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六四屠城的死傷數字,廿五年來有不同說法。



        最新一期香港壹周刊引述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稱,中共在“六四”屠殺了超過萬人!如果這些最新披露的信息是真的,那麼,全世界都被中共欺騙了整整二十五年!中共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全北京只死了兩百多人。而連一些人權人士居然也相信了中共的鬼話!還有人曾經在中共的喉舌CCTV上見證“天安門廣場沒死人”,而其中一人現在已然被西方社會捧為中國民主運動的代言人。這是何等的諷刺!從中不難看出中國民運為何如此舉步維艱--因為這場運動的火車頭是沒有動力的,甚至是反動力的!

中國民主運動必須走出長期以來被在中共的權斗中失勢的原既得利益者主導的陰影,才能獲得重生,從新出發。否則,一場由一群熱衷于特權的人反抗另一群享有特權的人的運動永遠也無法取得成功--當然,民眾自發組織起來推翻暴政另當別論。--唐柏橋

****

白宮密檔:六四屠10,454人

《壹周刊》2014.6

八九年六四屠城的死傷數字,廿五年來有不同說法。

本刊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四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近日有冷血者歪曲史實,臉不紅眼不眨大大聲話「六四冇死人」,這個數字就是鐵證。

華府的機密檔案,同時點名揭露由楊尚昆家人指揮的解放軍第二十七集團軍,要為大規模流血負責,皆因六四凌晨這支軍隊持最具殺傷力武器,在天安門廣場見人就殺,包括其他部隊因而觸發解放軍內鬥。

此外,美國原來早就知道,當年五月廿日北京實施戒嚴,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班,屠城時江澤民亦身處北京。

八九六四發生時,美國總統是老布殊,他卸任後在老家德州開設了布殊檔案館,按《檔案法》儲存他在任時的白宮文件。本刊從布殊檔案館取得二千多頁六四相關檔案,它們是八九民運爆發至六四開槍前後,由美國派駐世界各國的領事撰寫,再傳回白宮的心臟「白宮戰情室」(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供布殊及其內閣官員,掌握廿五年前天安門的局勢。

白宮戰情室是一個約五千呎的地下室,供美國總統及其掌管國家安全的幕僚,討論機密國防事務並作出軍事決策,房間有全球最先進的通訊設備,可即場對全球美軍作出指揮部署。三年前,美軍槍殺拉登,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在房間驚訝掩嘴的相片,就是攝於白宮戰情室。

本刊取得的白宮戰情室檔案,有如維基解密,揭示廿五年前美國的外交官,都會擔當情報人員,在其派駐地域為八九民運收風。而這些已公開的文件,大約一半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在北京撰寫,部分來自時任駐港總領事安德遜(Donald M. Anderson)。李潔明及安德遜,在民運爆發後四出跟線人溝通,以掌握中南海情報,其中一份聲稱是中方內部評估六四死傷人數文件,以及解放軍第廿七集團軍屠城的細節,以往從未公開。

線人掌握中方密函

六四的死傷人數有多個版本,中國紅十字會曾指出,死亡人數在二千六百至三千人之間,這個數字亦曾在白宮文件出現。但當年六月十六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收到中方戒嚴部隊線人引述一份聲稱是中國官方內部文件,提到六月三至四日,在天安門及長安街,有八千七百二十六人被殺。六月三至九日,在天安門以外的北京城,有一千七百二十八人被殺。換言之,合計共一萬零四百五十四人被殺。至於受傷人數,則為二萬八千七百九十六人。美方認為,線人可靠,他提供的數字可參考,但卻無法查證檔案原文。美方特別點出,解放軍廿七軍要為六月三至四日,天安門屠城造成大規模傷亡負責。其中一份出處被遮蓋的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在八九年六月五日傳回華府,仔細提及廿七軍的背景和殺人部署。

廿七軍多文盲

美方引述線人指出,廿七軍當時是最可靠及服從的部隊,因指揮官名叫Yang Jianhua,而他是楊尚昆弟弟、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又名楊尚正)的兒子。這位Yang Jianhua十分神秘,翻查廿五年前的報導,雖然有提及廿七軍具楊尚昆家族背景,但沒有提及Yang Jianhua這個人。他多年來的身份亦沒有曝光,找不到其中文名及下落。文件提及,廿七軍屬特別部隊,由農民組成,百分之六十的軍人都是文盲。廿七軍軍營在距離北京四小時車程的石家莊,當日入城前,軍人獲告知是到北京做訓練,起行前十日他們都不准看新聞。而入城途中,軍人又獲通知將參與巡遊又有得上鏡,他們因而感到興奮。廿七軍在五月廿日、即實施戒嚴當日抵達京城,此時軍人獲通知戒嚴是因「有人在街頭搞叛亂」,而他們入城時的確遇上人群阻擋,但卻不知道這些民眾是爭取民主的老百姓。入城後,廿七軍用了四日時間熟習京城的道路環境。而除了廿七軍,其他瀋陽及成都的軍隊,亦在戒嚴後陸續抵達,但只有廿七軍具備最有殺傷力武器,包括:坦克、裝甲車、彈藥、催淚彈、噴火器等。

亂搶掃射一千學生

白宮檔案提到,六月四日凌晨屠城時,中南海西側的六部口,發生了殘酷殺戮。正當民眾阻擋軍人去路時,駕着裝甲車的廿七軍為求前進,竟盲目四處衝撞軍人路人,廿七軍的裝甲車手更向民眾開槍,不惜鋪出血路前進。有份開槍的一名裝甲車軍官,事後在醫院內疚得求別人把他殺死。

