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梦魇:谭书记为啥和台湾过不去?

2020年4月10日星期五

二大爷│世卫梦魇:谭书记为啥和台湾过不去?

2020年4月8日,因为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而饱受非议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塞德(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例行的记者会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点名炮轰台湾。他激烈批评台湾近三个月来对他个人持续抹黑,特别是针对他黑人身份的种族歧视,而且台湾政府知情并且介入其中。
台湾在此次防疫中作为优等生广受赞誉,此番却不想人在岛中坐,锅从天上来。实在气不过,当即翻脸,一改在国际社会受气小媳妇的姿态,全岛上下回击谭塞德,一场意想不到的撕逼大战就此展开。
点燃这场猝不及防的撕逼大战导火索的,正是从来不嫌事大的川建国。
川建国在4月7日新冠疫情记者会上炮轰世卫组织,他说美国贡献的世卫经费为全球最高,但世卫却偏袒中国,以"中国为中心"(China Centric)进行防疫,传递错误信息导致疫情全球蔓延,并直接威胁要暂停对其提供资金。美帝缴纳的会费占世卫经费的22%,加上大笔捐赠费用,仅在去年向世卫组织提供经费超过4亿美元,是世卫组织绝对的大金主。
实际上美帝在疫情早期对中国实施旅行限制,却遭到世卫的批评。认为美帝反应过度,"旅行限制是不必要的",而且直到3月11日世卫才在欧洲疫情大爆发的情况下宣布"大流行"。这导致美帝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反应迟缓,没能提前对欧洲采取限制措施而导致疫情蔓延,川建国为此饱受批评,十分窝火。美帝国内针对谭塞德失职渎职的批评早就已经开始,《华尔街日报》在4月5日就专门发表社论批评谭德塞献媚大国,延误信息诊断,对疫情蔓延难辞其咎,还讥讽世卫已成为徒有其表的"马奇诺防线"。美国参议院有议员甚至要求谭塞德出席听证会,并直接要求其辞职下台。
这些要求,对于谭塞德来说,可谓句句扎心。不管指责有没有道理,美帝特别是川建国是惹不起的,毕竟还要舔着脸要钱,那怎么回应?
谭塞德在随后的记者会面对记者的质询,实在憋不住,结果就把台湾搬了出来:"针对我的个人攻击早在2到3个月前就开始了……甚至用'黑人'、'黑鬼'等种族歧视言论攻击我……我今天就直说了,这来自台湾。"
从危机公关的角度,不能不说这招移星大法确实有用。一顿莫名其妙的撕逼之后,大家也就忘了川建国的威胁。而台湾,因为屡屡挤不进世卫组织的老梗,而且在国际上又明摆着的软柿子,拿来背锅再合适不过。
谭塞德在大国瓜众的认知里面,有个响当当的名号:谭书记。有好事的瓜众认为自从新冠疫情蔓延以来,谭塞德始终坚定的站在中国立场,讲好中国故事,和那些三天两头说三道四的海外势力明显不同,其领导下的世卫组织俨然一个有党支部的堡垒,故戏称其为"谭书记"。
谭书记领导的世卫组织是1948年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法》成立的世界最大卫生机构,会员多达194个,总部位于日内瓦,这个组织运作经费跟联合国一样,由各成员国按比例摊派和捐献。仅在2018-2019年度,分摊的评定会费总额为9.569亿美元,自愿捐赠的会费为34.646亿美元,算是一个有权有钱的肥差。
谭书记谋到今天的位置说起来也是故事多多。虽然他是传染病免疫学专业出身,但是他并没有真的当过医生,没有临床经验,履历都是从政。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外交部长这种穷国从政履历也很难有说服力,而且他的政绩"改善卫生服务"其实还是在中国从2011年开始大力援助(前后援助6千万美元)之后实现的。
这种成绩,要想爬上世卫组织领导的位置,其实很难。但是仰赖非洲兄弟的选票和大国不遗余力的支持,谭书记最终逆袭成功,在2017年接替香港的陈冯富珍。有趣的是,当年交接仪式上,陈冯富珍不避嫌疑,公然拉起了谭书记的手,一时让瓜众不明所以。
美中不足的是,谭书记竞选期间,美帝的一个传染病学家高斯丁(Lawrence O. Gostin),公开指控谭书记在任卫生部长期间三度掩盖埃塞俄比亚国内的霍乱疫情。高斯丁甚至声称,谭书记这种人如果当选,世卫组织将"失去合法性"。谭书记愤怒的回应说这是"政治抹黑"。
这种杂音,对于政治博弈显然无足轻重。
