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和浦志强共同发起的声明 八九一代关于“六四”问题的声明

由 Mo Zhixu 发布
十年前,我和浦志强共同发起的声明

八九一代关于“六四”问题的声明

我们属于“八九一代”,当时我们都是在校的学生。作为那场运动的参加者和幸存者,值此“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我们在此发布以下声明,以阐明见证者对“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基本立场。

首先,我们深感羞愧,为我们十五年来面对那场悲剧和此后的罪恶保持了不同程度的沉默。这十五年是耻辱的十五年,是恐惧和利害算计战胜道德尊严的十五年。我们感慨:一件是非如此清晰的政治事件公然被颠覆如此之久;我们确认:当局对这一良心灾难负有主要责任;同时,我们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场精神灭绝。捍卫真相需要的并不多,仅仅是几句真话。我们熟悉这样的学术道理也清楚这样的历史教训;为此,我们深感自己有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那些忏悔文字使我们的忏悔感到犹豫;我们的问题同样是:忏悔之后,思想何为?

其次,我们要向那些仍然坚守政治底线的人们致敬。十五年来,在官方喉舌和大众舆论构织起来的信息世界中,自由的抗争被埋葬和边缘化了,但事实上他们才是中国真正的英雄。他们坚持谈论一九八九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为良心事业而奋不顾身。这些人当中有丁子霖这样的母亲,也有像胡石根这样被判处20年重刑的青年教师,以及更多不为外界所知的普通人──他们或者身陷囹圄,或者遭受各种程度的迫害,很多人即使在海外也往往无法听见他们的声音。在侏儒垄断文化并彼此行凶的时代,他们为这个世界挽回了荣誉。我们知道,人们往往并不愿意像他们赞美的人那样去生活,因此如何坚守底线仍然成为当下的真问题。
第三、我们要向六四悲剧(及相关案件)中为追求自由和尊严而失去生命的人们默哀!十五年对于这些亡灵来说,此岸世界是他们真正的地狱,而对于他们的亲人来说,这“国家”因缺乏基本的人道而应该千秋万代被诅咒。我们就生活在这被诅咒的世界上。虽然死亡未必代表真理,但漠视死亡绝对代表著野蛮和疯狂的自私;记忆未必代表仇恨,但丧失记忆绝对代表寡廉鲜耻和仇恨。刑场转移到地下,而墓地被铲平。生者被弯曲,而死者被蒸发。人是唯一具有死亡意识的动物。捍卫这一种属特征竟成为自由事业在中国的当务之急。

第四、作为见证人,我们有责任告诉世界和后人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的事情。我们看到并确认:八九运动是一场空前和平、理性、以学生为主体的全民政治运动;其政治诉求是反对制度腐败并实现政治自由。我们看到并确认: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至六月四日凌晨──直至以后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动用军队、法庭对和平示威请愿的学生和市民进行了暴力镇压,并造成了严重伤亡。我们看到并确认:由于政治恐惧和既得利益,中国政府对参加八九运动的学生、教师、市民进行了严厉的清查和迫害;而这些被迫害者失去了自由、工作,有的人家破人亡,有的人死于监狱。凡此三宗,我们为此作证。

第五、我们向包括中国新领导人在内的所有人呼吁:竭尽全力为八九事件和六四悲剧之公开平反而努力,并敦促有关当局公开悔过和承担责任。镇压导致的道德灾难和政治灾难已经使中国社会的转型越来越困难,十五年的“稳定”显然已经成为更大灾难(生态的、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等等)真正的罪魁祸首。这是一个预支未来的分肥时代,罪犯控制著资源,心灵被罪恶捆绑,生活如末日来临。而这一切,无不始于十五年前那个悲剧性的决策。我们呼吁有关当局必须对这十五年进行全面检讨。

正是因为“六四”,所谓的改革彻底沦为了统治的手段;让所谓的发展沦为一场分赃盛宴。因此,无论是解放还是自救,我们呼吁必须从那个早晨重新开始,“返回六四”应该成为中国公共政治真正的起点。需要强调的是,如果稳定不是回避的理由,那么自私和怯懦就是理由。十五年如一日。我们,八九一代人,亲历了死亡,选择了死亡。生存还是死亡,仍然是一个问题。值此 “六四”十五周年前夕,联署上述声明,或为解放宣言和自救宣言。

说明:
(一)本文向国内“八九一代”开放签名。但签名者应注明以下几项内容:当年所属院校、当前职业。
(二)发起人签名顺序按姓名笔画排列。

发起人签名:

姓 名 当年所属院校 当前职业

任不寐 中国人民大学 学者
华欣远 华中理工大学 工程师
余世存 北 京 大 学 作家
赵 晖(莫之许) 厦 门 大 学 编辑
周 擎 西 北 大 学 作家
浦志强 中国政法大学 律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