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公民同城圈会议 哥本哈根宣言



2014年9月14至16日,30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和民主活动家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聚会,探讨中国民主转型的历史经验、教训、路径和策略,凝聚诸多共识。作为当代人权民主运动同时是目前公民同城圈活动者的我们,特宣告如下。

1949年开始,中共独霸国家公器以谋一党之私,暴行恶政罄竹难书,中共党祸延绵不绝,中华民族深受其害;贪官污吏充斥神州,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百分之一的权贵拥有三分之一的国民财富;贫富极端分化,城乡治安不宁,环境灾害积重难返;经济高速膨胀,市场浮华繁荣,民族矛盾日益尖锐;政治变革不可避免、势在必为。

89民运、6.4抗暴以来的局势表明,即将到来的变局很难由官方主导的渐进改良方式来完成。当局一贯奉行专制独裁意识形态,顽固抵制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统治阶层内部盘根错节利益攸关,不可能主动放弃掠夺全民而形成的庞大经济利益。

过去两年来,习李政权严厉整饬贪腐、匡正风气,废除劳教,启动户籍改革,经济自由化大踏步前进,土地私有化继续放松,司法独立在新的尝试……很得民心。然而,同时大肆拘捕关押大陆政治异议人士,粗暴压制香港民众普选诉求,试图用经济实力控制台湾政局,继续没有表现出政治改革的意愿,维护专制制度的冥顽昭然若揭。当然,我们随时准备着中共改革派的开明作为,最大化地兼顾执政党最高统治者的利益。

民间组织化程度越高,政权崩溃所造成的震荡就越小,和平转型的成功就越大。
宣言认为中国民主转型的希望在于人权民主运动的坚韧与不屈,公民人格的锤炼与养成,不良道德的批评与净化,公民社会的发育和成长,中国民运维权的参与者们应该深知“己不正焉能正人”的古训。变革社会的同时变革自己。

因此,中国人权公民运动的经验积累,避免从零开始的原地踏步在今天尤为重要。

目前的中国,人权民主运动的旗号丰富多彩。从前是上访、静坐、绝食、罢工、示威、游行、歌曲、漫画、网路联名、祈祷、举报、街头举牌、状衣、独立参选人大代表、法律援助、公民调查、公开辩护词、民间颁奖。

现在,在形式上增加了散步、围观、快闪行动、自囚、投案自首、行为艺术、短剧、涂鸦、人肉搜索、同城饭醉、罢免、鉴政、政策游说、组建律师团、同城圈子、(海内外)麻雀行动(海内外)……涵盖了宪政民主、司法维权、时政批评、体制改造、人大竞选、组建政党、自由信仰、赎回选票多个层面的相互推进。

中国大地上具有公民人格的人权活动家正在大批地成长,产生了诸如郑州“十君子”“财产公示十君子”“北京9君子”“赤壁五君子”“新余三君子”“北京五君子”“三君子”,掷地有声的法庭辩护词俯拾皆是。

当前,应致力于各种民间力量的组合,由多种团体纵横交错形成工会、农会、宗亲会、同乡会、维权律师团队、宗教信仰团体、公益慈善团体、学术研究机构及社会政治组织的立体蜂窝式形态。

中国民运的所有论题对象,所有论题的限定条件必然是转型中的专制社会,而非民主社会。因此,中国民运所有论题的概念、范畴、定义、判断及其理论原则无疑是现代经典理念。

经典理念表明,人权广于公民自由法定权利,民主诉求政治权利制度变革。几十年来,传统民运即人权民主运动的旗帜就是自由公民权利运动的旗帜,相互统一,融为一体、不可分割。

2012年,“自由、公义、爱”“去政治化” 的“新公民运动”指责“同城公民圈”的“宪政民主”,体制却无情地判处徒刑于“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新公民运动”继续在一块石头上摔了第二个跟头。

2003年政法系无视民主进程的长期性与艰巨性,急功近利地认为“民运这么多年没有成功”,虚假宣称“2003年新公民维权运动的兴起”“是一种新的社会动员模式”;将本土新老民运联手的人权民运沽名钓誉为“2004——政法系主导社会转型”。

“公民维权”是中国传统民运的基本诉求与实践,起于1978贯穿于今,绝非2003!
无数史料明载民主墙传统民运 “公民维权”“概念”与“兴起”的史实。

1979年“中国人权宣言”列出应该维护的公民权(人权)共19条。使用“公民”及“公民权”概念达33处;

