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中“见好就上,见坏就收”的“不退场机制” 作者:程凯


香港人占中公民抗命要求真普选9月28日启动,启动五天的10月2日,便有海外中国民运理论家呼吁港人“见好就收”,赶快实行“退场机制”,之后理论家又不断督促占中港人“见好就收”。可是直到现在,港人一分钱的好都没见着,见到的只是警察向他们发射的催泪弹、朝他们脸上喷射的胡椒水,见到的只是林郑月娥声言与学生没有对话的空间,习近平表态说港人占中违法。

对“见好就收”理论热心捧场和传播者寥寥无几,理论家仍在坚持,与任何反对者、质疑者争辩,近来又论述世界上有不同的“公民抗命”来引申他“见好就收”的理论。我对理论家为什么如此坚持要港人占中“见好就收”也感到困惑,这个理论,曾用于阐述89年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和今年3月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太阳花运动,难道也适用于指导港人占中?

一个多星期前,美国旧金山湾区华人“国是沙龙”举行港人占中讨论会,主要发言者是几位香港青年。他们中,有一位男青年曾是香港“学民思潮”成员、与领导占中的“学民思潮”领袖黄之峰共事;有一位女青年是香港的网络、印刷、社会运动三合一媒体《热血时报》的记者。这几位人在海外的香港青年手机一天24小时连接着金钟、铜锣湾、旺角,如同每时每刻身在香港占中现场。

我问他们:香港占中,什么时候该“收”,什么时候该“上”?

他们似乎不考虑这个问题,换句话说,他们认为“见好就收”的理论对目前香港占中毫无价值。当港人遭受警察的催泪弹、胡椒水袭击,占中不是收,而是上;当政府与学生谈判,占中不收而是上,加重谈判筹码;当政府用拖的办法,妄图拖得占中者疲惫而散,他们不会收,而是坚持;当政府勾结黑社会和策动愚昧市民对占中人士动粗,他们不畏惧、不会收,更要上;现在他们去北京与中央对话,有人要他们以收作为对话的前提,他们断然拒绝。所有上述情况,都显示占中虽离成功甚远,却已搅动了香港回归十七年的一潭死水,所以“见好就上”。

那么什么时候“收”呢?香港青年表示:是港府派警察武力清场,或者中共派解放军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来香港屠城,占中遭遇最坏局面之时,那就“见坏就收”,不作无谓牺牲。一旦暴虐稍停,港人又将回到占中现场,像似树林中的一群鸟儿,歹徒开枪,鸟儿飞向天空,过一会儿又飞回树林。也许占中还会面临一些无法事先估计的情况和压力,但正如黄之峰所说:不能在无条件之下和无后续行动给政府压力之下退场。

于是,我来概括这几位香港青年的发言:与“见好就收”恰恰相反,香港占中实行的是“见好就上,见坏就收”的“不退场机制”。当然任何概括都难以做到百分百准确。

要求占中“退场”或“见好就收”所持的一条理由是:占中影响香港经济和阻塞城市交通。在“国是沙龙”上,香港青年们谈到:所谓影响和阻塞,纯属港府和中共媒体的恶意夸大和渲染。事实上:占中以来,国内外游客不减反增,除非中共当局禁止内地游客来港;占领区的饭店、商铺,吃饭的照吃,买东西的照买;占领区外,飞机照样起飞,轮船照样起航,公司照样做生意。金钟、铜锣湾、旺角三条马路的一段被占领,对成千上万条马路的香港整体交通造成的影响,未必大过封街的修路工程。的士司机绕绕路就过去了,反而能多赚点钱。倒是港府趁机把占中现场附近的马路也都封了,人为制造交通阻塞范围扩大,把责任推给占中。其实,仅占领三条马路对800万港人造成多少不便,用脚趾头都可以想清楚,人们实在没必要跟着港府和中共传媒起哄。

