第一次给你写信,第一次以这种“特定”的方式与你交流。虽然心里隐隐作痛,但是毕竟是无奈之举,也是目前我和你最好的交流方式了。
       我们经历了由陌生变得熟悉、再由熟悉变回陌生的生命轮回,我们也经历了欣赏、甜蜜、煎熬和痛苦的精神洗礼。
       自从我们因为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后,自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来往,所谓“至老死不得往来”。原因无他,全因为我们都太执着于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太过于自我,虽然我们的最终信念是一致的——那就是实现中国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自由。如今,我已经皈依了基督教,经常在主的教导和指引下反省、忏悔,而你已经远走中国目前唯一的自由之地台湾,经常出现在讲台、民主抗议活动的现场,宣传着民主自由的思想,继续着你的民主梦。我明白,也想过,既然志趣不同,就各走各的路,我也不会再来打搅你。
       然而,命运也往往和我们开个很大的玩笑。今年3月份台湾学生反服贸的“太阳花运动”搞得是轰轰烈烈,台湾也一时间成了全球的焦点。我有意无意中看到了学生占领立法院的壮观场面,也看见了在学生前面仍然慷慨激昂的你,还有吾尔凯西。说实话,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脱离了主的怀抱,似乎在学生中间、在你们身边,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回过神后,我流泪了。当时觉得有好多话想跟你们说,或者有和你们说说话的需要。而当我打开电脑后,又觉得无从谈起。
今年适逢“六四”二十五周年,虽然皈依基督教数年,总还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表达我对“六四”运动的纪念和对死者的哀思。然而,还未等到我整理好思绪时,你、“温云超”及其他人在我4月18日发表了《致丁子霖母亲的信》的公开信之后对我的指责,让我觉得无法再继续沉默,现在就站出来,把有些事情澄清,把我们之间的恩怨作个了断,同时也让你们明白:在神的光辉照耀下,有主的教化,有主的召唤,有主的庇护和引导,不用再对抗、再流血,中国也终将走向民主、自由。

马太福音 58 “心里洁净的人…

王有才公开信:王丹迫我合作全能神

图片
朱利全按:
这种事情让人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在脸书上发布这个公开信的王有才是不是他本人。希望能够看到王有才在其它媒体发表声明,以说明这个公开信的真实性。
我想我们6.4人不能够用目的的正当性,而不顾手段和程序的正当性。不管是谁,只要违背了人性,违背了正当性原则,都会被人们和历史唾弃。
2004年3月3日,我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搭乘United Airlines来到美国,随行还有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十年一晃而过,“六四”也已经过去了25年。中国文化重视逢五逢十的日子,因此这个25周年纪念我们甚为用心,有的活动从一年前甚至更长时间就开始策划准备。民主的道路很长,一路披荆斩棘,越往前走,越要注意不能迷失,更要警惕那些企图篡改历史的人。

2014年5月31日,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组织举办了“六四”25周年网络纪念大会。该项活动主要由盛雪及加拿大民运人士筹备,从当天的情况来看,结果差强人意。首先参与人数少,其次参与者热情缺乏,再次主办方引导欠佳甚至可以说无人引导,一无是处。我无意指责盛雪等主办人员,毕竟“六四”临近,邮箱被爆,手机被扰,多种联系通讯工具遭遇各种扰乱甚至破坏的情况层出不穷,活动的确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是作为有着25年斗争经验的民主人士,尤其是盛雪这种资深民主人士,这些情况应该在预料范围内,完全可以提前做好应对措施,避免临时慌乱以至决策失误从而导致活动失败。毕竟这是今年第一个实质性的“六四”纪念活动,活动的失败让我对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其他活动甚为忧心。

“重回天安门”、“天下围城”是今年“六四”纪念最重要的两项活动,为此我和许多朋友倾注了不少心血。按计划,到6月1日应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眼看大战在即,还有朋友或电话或私信的问我诸如“黑衫在哪里”、“黑衫数量差太多怎么办”、“基础费用怎么还没到位”等问题。作为筹备组成员之一,我尽量协调各方快速解决问题,但大部分问题都涉及资金问题,我在筹备组中不负责这块,所以只能尽力协调。只是,按照这种速度和目前的状态,“重回天安门”不能不让人担心,现在只能希望负责资金的王丹等人能尽快的把相关事宜妥善处理。同样,“天下围城”目前也出现了组织不力,绝食人员短缺等问题亟待解决。