谭书记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出访中国,并宣布提名前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担任世卫组织的"亲善大使"。没错,不要怀疑,这个穆加贝就是那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孔子和平奖得主、九十多岁还要坚持当总统为人民服务、并且准备让老婆接班、结果被赶下台的穆加贝。
这个提名让谭书记在国际上被扔了无数鸡蛋,结果没几天就只能撤回了任命。
去年,世卫组织又突然提出支持中医药,并准备将其纳入该组织颇具影响力的医学纲要。结果不出所料,又收到一堆鸡蛋。还被动物权利活动人士的严厉抗议,说世卫简直是在鼓励野生动物的非法贩运,因为野生动物的命,很多是被中药需求给索走的。
但真正要命的还是谭书记在本次新冠疫情的表现。法国《世界报》爆料,针对宣布公共卫生事件的时间,当时世卫内部专家有过激辩,但因为某些原因,谭书记以各种理由最终一缓再缓。在2月初的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他再度称赞大国为世界"买下了时间"。到2月17日,谭书记还在宣城中国以外只有少数人染病,不应采"全面措施"防疫。同时谭书记对及早宣布疫情"大流行"也很不情愿,他说"除非我们确信疫情无法控制,否则我们为什么要称其为'大流行病'?"
当世界知道答案的时候,已经晚了。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对此极为不满,撕破脸皮,讥讽世卫组织应该改名"中国卫生组织"。
而加拿大网友Osuka最早于1月底就在全球最大请愿平台Change.org发起了倡议,要求谭书记引咎辞职,目前联署人数已经超过80万。
台湾这次背锅,并不是谭书记乱点鸳鸯谱,实际上也是宿怨。
民国政府曾是世卫组织的创始成员国。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上世纪70年代台湾被踢了出去。2003年的非典疫情,台湾受到重创,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不是世卫成员,无法接收世卫最新防疫报告和防疫政策建议,也没有资格参加国际防疫会议。
在这个要命的问题上,台湾痛定思痛,同时也出于扩展国际发言权的考量,以卫生的名义打一打外交擦边球,随即积极要求加入世卫。但因为大国以"主权国家才能参与"为由,始终如一的反对,次次都是无疾而终。此间台湾对于国际疫情的了解,实际上是来自于美帝信息的分享。
此次疫情,台湾照例没有资格参加世卫的各种紧急会议,本来也是十分不爽。1月31日,台湾根据自己的病例,向世卫通报疫情人传人的情况,结果世卫未予答复,也没有把台湾的通报转发各国。在疫情全球蔓延后,台湾媒体对此极为不满,对谭书记和世卫多有微词,在3月中旬台湾网媒《报橘》甚至以《被政治野心吞噬的秘书长》连篇累牍的揭谭书记的身世和上位历史,这下就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新仇旧恨,加上台湾软柿子的天然属性,谭书记在国际社会一致声讨中把焦点转到台湾也就顺理成章了。应该说,谭书记此计原本也不差,于公于私,台湾和世卫都有矛盾,借机挑出来背锅非常合适;而以目前两岸对立的关系,还能顺带卖一个替大国出头的面子;在争议中又加上"种族歧视"这种不容置疑的同情选项,简直是一箭三雕。
但谭书记失算的是,台湾偏偏在这场抗疫中,算得上全球的优等生。台湾抱着谁也不信只靠自己的决绝心态,成功在疫情早期控制住了态势。
站在台湾的角度,当然对谭书记的甩锅非常不忿——台媒批评谭书记不假,但所谓的"种族主义攻击",完全子虚乌有,实在是太牵强。明显欺负我家朝中无人嘛。受此刺激,台湾方面立即全面动员,从蔡英文开始,到相关部会、各党团、个别立委,全部跳出来强力反击。台外交部甚至专门召开发布会,要求谭书记给个说法。
当然,比起激动的台湾,旁观者们还是明白谭书记的路数的。澳大利亚《Sky news》就说谭书记是在"模糊焦点、转移话题"。
如果台湾清醒过来,其实不必做任何过激的反驳。这场闹剧很快就会在事实面前结束。美帝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在4月8日发出威胁,将对世卫组织进行独立调查,甚至扬言考虑重大改革或退群新建,取代世卫。
这个,其实才是谭书记最恐惧的梦魇。
2020/4/10
——作者脸书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八九.六四南京高自联领导人联合声明

《中国一亿人同日上街散步抗议中共专制》的计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