“探索”创刊号:我们杂志以宪法所赋予的言论、出版、集会自由为根本指导方针:
79年4月6日《中国人权同盟抗议非法逮捕的声明》:我们的宗旨是力求维护现行宪法中那些对中国公民的人权予以保护的条款;
79年1月29日“中国人权同盟”在民主墙民主讨论会上“人权运动的意义和当前任务”的演讲:“人权宣言”19条就是我们开展这场人权运动的宗旨。体制改革与争取公民权利的实现是当前运动的基本任务。

79年1月20日《中国人权同盟》的声明:我们将根据宪法赋予我们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神圣民主权利,继续宣传我们的观点和主张,继续发展和壮大我们的组织,并保留宪法赋予我们的游行、示威等其他神圣不可剥夺的民主权利。我们不惜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卫和实践这种权利。

这35年前的文字与历史难道不是“公民权利运动”吗!
民主墙各主要社团“探索”“人权同盟”“四五论坛”……个个均是废除律师年代的“律师”!积极就逮捕事件到公安局讨说法,出抗议。注重宪法权利,践行法治主义,正是青年民主派的坚强理念与风采。

79年“民主运动的历史根据和理论根据”认为:“如果不彻底清除政治体制上的那些阻碍生产发展的专制桎梏,这一目标(四个现代化)是根本实现不了的。”所以,才称谓“人权民主运动”及“事业”。

2012年,政法系自以为是的继续搞“先公民维权,后民主政治”的关系排列与无谓转化,无视民运史幼稚地提出“公民权利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进入民主政治运动。”! 最后照样无情地抛进铁窗。

现代各国人权体系分5大类。自由权的人权,参政权的人权,生存权的人权,请求权的人权,平等权的人权。 古典人权分3类:自由权,参政权,(政治权)平等权。
传统民运的人权大旗含盖了如上“5大类”或“3类”的体系。

“民主墙”不仅是当代中国自由民主思潮的领军,而且是继57鸣放后“人权文化”和“民主法治”的现代启蒙。98年,传统民运在北京传播联合国人权中心实施的“人权文化”与“人权革命”。  

还有 57自由主义右派前辈的鸣放,全国的民主墙如79“中国人权宣言”、“第五个现代化”、“论言论自由”、“申庚变法”、“北京之春”、“特权轮”、“火神交响诗”、“中国之春”(海外)……

欧洲近代哲学史、政法学史是为“人”的意义而论争的历史。“人权”是一般概念,也是法学概念。关于人权,全球所有的法学词典、百科词典均没有离开“人身自由和民主权利” 的合义。
人权是指比之公民权法定权利更高的应有权利、自然权利或天赋权利。

所以才有命名为“法国人权与公民权”的“宣言”。“公民”不仅是法定权利的表述主体,而且也是应有“人权”的表述主体。

将人权与公民权加以对立是党国政法教育培养的无知,是不敢触碰“人权”作为79年起早已是国内外政治斗争的尖锐命题。因为,“人权”概念的革命性意义触犯了党国虚假“公民权”的法律及秩序。
  
“人权”含盖了“公民权利”。“人权”是欧美人文主义、民主经典的缩语和精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公正、法治”尽在其内,是全球官民通行的标准概念、统一概念。
  
1979,付月华“要吃饭、争民主”正是“公民民生维权”与“政治维权”同一体的经典案件。
“公民维权说”不仅没有超越人权民运的学理及实践,反而是“维护人权”“民主政治”诉求的枷锁。 政法系的“公民概念”,“新公民维权说”在2003年迟到24年,至今,“去政治化”的“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运动”迟到35年。

1998年自称的“自由公民运动”,2003年自称的“新公民维权运动”,2011年的“同城公民圈”,2012年自称的“新公民运动”一概是、无疑是、从来是传统民运“人权与民主大旗的继承、发展与前进。

政法系有人反省“对于老一辈的对自由主义的探索和对宪政主义政体科学的研究,基本上能够开拓的领域不多了。(评注:当然含49年前。)我们能够超越四五一代的是,不再站在西单民主墙前面,而是站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找到伟大政治运动留给我们的身体烙印,激情和见解,把这些反刍上升为89一代精神。”

什么是“89一代精神”?即由民主墙规导,由中共党内开明派附从的,6.4民主革命背景下拒绝将“维护人权”“民主政治”与“简单公民维权”对立的精神!

2003年至今,“公民维权说”是对“人权文化”“人权革命”的大踏步倒退。“去政治化”的“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运动”无力站在“民主墙”和“89一代精神”的面前!