出现问题,遇到困难都是正常的,很多问题甚至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迫切的需要团结一心集思广益以解决问题。也许正是为了解决眼前的难题,6月1日下午王丹联系我,在电话里他明确提出希望…

八九年六四屠城的死傷數字,廿五年來有不同說法。

图片
最新一期香港壹周刊引述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稱,中共在“六四”屠殺了超過萬人!如果這些最新披露的信息是真的,那麼,全世界都被中共欺騙了整整二十五年!中共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全北京只死了兩百多人。而連一些人權人士居然也相信了中共的鬼話!還有人曾經在中共的喉舌CCTV上見證“天安門廣場沒死人”,而其中一人現在已然被西方社會捧為中國民主運動的代言人。這是何等的諷刺!從中不難看出中國民運為何如此舉步維艱--因為這場運動的火車頭是沒有動力的,甚至是反動力的!

中國民主運動必須走出長期以來被在中共的權斗中失勢的原既得利益者主導的陰影,才能獲得重生,從新出發。否則,一場由一群熱衷于特權的人反抗另一群享有特權的人的運動永遠也無法取得成功--當然,民眾自發組織起來推翻暴政另當別論。--唐柏橋

****

白宮密檔:六四屠10,454人

《壹周刊》2014.6

八九年六四屠城的死傷數字,廿五年來有不同說法。

本刊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四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近日有冷血者歪曲史實,臉不紅眼不眨大大聲話「六四冇死人」,這個數字就是鐵證。

華府的機密檔案,同時點名揭露由楊尚昆家人指揮的解放軍第二十七集團軍,要為大規模流血負責,皆因六四凌晨這支軍隊持最具殺傷力武器,在天安門廣場見人就殺,包括其他部隊因而觸發解放軍內鬥。

此外,美國原來早就知道,當年五月廿日北京實施戒嚴,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班,屠城時江澤民亦身處北京。

八九六四發生時,美國總統是老布殊,他卸任後在老家德州開設了布殊檔案館,按《檔案法》儲存他在任時的白宮文件。本刊從布殊檔案館取得二千多頁六四相關檔案,它們是八九民運爆發至六四開槍前後,由美國派駐世界各國的領事撰寫,再傳回白宮的心臟「白宮戰情室」(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供布殊及其內閣官員,掌握廿五年前天安門的局勢。

白宮戰情室是一個約五千呎的地下室,供美國總統及其掌管國家安全的幕僚,討論機密國防事務並作出軍事決策,房間有全球最先進的通訊設備,可即場對全球美軍作出指揮部署。三年前,美軍槍殺拉登,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在房間驚訝掩嘴的相片,就是攝於白宮戰情室。

本刊取得的白宮戰情室檔案,有如維基解密,揭示廿五年前美國的外交官,都會擔當情報人員,在其派駐地域為八九民運收風。而這些已公開的文件,…

滕彪维园演汫:勇敢的心

图片
滕彪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2xJBiDTlTA

滕彪于六四烛光晚会演讲(扬帆摄) M.YOUTUBE.COM

“六四死囚”苗德顺

25年的岁月流逝,没有愈合一道创伤,没有淡忘一个记忆。

“六四”,仍然牵动着整个国家的神经。发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直接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命运,直到今天,仍有许多人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下。

北京第二监狱,曾经是专门关押被判死缓、无期的重刑犯监狱,而它的第12队,曾经被称为“暴徒队”。因为1989年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这里集中关押了“六四”后被判刑的所谓“暴徒”。

今天,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走出监狱,有的已不在人世,“暴徒队”的称呼也不复存在。但其中一名犯人,后来转押到北京延庆监狱的苗德顺,至今仍在狱中,“六四”25周年,也是他坐牢的25周年。他被称为最后的“六四死囚”。据苗德顺的狱友、“六四”画家武文建回忆,“他的罪名好像是助燃纵火,就是往着了火的坦克扔了一只筐,被抓起来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因在狱中不认罪、拒绝“改造”,坚持申诉,苗德顺被监狱当局视为“死硬分子”,不时遭狱警殴打折磨,“最多时七、八个狱警用电棍打他,他抱着脑袋一声不吭。狱友都称呼他‘苗大侠’。” 武文建本人当时年仅17岁,因跳上巴士顶喊了两句口号,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监7年,95年获释。他指六四后当局报复性滥捕滥判,“打一巴掌(戒严解放军)被判10年、拿个钢盔被判10多年,苗德顺扔个筐助烧坦克,被判死刑缓期一点不奇怪!”据他所知,因六四被判死缓的后来都陆续获改判、减刑出来,苗是唯一例外。

