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閃:哈兒的命運——致浦志強兄長


哈兒的命運,就是仁人志士在中國的命運。

明天,2014年6月12日,哈兒刑拘37天滿。完全能肯定,他必定會被批捕。明天某個時刻,他將開始看守所到監獄的磨難。罪名必定已確立,羅網已張開,環球時報的評論已經就緒,五毛隊伍整裝待發。當局似乎勝券在握,所以才會有9日下午的批准律師會見——已無需提防律師從會見中獲知細節了。
這些罪名會是什麼?我忍不住去猜想。我知道,罪名的細節,一直在老浦,老浦同案被拘留的幾位朋友心裡,在老浦委託的律師心裡,流動、翻滾、沸騰,卻又無從說起,有口難言。
這些罪名,會還是拘留時的尋釁滋事以懲罰「五三」會議嗎?
青年学者郭玉闪
如果是,那簡直是光榮。當年的學生,如今的國家棟樑,二十五年前,二十五年後,都沒有錯過為這個國家的光明挺身而出。是的,要負代價。為深愛的國家負代價,這是榮光啊。劉曉波,許志永,現在是哈兒,都不會也沒有拒絕這種光榮,政治犯的光榮。
難以想像,會有這樣的禮物。以哈兒近年之活躍,之遭忌恨,只會面臨最險惡局面:當局將掘地三尺,以求抓住把柄。經濟、生活作風、過街沒扶老太太、吃香蕉不剝皮……
能找不到嗎?
在這個國家出生,長大,誰能沒有把柄?戴紅領巾,看紅色少年暴力電影,剛識字就歸屬於某個唯一集體、過整齊劃一的信仰生活……。有些原罪,在我們未能明白責任與擔當是什麼時,就已滲入我們骨髓,終生都難以排出。
誰未曾做過糊塗事?在人生的某個階段。
那麼,哈兒,明天批捕,會說你偷稅嗎?會說你行賄嗎?會說你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嗎?會說你出賣國家換取利益嗎?會說你……會說你……嗎嗎嗎?
想著你天天拖著病體,跟撲克臉們一起呆在小小審訊室,把生活掰成了碎片,然後撲克臉們像勤勞的母雞一樣,撅著屁股,在碎片裏尋找可以吞嚥的石塊。難過,非常難過。那些被他們吞下的石塊,硌著你,也硌著我。硌的發疼。
這個國家,為什麼有沈默的多數?不是所謂素質低,而是因為我們盛行的規則是:一日為惡,終身為惡。哪日你忽然開始為善了,昔日的惡,無論多小,無論有意無意,都會被找出來,懲罰你。這是另一個盛行的規則:挑剔好人,寬容惡人。只有好人身上也挑剔出惡來,惡人才能繼續心安理得。
如何能幸免。
然而,我知道,對於你可能會面臨的命運,你從不存僥倖心。「代價」是這命運必然會有的一部分,當它來時,你會坦然待之。也許會疲憊,但會平靜。
大丈夫當如是也。
哈兒,四十九歲半了。十二年前我們倆認識的時候,你正好是我現在的年齡。十二年如一日,你始終背著屬於你的歷史責任,不無孤獨的堅持前行。今日名滿天下,又豈是僥倖?
一個,又一個,勇敢的人排隊進去了。留下我們孱弱的圍觀。但是,哈兒,在即將到來的日子裏,無論你如何被羞辱、被困窘、被審判,我們亦與你共羞辱、共困窘……共命運。
明天,很快就要到來。過了這個黑夜,就到了白天。我知道你知道,天總會亮的,無論在哪裡。
2014/6/11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