抵達天安門後,軍人將學生與民眾分開,學生獲告知,他們須於極短時間離開廣場,學生以為有約一小時,怎料廿七軍只給予他們五分鐘,過後便開始大屠殺。裝甲車輾過學生、婦孺,在廣場見人便殺,因廿七軍收到指令:「不可以讓任何人逃走、也不可以讓任何人生存。」殺戮完畢,他們就用推土機清理屍體,再將屍體燒掉。

美方的文件又記載了一些骸人聽聞的故事:大約一千名學生,獲軍人告知可以躲到北京飯店附近的正義路,學生抵達後,即遭埋伏的軍人亂搶掃射。

廿七軍的救護車,抵達天安門廣場欲支援部隊,卻被如瘋子的同僚殺死。

有廿七軍成員,向美方的線眼透露,他們之所以要狠狠地殺人,因為他們必須要服從上級的屠城指令,否則,他們自身難保一律格殺勿論。因此,廿七軍對着其他軍人,亦一律無放過,殺、殺、殺。

解放軍內鬥

白宮文件引述該不具名的線人表示,有瀋陽軍官,得悉隊友被廿七軍殺害,徒手走到廿七軍的裝甲車前,大腿隨即中槍,他倒地時說:「你們為何要這樣做?我們都沒有武器啊。」線人又指,有怒髮衝冠的瀋陽軍人特地趕返老家拿武器,之後再到北京跟廿七軍拼死。而新疆、江西、山東的部隊,亦自發到北京跟廿七軍打過。記者翻查八九年的報導,發現除提及廿七軍,軍營在河北保定的三十八軍亦被指是屠夫,不過,美國已開檔文件卻未有說明他們在六四當晚的行動,只說開槍前三十八軍有入城。而在六月三日,美方掌握入城的解放軍,多達二萬五千人,軍車約五百輛。當時,解放軍的內鬥原來十分激烈,美方情報提及,負責北京地區的指揮官,拒絕向外來軍隊提供水、食物、住宿。而廣州的司令更曾經違抗上頭指令,拒絕到北京開會。美方的情報員更一度指出,可能會爆發內戰。雖然籠裡雞作反,但無影響中南海保安,裝甲車圍着深宮兩圈布防。

軍隊進駐《人民日報》

此外,解放軍的槍口原來曾經對準官媒《人民日報》。駐華大使李潔明六月五日發出的情報提到,有二百名解放軍,在六四前夕已進駐《人民日報》報社。文件引述消息指出,《人民日報》曾經拒絕刊出《解放軍報》的社論,而英文《中國日報》的編輯,亦拒絕刊出「反革命」、「暴徒」等字眼。因此,軍方會否對報社動武,引起美國關注。而解放軍進駐官媒的事,以往未見有史料提及。翻查八九年六月四日的《人民日報》,最終在頭版右下角,刊出了《解放軍報》社論「堅決擁護黨中央決策,堅決鎮壓反革命暴亂」。不過,《中國日報》六四當日卻未見刊出該社論,而六月五日頭版只有一段鎮壓的相關新聞,題為「Martial law troops are ordered to firmly 'restore order'」,內文未見有「Counter-Revolutionary」字眼。

江澤民六四在北京

江澤民在六四後上位,原來在開槍前,美國已接獲情報指,江澤民會是接班人。八九年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五月中旬民運浪潮捲至上海,民眾矛頭都指向江澤民,皆因支持改革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因發表「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談會」的三萬字報導而被江澤民整肅。美方在八九年五月十八日的文件指出,江澤民當時下落不明、未有露面,更一度估計他因民眾抗議可能會被祭旗。直至五月廿六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安德遜向華府匯報,指從一名聲稱與江澤民家族有聯繫的香港商人口中得知,江澤民將取代趙紫陽,出任中共總書記。該名商人曾與江澤民在美國留學的兒子通電(註:當年江綿恒在費城Drexel University留學),商人聲言曾叫江子勸諭其父不要接棒,因歷任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都無好下場,上位猶如政治自殺。不過,商人引述江子說,知道父親的難處,但父親因愛國,故會接受任命。美方在六四後更知悉,早在五月廿日戒嚴實施,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替趙紫陽。而江之所以被選中,因為他處理《世界經濟導報》夠狠,緊隨《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之定調。該香港商人形容江澤民是個小心、謹慎、實際的機會主義者。但也有上海線人向美方指,江為人自大不聽意見,卻不介意做鄧小平的扯線公仔。美方文件更揭露,江澤民在六四前一個多星期,人已在北京跟李鵬及楊尚昆討論局勢。六四後,江澤民跟他的副手、上海市市長朱鎔基說:「北京死傷的軍人多過平民。」但答應不會在上海開槍。

「保住」溫家寶

除了江澤民,鄧小平這位太上皇的動向,當然是關注重點,但美國掌握的不算多。除了提及他開槍前曾到武漢、上海(有指是調配軍隊),五月廿八日,美方曾聽說鄧小平有心臟病,六月五日就獲告知,鎮壓前半週他已入三○一醫院,有說他是中風,甚至有謠言說他已死。直至六月九日,鄧小平在中央電視台新聞節目現身,美方才估計他可能是故意在開槍期間「隱形」並傳死訊,目的是要將殺人之罪推給李鵬及楊尚昆。至於鄧小平與趙紫陽之間的角力,美方獲悉,趙紫陽五月十九日到廣場探望學生後,鄧小平曾在黨會議中提出要將趙紫陽加諸「反革命」罪行,但原來不獲黨內支持,其他人曾建議趙紫陽的罪名為「推行改革開放失職」,這次輪到鄧反對,因他擔心自己有天也會被加諸這條新罪。美方又聽聞,鄧小平在五月廿四日前,已口頭下令要鎮壓,但最後簽名拍板出兵者是楊尚昆。而屠城後,鄧小平為制衡楊尚昆的權力,故意保住趙紫陽的部下,包括溫家寶及田紀雲。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