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力阻狂轮》 朋霍费尔传(经典句子)


以实际的体验取代想象,对于世界观的建立是那么重要。

为了使上帝的话语变成适合上流社会的清谈,(部分)教会毫无批判地接受了主流文化及社会秩序,并由此提高其宗教性。教会必须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同时也要在这个世界里并向世界负起责任。

(很多)团契的工作很少涉及神学讨论和教会生活而是办社交活动以满足宗教需求。

一个人无法同时是基督徒和国家主义者,我们所信仰的难道不是神圣和普世的教会吗?或者我们信仰的是法国的永恒使命?

只有当我知道应真正开始严肃实行登山宝训的指示时,我的内心才真正变得清楚和坦率。

绝对的顺服基督乃是对自恋的不断挑战并从自我的中心的世界里解放出来。

任何战役及战争准备,都是不允许的...爱绝对不可能对准一个基督徒,因为这样做同时在谋杀基督。

先知:对着空无一人的礼堂,仍然坚持讲道。

非暴力,爱仇敌,公义,完成人与人之前的团契关系,如友情和婚姻,但并不是按照“字句”,而是根据上帝戒律的精义。

他深深确信,只有在一个成功的共同生活形式中,反对的力量才可能成长,而这正是那些未来的牧师们面对生活和工作时所需要的。

廉价的恩典是教会的死敌......廉价的货品,被贱价抛售的宽恕....是不用付代价的恩典,不求代价的恩典......在这样的教会中,世界的罪恶找到了掩护。着正是它不感到后悔并且不愿从其中脱离的罪恶.....因为恩典可以承担一切,因此一切可以照旧进行。

通过不妥协的努力遵循登山宝训来生活。

那种彼此共享财产,共同生活的形式,并不意味着修道院式的与世隔离,而是要求加强内部的凝聚力,并且服务于外界。团契生活本身不是目的,也不像其他修道团体那样企图逃避现实。

只有为敌人发出呐喊的,才可以高唱圣歌。

当他们拘捕gch党时,我保持沉默,反正我不是gch党员。当他们捉拿工会会员时,我没有抗议,因为我也不是工会会员,当我自己也成为被缉捕的一员,也就再也没有可以为我抗议的人了。

教会曾经在必须嘶喊的时候缄默其口....教会曾经看着惨无人道的暴力蛮横地施行,无数的无辜着,受压迫者承受着身体和灵魂上的痛苦;曾经看着仇恨与谋杀横行,而没有发出她的声音,没有找出可以赶紧帮助他们的方法。教会也是有罪的,她愧对耶稣基督那些孱弱又无自卫能力的弟兄的生命。

宗教的外衣是如此令人不适。

我们的话不应该在原则上,而应该在具体上符合真相。一个不具体的真相,在上帝面前一点都不符合真相。所以“说出真相”所代表的并不只是信念这种东西,它也是一种对事情的实际关系的正确认识和严肃思考的结果,一个人的生命关系越多样化,所谓的“说出真相”对他就越具有责任和难度。

并非那种虔敬的行为造就了基督徒,而是在世界的生活中参与了上帝的苦....耶稣所号召的并不是一个新的宗教,而是生命。

上帝不应该成为问题解答的代罪羔羊,这些问题人类必须自己处理。虔敬的人常在人类的认知到尽头(有时只是因为懒于思考)或人类的力量被拒绝时谈到上帝,实际上,这常常是个“有求必应”的上帝。这样的上帝利用人类的弱点或者人类的极限。我希望的上帝....不在人的软弱上,而是在人的力量上,不在人的死亡和罪恶上,而是生命和慈善上被论及。在极限上我宁可沉默,至于那无法解决的,就让它无法解决吧!

我们的教会在这些年只为自己的存留而奋斗,好像这才是主要的目的。这样的教会没有能力成为世界的代言人,为人们讲出和解和拯救的话语,因此,从前的话语变得没有力量而迟钝。我们的基督精神在今天也只剩下两样东西:祷告和在人群中行公义。

行动:不是任其所爱,而是勇于执行权利,不是在可能中漂浮,而是勇敢地抓住实际;不是逃逸在思想中,而是体现在行动中,就是自由。受苦:奇妙的蜕变。那双强而有力的手将你束缚住。软弱,孤独,是你行动的后果。只要你愉悦地感受自由片刻,然后你就会将它交托给上帝,让他美好地完成它。

当一个人完全放弃自己要做点什么的时候,避如成为圣者,悔改的罪人或教会的人,然后他才会将自己完全投入上帝的臂膀中,他将不再以自己的痛苦为重,而是以神在世界上的痛苦为重;然后他会与基督一起在客西马尼园儆醒,我想这就是信仰。

在生产与死亡做好心理准备的人:已经真正学会了死去,所以可以死去;因为已经接受了死亡,所以可以活着。

转自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