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才公开信:王丹迫我合作全能神

朱利全按:
这种事情让人匪夷所思。
我不知道在脸书上发布这个公开信的王有才是不是他本人。希望能够看到王有才在其它媒体发表声明,以说明这个公开信的真实性。
我想我们6.4人不能够用目的的正当性,而不顾手段和程序的正当性。不管是谁,只要违背了人性,违背了正当性原则,都会被人们和历史唾弃。

2004年3月3日,我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搭乘United Airlines来到美国,随行还有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十年一晃而过,“六四”也已经过去了25年。中国文化重视逢五逢十的日子,因此这个25周年纪念我们甚为用心,有的活动从一年前甚至更长时间就开始策划准备。民主的道路很长,一路披荆斩棘,越往前走,越要注意不能迷失,更要警惕那些企图篡改历史的人。

2014年5月31日,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组织举办了“六四”25周年网络纪念大会。该项活动主要由盛雪及加拿大民运人士筹备,从当天的情况来看,结果差强人意。首先参与人数少,其次参与者热情缺乏,再次主办方引导欠佳甚至可以说无人引导,一无是处。我无意指责盛雪等主办人员,毕竟“六四”临近,邮箱被爆,手机被扰,多种联系通讯工具遭遇各种扰乱甚至破坏的情况层出不穷,活动的确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是作为有着25年斗争经验的民主人士,尤其是盛雪这种资深民主人士,这些情况应该在预料范围内,完全可以提前做好应对措施,避免临时慌乱以至决策失误从而导致活动失败。毕竟这是今年第一个实质性的“六四”纪念活动,活动的失败让我对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其他活动甚为忧心。

“重回天安门”、“天下围城”是今年“六四”纪念最重要的两项活动,为此我和许多朋友倾注了不少心血。按计划,到6月1日应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眼看大战在即,还有朋友或电话或私信的问我诸如“黑衫在哪里”、“黑衫数量差太多怎么办”、“基础费用怎么还没到位”等问题。作为筹备组成员之一,我尽量协调各方快速解决问题,但大部分问题都涉及资金问题,我在筹备组中不负责这块,所以只能尽力协调。只是,按照这种速度和目前的状态,“重回天安门”不能不让人担心,现在只能希望负责资金的王丹等人能尽快的把相关事宜妥善处理。同样,“天下围城”目前也出现了组织不力,绝食人员短缺等问题亟待解决。

出现问题,遇到困难都是正常的,很多问题甚至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迫切的需要团结一心集思广益以解决问题。也许正是为了解决眼前的难题,6月1日下午王丹联系我,在电话里他明确提出希望我能去联系全能神的发起人赵维山,通过赵维山协调国内全能神成员,借用全能神的行动方式抵抗中共专制,并点名称可将山东招远事件借为开头。这让我不由得为之侧目,这还是我熟悉的那个王丹么?

山东招远的麦当劳血案大家有目共睹,施暴者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受害人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去年山西省临汾发生6岁男童被挖眼事件,该男孩所在村子就有很多“全能教”信徒,一人信教,全家连坐,私产归公,可进不能退,男孩的眼睛,就是退教的代价。

王丹让我联系的全能神就是由这样一个完全由暴徒组成的组织,所谓的全能神更像是打着基督教旗号的恐怖组织,毫无人性可言,缺乏对生命最基本的尊重。我们崇尚民主自由,民主首先是人的民主,人的基本权利在于人生的自由呼吸,可是全能神连呼吸的权利都夺取了,还能实现什么自由?我实在怀疑,和这样的组织合作难道不是违背我们最初的信仰了吗?如果我们和他们一样将矛头直指生命,甚至向无辜百姓下毒手,滥杀无辜,请问这样的我们和暴力专政有何区别?这样的屠杀和六四屠杀有何区别?这次和全能神合作,那下次我们是不是要和东伊运合作?这样做我们丧失的不仅是信仰的底线,甚至连最起码人性的底线都没有了。

考虑到这些,我非常犹豫,后来温云超得知此事,居然也来劝我称,“听说你还比较犹豫。不要再犹豫了,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只要赢一次,他们就输了!”我也渴望推翻中共暴政,我也想赢一次,可是没有了原则,没有了信仰,我们的存在还有何意义,即使推翻中共,我们也已经背弃信仰,不知为何物了。同时,对于王丹将此事告知温云超,我非常费解。据我所知,王丹与温云超属于典型的貌合神离,甚至在面上都不是很合,更像是井水不犯河水。温云超每天发布大量推文,谁可曾见过温云超在推上转过或回应过王丹的脸书内容,同样王丹对于温云超也是一样的不屑。可是这次为了劝我联系全能神赵维山,王丹居然立马联系温云超来当说客,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你们这是在干嘛,请问良知安在?

我至今认为,我忠诚于我的信仰,愿意为了信仰去做什么事情,但与全能神合作,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只能说决不妥协!我们本来是为纪念“六四”而来,历经磨难,不能最后舔着恐怖暴力主义的饭碗苟活。王丹,如果是从前我还对你言听计从,这次,恕我不能从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