苗德顺后来被狱方鉴定成“精神病”,与他拒不认罪的顽强态度,应该有直接关系。这样,他就被转押到延庆监狱——一个专门关押老弱病残犯人的监狱,关在了其中的“精神病区”。

即使在精神病区,苗德顺也一直被关押在其中的“重病区”。据一名与苗德顺同监的老犯人讲,在延监精神病区,狱方给他吃很多精神药物,导致他长年累月卧床,因此肚子变得很大。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妥协,没有认罪。他在犯人中被尊称为“苗大侠”,甚至精神病狱医到他的监室里,别的犯人都起来,而狱医对他说,苗大侠你躺着吧,不用起来。

他坐牢的20多年,是他的姐姐一直去探望他,给他寄钱。他经常自己默默哼唱《小草》这首歌曲,“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在一次监狱举行的晚会上,犯人们表演节目。晚会中间,主持晚会的犯人宣布,“苗大侠”要即兴表演个节目。苗德顺走到犯人前面,他腰杆笔直,脸形方正,表情中透出一种坚毅。他说了一个叫做《不生气》的单口段子,大意是说,面对各…

滕彪维园演汫全文:

我叫滕彪。1989年我在東北一個小縣城讀高中,兩年後考入北大。如果我早出生兩年,那被坦克碾死的,很可能是我;而那流乾了眼淚的、被禁止說出真相的、被禁止悼念的,就是我的母親。
六四死難者是替我而死的,是替我們每一個倖存者而死的。也就是說,我們的生命裡包含了他們的死亡,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無法真正理解自身和我們所處的中國。因此,我們有責任記住那場屠殺,我們有責任要求真相與正義,我們有責任接過早早就倒下的英雄們的火炬。
而這,就是我今天站在這裡的原因。今天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六四之夜來到維多利亞公園,來之前,國保和我所在的中國政法大學警告我:不能參加任何六四紀念活動。但我必須來,我必須告訴香港的朋友們,我們多麼感激你們紀念六四!
我必須告訴全世界:25年過去了,但屠殺並沒有在1989年結束。以運動的名義,以法律的名義,以維穩的名義,以國家統一的名義,殺人從來沒有停止過。
隻身當坦克的王維林被人間蒸發了。更多的「王維林」被判處死刑。從被槍斃的所謂六四暴徒,到莫名其妙死於勞教所、看守所、監獄和各種黑監獄的訪民和囚徒,從翻越雪山的藏族逃亡者、和平抗議的維族婦女、法輪功修煉者,到拒絕強拆的公民、抗議污染的市民、拒絕強制墮胎的孕婦,從孫志剛、力虹、李旺陽,到夏俊峰、曹順利、果秀洛桑。
鎮壓也從來沒有停止。六四政治犯苗德順已經被關押25年,他經常被毒打、關禁閉,至今還在監獄服刑。我們的生命裡,包含了1989年的苦難。每一天都有爭取自由的人們失去自由。從王丹、陳子明,到高智晟、劉曉波,從秦永敏、劉賢斌到伊力哈木、許志永。
從去年3月到現在,被捕的人權捍衛者已經超過300人。中共壓制民間社會,已經從穩控模式升級到清洗模式。他們抓記者,然後抓替記者而呼籲的記者,然後為抓替記者而辯護的律師,然後再抓為記者辯護的律師的辯護律師。但是就像香港人喊出的口號一樣:You can't kill us all。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就像李旺陽生前所說的:「就算砍頭也絕不回頭」!
對遺忘的反抗沒有停止,對壓迫的反抗也從來沒有停止。在殘酷的鎮壓之下,公民維權運動發展起來了。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獨立作家,街頭活動家,站起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就像參加完今晚的燭光晚會之後就要趕回大陸的中國人一樣,向你們致敬!
因為我不斷推動維權運動,不斷發表反動文章,十多年來,被停課,被吊銷律師執照,…