由于政法系对传统民运及前人深厚的政法知识与实践的无知,武断地“对中国的民运必须作重新思考。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从自由出发。”!将维权限制在简单“司法维权”,阻止街头抗争,说“不应该绝食搞维权,不应该维权搞政治。”“维权不应该政治化”。

还曾经掀起了反民运否民运的浪潮,提出“不与中国民运并列。”, “反对维权政治化、反对维权民运化、反对维权街头化、反对维权反抗化”;胡诌 “在中国出现了一批为自由和人权而奋斗的基督徒,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不同。”

自由民主理念不是信仰吗!这一切,是对57右派鸣放以来当代人权民运及公民权利抗争史的轻狂挑衅,是对中国社会转型的时代性目标与先进知识界、民众理想意愿的无视与亵渎。

为了集合起中国 “政治现代化”的一切资源,为了合力,为了减少牺牲,为了少走弯路,为了不再自作聪明,为了不再轻狂无知,为了不再误导当代人权民运事业,传统人权民运与“新公民运动”的论争,不可回避。

党国落后政法教育的政法系不懂得现代政治法律与人权民主运动(公民维权)的高度自然结合,是题中应有之意。
政法系后起之秀的教训何在?

首先要放弃在专制国家实施“法治至上主义”的书本幻想;放弃“自由、公义、爱”“民生司法维权”可以不坐牢的侥幸;反思简单公民维权意图主导当代民运的不良后果;反思“法制维权”不仅效果不彰,反而强化了极权法制;反思“反民运、否民运”浪潮的倒退性为害与过失;反思雄心有余、政法学理肤浅与实践不足的先天缺陷;反思将长年人权民运的积累成果嫁接偷换到“公民维权”旗下的投机顽固心态;尊重、学习、发扬当代民运丰厚的历史积淀,高厚的政法才智,卓绝的业绩贡献,坚强的意志磨难,不屈的坚贞气节,孤胆的英雄人格,丰富的经验教训;这才是政法系正当、健康的使命、责任。否则,无力应有的担当。

还有文章和书籍说“民运的事现在没有定论”,要“重建中国民运史”,“呼吁民运从头再来”啦!“08宪章有划时代意义”啦……不一而足。

党内有的改革派无视当代民运是中国社会的第二种力量认为“搞垮共产党的只能是共产党人自己,决不可能有第二种力量。”“党内民主派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主力”,要“投靠中共政治改革”, “不在体制外运做”的偏狭自私纲领。

还有的动口不动手,以自我为中心提出要产生“中国新民主政治的新代表人物”。妄言经多年酝酿、老中青慎重组建的“1998年中国组织反对党的条件完全不成熟,匆忙而草率,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不可能产生重要的政治作用。”

传统民运始终坚持了“人权民主”“自由法治”“公民维权”的概念、旗帜与实践,迎击了一系列重大论争和博弈,持续提出了传统人权民主运动(公民维权)13大政法理念:

“人权民运”与“公民权利”相互统一的融合运作;
“自由为魂”与“民主为骨”无分先后的等量价值;
“维护人权”与“民主政治”不可偏废的经典理念;
“司法维权”和“制度变革”同时并举的全面战略;
“民间抗争”与“中共改革”官民并举的必经之途;
“和平演变”与“民众革命”不可或缺的转换通道;
“法庭抗辩”同“街头抗争”无分前后的操作模式;
“本土抗争”与“海外支援”两条战线的主副相成;
“平反六四”与“实施宪政”两项目标的相互承接;
“山头林立”与“良性竞争”两种目标的共存共荣;
陷身囹圄、笑对铁窗与低成本、趣味性的互不排斥;

“人权非政治化”同“人权政治化”并行不悖的双向取值;
民生福利、生命关怀、环境保护、道德重建、人道救助及社会发展的多维诉求。

作为有规模有著作的“同城公民圈运动”是多年唯一与传统民运有延续、有传承、有智慧的运作。
几十年来的重复实践和经验教训不断地证明,当代民运最具前卫深刻理念、道德勇气、意志磨难、英雄人格、深邃学理的是体制外“自由民主派”的实践作为,被证明是中国政治现代化变革的主流。历经60年锤炼和锻造的当代人权民主运动已经为我国的制度变革准备好了。

