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民:活着,才能抗争!


照片右起:吴建民、王银智、李勇


    我一直以来,不想就海外的民运救助,发表任何意见,但是接二连三碰到了我当年的战友的救助问题,使我不能不来说上几句。

    六四至今已经27年,青春年少的小伙,现在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这么多年,多少人是怎么坚持的,怎么抗争的,不用我去多谈,至少在去年我到达美国之前的这26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明白。在共产党强大的专权面前,别说你是上了他们黑名单的六四重点户,时不时需要打击的异议分子,你即使只是一个本人因为强拆,个人的生存权受到威胁,抗争了几句的访民。他们都会让你尝尝他们无产阶级铁拳的。在天朝,活着不易。别说是有尊严的活着,即使想像个普通动物一样的活着,有点阳光,有点青草,有点干净的空气,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奢侈品,还谈啥你平头百姓做人的尊严昵。

    很久没有联系到的当年的战友,六四期间,我们南京高自联的秘书长王立贤弟,当年因为六四事件的影响,被南京大学开除。失去了读书和就业的机会。几十年来,他默默无闻,但从来没有改变过当时的理想和追求。去年年底从广西传来了病床上的消息,因为患上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我们当年的战友,南京中医药大学的我的两位战友,万中和力夫,我们多次商量,心急如焚,派万中飞往广西看望王立兄弟,他们各自捐款2万元,表达对兄弟的慰问。大家都十分盼望我能否在海外能找到一些救助,给王立一些安慰。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安慰。我于是在海外开始了我了解民运救助的事情。很遗憾,没有人理我,谈到给当年的八九一代的救助,很多人对我表示了爱莫能助。唯一有一家基金会,要求我提供申请者的个人资料,尤其是受难资料,重点强调是否坐过牢,我的兄弟王立,虽然没有直接去坐牢,但是他个人的磨难,是不比坐牢受到的苦难少的。他的女儿今年只有7岁,一家三口靠妻子一个中学老师的收入在支撑。为了争取到海外一些救助,王立的家属,还是想方设法弄来了学校当年开除他的官方文件,当我拿着这个文件去找那个基金会的时候,仍然于事无补。我在脸书上晒出过我的遗憾,但是没有人能理解王立当时的心情,直到今年3月初,王立带着深深地遗憾,告别了我们。在他去世后,网上有人谈到他,我看了后,心理十分悲痛,因为在中国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六四精英,一生就默默无闻奉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身前身后,无人知晓,无人挂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仅仅是几天前,还是六四我当年南京高自联的另一位战友,当时我们指挥部秘书处的重要成员,也是我这个90年南京国安局001号案子的同案犯李勇,当时被判刑2年,出狱后,以齐治平的化名,写了一本《原来这里有个门》这本书,详细谈了南京地区六四前后的民主运动,网上有转载,后来香港也出版过。他一直就被南京当局视为和我同样待遇的敌对分子,屡遭打击,身心疲惫,因为突发心脏病,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虽然经过连续抢救,安装了3根心脏支架,算是活了过来。但是27年来,没有工作,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他,这次欠下了9万多元的债务,好在国内很多知情的战友,王银智,杨海,李海,赵长青,给予积极呼吁,有很多人给予李勇一些帮助,但是为什么海外就没有一个基金会能对这些八九一代,命悬一线的人伸出援手昵。

    我本人去年流亡海外,在纽约的蒋兄,马上帮助我联系了华盛顿一家基金会,他们对我的情况给予了极大的关怀,给我本人寄了3000美元的支票过来,我十分感激。虽然我一家流亡在外,困难重重,但是比起我困难更大的人很多。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位当年的八九一代的战友,我心里很疼,我把这3000美元,分别汇款给王立和李勇两个人各自1万元。我希望李勇能尽快康复。而王立,我对他的无限的怀念,只能在天国遥思了。

    但愿我当年的战友都能健康的活着,因为我们活着就是共产党的活字典,我们见证着历史!没有人能摧垮我们的意志。哪怕再难,我们也要活着!
建民2016,04,15,

评论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