【一代人的呼声】——舒婷

图片
我绝不申诉 我个人的不幸
错过的青春
变形的灵魂
无数失眠之夜
留下来痛苦的记忆
我推翻了一道道定义
我打碎了一层层枷锁
心中只剩下
一片触目的废墟……
但是,我站起来了
站在广阔的地平线上
再没有人,没有任何手段
能把我重新推下去
假如是我,躺在“烈士”墓里
青苔侵蚀了石板上的字迹
假如是我,尝遍铁窗风味
和镣铐争辩真理的法律
假如是我,形容枯槁憔悴
赎罪般的劳作永无尽期
假如是我,仅仅是
我的悲剧——
我也许已经宽恕
我的泪水和愤怒
也许可以平息
但是,为了孩子们的父亲
为了父亲们的孩子
为了各地纪念碑下
那无声的责问不再使人颤栗
为了一度露宿街头的画面
不再使我们的眼睛无处躲避
为了百年后天真的孩子
不用对我们留下的历史猜谜
为了祖国的这份空白
为了民族的这段崎岖
为了天空的纯洁
和道路的正直
我要求真理!
我们要追求正义,真理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行在哥倫比亞河之岸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行在哥倫比亞河之岸: 哥倫比亞河的源頭在哥倫比亞湖,這個河口離我們的渡假村不遠。定人提議最後一天乾脆就開車沿湖邊走走。 我們走出村口,立進入哥倫比亞路,但前行不到十里路,平坦的路面很快不見,換來的碎石泥巴路面。這是一條常人不會到來的路段,更遑論遠道的遊客。 此路泥濘崎嶇是卡車或吉普車重壓的成果,當...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郭罗基:纠正习近平——什么是权力的笼子?

新世纪 NewCenturyNet: 郭罗基:纠正习近平——什么是权力的笼子?: 网络漫画:?      近年流传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一段名言:"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

郭罗基:走民主化的韩国道路——起诉江泽民

图片
台湾道路和韩国道路
近代的民主制度是人类的伟大创造,它起源于西方,向着全世界推广。不可阻挡的全球民主化的潮流具有必然性,但实现民主化的道路具有多样性。在东亚,台湾的民主化是元首启动,而韩国的民主化又是起诉元首。二者均具有示范效应。 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化经历了不同的道路,又具有相同的条件。第一,经济发展快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韩国同为蓬勃向上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发展呼唤民主政治,这是充足条件。第二,公民运动兴起。社会上层的民主变革,建立在广泛的公民运动的基础之上,这是必要条件。 现在的中国,也已具备这样两个条件。千年专制转向民主制度此其时矣! 国民党统治大陆时,专制腐朽;败退台湾,却绝处逢生。转变发生在蒋经国时代。蒋经国原是特务头子,又继承了乃父独裁者蒋介石的衣钵,本可当太平天子。由于他看清了"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随之自己跟着变,制造白色恐怖的魔鬼竟变为开拓民主政治的天使。一九八七年,他厉行"政治革新",宣布解除实行了三十八年的戒严令,开放报禁、党禁,选举民意代表,终结"万年国会"。台湾的民主化,蒋经国的决心和作为是第一推动力。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习近平集党、政、军、深改、国安五大权于一身,有人说搞独裁很容易,我说当蒋经国也很容易,存乎一心,在于一念。习近平声称"老虎、苍蝇一起打"。不由得使人想起一九四八年国民党大厦将倾时,蒋经国发起的"打虎运动"。"打虎运动"以失败告终,国民党丢掉了大陆江山。习近平承认,如今共产党的腐败已超过一九四八年的国民党。打虎再加打苍蝇,能否保住共产党的江山?蒋经国一定思考过"打虎运动"失败的教训,转而来一个"开禁运动",这一次成功了。"打虎"不过是专制惩恶,"开禁"才是民主兴国。蒋经国选择走民主化的道路,不仅挽救了风雨飘摇的台湾,也使本人青史留名。习近平何不一试? 台湾和韩国的民主化,有相同的条件,也有不同的条件。从他们的相同条件来说,中国也到时候了,选择走民主化的道路,具有可能性;从他们的不同条件来说,中国更接近于韩国,选择走民主化的韩国道路,具有现实性。

韩国的民主化始于起诉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
一九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