任何“一切从我开始”“从现在开始”即从零开始的思想操作无知于当代民运丰富的政法理论及实践史实,有悖于当代人权民运的深厚经验积淀。

1949年后,经过1957右派鸣放和1978民主墙的开拓奠基,到6.4民主革命,98组党,08宪章,民运为建设自己成熟的民主与公民政治理论,确认其民主进程的“先锋主力、本源机制、主角角色、贡献主体”的主导地位,提供了必要的长期过程和经验教训。这就是当代民运史观形成的深厚积淀。

本土是战场,海外是后援,海外民运的主流思想是健康而稳健的。海内外互相交流,是改变海内外两张皮的正确战略,应该长期坚持。

没有理由和事实割裂国内民众维权与海内外民运的确切的历史继承关系和全局关系。
长期民运背景及影响下的本土维权抗暴及自由信仰是当代人权民主运动的当然组成。树有根,水有源,是传统民运永远的扩张和继续。

民运与民主社会一样是一个准许批评与反批评的事业。严肃的民运政治内争关乎我们的根脉传统、历史积淀、团结凝聚、领袖群论、精神健康、良性竞争和未来前途的成败得失。

未来变局必将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革命。尽管各种性质的民间团体都不可缺少,但是具备民主理念的民间政治组织尤其重要。只有当这样的团体成为策动者、组织者,革命才能导向宪政的结局。我们希望大家重点关心、扶助正在中国大陆艰难奋斗、积极进取的民主政治团体:中国民主党团队、泛蓝联盟团队,以及众多具有明确政治目标却以非政治社团形式存在的团队。

当前,我们特别关注过去两年来由海内外众多民主志士合力展开的公民同城运动。中国各地公开组党的人士、向往民主的网民、蛰伏于社会各阶层的有志之士,近年来,运用公民同城的策略建立了众多的同城团队。鉴于中共对政治组织的严密监控和残酷镇压,公民同城策略建议民主志士通过互联网联络本地同道者,在各地形成社交圈,即公民同城圈;然后各个社交圈之间通过松散联系而形成跨地区的同城圈网络。

同城圈奉行“无章程、无机构、无领袖、无名称”的四无原则,成为无形的组织;在变局之前保持“低调、合法、分散”,变局开始之后即可在各地动员全民抗争。这种无中心的网状组织架构与传统的金字塔形政治组织架构相比,便于应对中共对民间政治组织的围堵,在专制铁幕内找到了发展的更大空间。我们希望借此会议推动公民同城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我们向香港民主派致以崇高敬意。

由于他们过去17年来的不懈抗争,抵制了中央政府对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的全面侵蚀。去年开始的占领中环运动是民主派与专制势力抗争的一次尝试,必将把香港民主运动推向一个新的浪潮。

我们希望香港同道意识到,以香港一地的民主力量,不可能单独战胜一个大国的专制政权。当局最害怕香港民主派运用民意基础、舆论优势和国际联系引导和支持大陆的公民运动为其基地。

政府为香港民主派设立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红线,试图给香港民主派画地为牢。我们希望香港民主派介入大陆民主运动把火种引向大陆。香港要实现民主,不仅要占领中环,而且要占领中国。只要民主派不自缚手脚,一定会打开广阔天地。

我们希望台湾绿蓝两大阵营对大陆的变局有清醒的预判,意识到无论台湾将来何去何从,都只能在大陆变成民主国家之后才有可能获得彻底的安全保障。 台湾注定不可能置身于大陆变局之外。因此台湾两大阵营应该杜绝鸵鸟政策和畏惧心理,有策略系统化介入大陆的政治角力,现在扶助大陆民主力量,将来推动大陆变革,才能保卫台湾的安全与繁荣。

我们呼吁全球民主阵营的政治家关注中国局势的发展。中国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机器,是很多专制政权的靠山。如果中国能够成功实现民主转型,其他的专制政权定将灰飞烟灭,世界将会进入一个和平安定的新千禧年。如果中国的变局被反民主宪政的力量所操纵而误入歧途,陷入长期动荡、内乱和冲突,不仅会在中国导致巨大人道灾难,也会让一些极权政府、极端宗教团体和恐怖组织得到为害世界的契机,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将会受到强烈冲击。

我们欢迎所有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侵犯人权只是中国的症状,病根不除,症状难愈。我们由衷地希望自由世界各国政府放弃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进步,化解中共的暴力现状和意志,和平实现民主转型。

在此将变未变之际,我们呼吁两岸四地的公民、海外华人和自由世界有远见和担当的各界人士,为了世界的长久和平,携手合作,共同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

2014 哥本哈根

执笔初稿:同城圈子变局策作者 李一平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24 14:56:47


中国事务http://www.chinaaffairs.org转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