最近,旅居旧金山的前89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飞去香港支持和参与港人占中,他每天和金、铜、旺街头占中的香港青年在一起。周锋锁不是民运理论家而是民运行动家:多年前他创建“人道中国”组织,救助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受迫害民运人士的妻子儿女;今年纪念“六四”25周年,人人高喊“重返天安门广场”却不见有人行动,他独自闯关回国6月3日到达天安门广场,当晚被捕。我与周锋锁交谈香港占中,他说:他在现场感受到占中力量强大,受到香港民意的广泛支持。即使占中被清场、被镇压,但学生组织仍在,民主派仍在,他们会重新集结。学生们做好了占中两三年以致更长时间的准备,政府战胜不了觉醒的香港青年。“见好就收”理论对香港占中毫无价值。周锋锁说的,实际上也是港人占中“见好就上,见坏就收”的“不退场机制”。

香港占中是中国89民运精神的继承和发扬,港人反对的其实不是梁振英政府而是梁振英后面的中共;今年3月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太阳花运动也可看作是89民运精神的继承和发扬,台湾学生反对的不仅是国民党马英九政权更是马英九后面的中共。但是大陆的89民运与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占中,除了具有共同点还各有各的背景和处境。对于89民运,理论家的“见好就收”,不失为中肯之言。台湾太阳花运动进退有据“见好就收”,是因为见到大好,阻止了马英九的《服贸协议》和中共通过《服贸协议》侵入台湾的图谋。香港占中就不一样了,今日的香港不是89民运的北京,也不是太阳花运动的台北。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能够用于指导一切的理论,况且“见好就收”算不得严格意义上的理论,只不过是就某一事件出的一个注意而已。

香港是89“六四”以来中国仅存的民主灯塔。占中的港人不仅是为香港的未来,也在为中国民主自由的明天而奋斗。港人占中是中国的又一次89民运,成功与否对整个中国影响巨大。89民运失败,使得中国陷入沉沉黑夜,看不到曙光。而港人占中如一无所获“见好就收”,民主灯塔一旦熄灭,中国就更将是黑夜慢慢。海内外民运人士,在此港人占中面临成败存亡的之际,理应全力支持和帮助港人,坚定信心,坚持不懈,赢得或至少部分赢得他们想要的真普选,而不是在他们遭受一通催泪弹、胡椒水后,喋喋不休的让他们“见好就收”。果真“见好就收”,收到的只能是挫败、屈辱、真普选永远争取不到、中共全面管制香港、香港民主运动一蹶不振,就像89“六四”后的中国大陆。

我对远见卓识的理论家们一向怀有敬意。我是个记者,喜欢记述事实,对空泛的“理论”提不起兴趣。所以我愿意告诉大家:在“见好就收”的“退场机制”之外,香港占中还有一种“见好就上,见坏就收”的“不退场机制”。

不妨再多说几句:我“六四”后来到海外,才知道民运理论家如此之多。早前我参加一场主题相当有意义的理论研讨会,一位知名老年学者竟然在会上大讲自己受共产党迫害的经历然后朗诵自己的诗歌,也算是学术理论发言,令人无语。海外民运理论家们的著述一篇接一篇,但不知道靠谱的、对中国民运起作用的有多少。倒是并非理论而是揭示事实的著作对中国民运发挥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诸如吴仁华先生撰写出版的三本书《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和《六四事件全程实录》,以及封从德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同时,当前中国民运,缺少的不是理论,而是行动。支持香港占中,缺少的同样不是理论而是行动:缺少亲赴香港与占中港人同睡一个帐篷的周锋锁,缺少发动全球华人登录白宫网站签名敦促美国政府对香港占中表态的杨建利。我不反对大家对香港占中进行理论阐述和指导,只希望当此香港占中成败存亡的紧要关头,要理论的话就从理论上给港人鼓鼓劲吧,包括对“见好就上,见坏就收”的“不退场机制”做点理论阐述。“见好就收”当然可以继续阐述下去,不过说得再多,没有理论价值仍然是没有理论价值。

2014年11月13日

(原载《公民议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