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维杰: 贵族精神的消亡,流氓意识的兴起



    贵族被消灭了,流氓应运而起; 贵族精神消亡了,流氓意识得到发扬光大. 看今天之中国,无处不流氓,从街头小巷到学术殿堂,从平民百姓到权贵富豪,或下流暴戾,或腐败堕落,流氓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语言流氓,到行为流氓,再到意识流氓,这礼义之邦成为名副其实的流氓大国.
     这个古老而文明的民族何以作贱到如斯地步? 请听下面的对话.

我们消灭了贵族
    我们常听到一些传言,说中国领导人如何巧对外国领导人的责问,却很少听到外国领导人如何应对中国领导人的话题.

中国领导人夸耀说: 我们消灭了地主富农.
外国领导人回应说: 我们消灭了贫农.
中国领导人夸耀说: 我们消灭了贵族.
外国领导人回应说: 我们消灭了流氓.

     这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治国理念,引用一句至理名言: 一个好的制度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把好人变成坏人. 这是对不同制度的高度概括.
    发动流氓起来把贵族消灭了,并不会使流氓变得高尚,只会使流氓变得更加流氓,而且诱逼更多的人变成流氓,最终变成流氓社会.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个主题由流氓与贵族说起.

贵族,平民,流氓

    人类是世界上最庞大最复杂的群体,就其精神意识的素质来考量,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层: 贵族,平民,流氓. 其分布呈橄榄形,中间大,两头小,贵族处于高端,流氓处于低端,中间庞大的阶层就是平民. 从平民到贵族没有明显的界线,从平民到流氓也没有明显的界线,但流氓与贵族就天差地别了.

    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并不在于财富有多少,也不在于权力有多大,而在于具有一种高贵的精神,史书上称之为贵族精神. 缺失贵族精神的人,即使富可敌国,也不过是带着流氓本性的暴发户; 即使权可倾国,也依然是带着流氓本性的独夫民贼.

    流氓之所以是流氓,并不是因为一无所有,而是因为内心里的流氓意识.无产阶级不等于流氓,无产阶级大多数的人都是安分守己的平民. 流氓群体有穷人,也有富豪; 有平民,也有权贵; 有白痴,也有天才.

    贵族精神代表人类文明的高端,流氓意识代表人类野蛮的底端. 几乎所有的人,即有向往高尚的意念,也有向往卑鄙的情欲,这就是人性与兽性的争战.人性战胜兽性,人就走向高尚; 兽性战胜人性,人就走向卑鄙. 大多数的平民, 人性与兽性始终在身上进行拉锯战,故而一生都在高尚与卑鄙之间徘徊; 大多数的平民,一生安分守己,注定是庸庸碌碌. 平民要想超凡脱俗,要么追求高尚而有望成为贵族,要么走向卑鄙而成为流氓. 人追求高尚很困难,成为贵族难上加难; 人走向卑鄙很容易,成为流氓易如反掌. 也正是这个原因,人类社会始终是贵族少流氓多.

    高尚与高贵没有本质的不同,然而高尚与高贵还是有一步之遥,那是程度的不同,境界的不同. 你跨越了那一步之遥,就抵达高贵的境界. 平民也会高尚,但往往只能在顺境中高尚,却不能在逆境中固守高尚. 如若在逆境中依然能固守高尚,那就是高贵的境界了,也就成为贵族了.

    高尚达到高贵的境界,就是富贵而不淫,威武而不屈”. 这就是贵族精神的境界. 富贵而不淫,威武而不屈,有两个层次的解读. 第一个层次是对富豪权贵解读: 你富贵了不可变淫荡,你有权了不可以权屈人. 第二个层次是对平民百姓解读: 你不富贵,可你不会被富贵所诱惑而放弃高尚; 你没有权,可你不会向权力屈服,你只诚服于公义与真理. 达到了这种境界,你即使身处平民,你也具备了贵族精神. 
     那么什么是贵族精呢?

贵族精神

    贵族精神有三种高贵的内涵一是诚信,二是道义,三是使命感.

    诚信是人类文明的灵魂. 没有诚信,就没有道德,也就没有文明; 诚信也是个人品格的灵魂,没有诚信,就不可能有高贵的品格. 缺失诚信的人,不是无赖,就是流氓. 缺失诚信的民族,注定是愚昧而野蛮的民族. 诚信也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没有诚信,就不会有成熟的民主. 民主靠宪政,宪法就是社会的契约,契约的根基就是诚信,没有诚信,契约就是废纸.
    贵族之所以是贵族,是因为贵族把诚信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诚信带来高尚,带来尊严,带来生命高贵的价值. 欧洲的贵族宁愿用决斗分胜负,而不愿用阴谋诡计争输赢,这实质上就是对诚信价值的死守. 中国古代的史官,宁愿被杀头也不为帝王篡改历史,也是对诚信价值的死守.


    道义包含人道与公道. 人道是公道的前提,人道就是对人生命的尊重,连人道意识都没有的人,就根本不可能有公道. 信奉暴力,就是对人道的蔑视; 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对人间公道的蔑视.人道与公道衍生出现代文明的人权主义,欧洲之所以能诞生<<人权公约>>,实质上就是贵族精神在推动.
    道义精神带来仁慈,带来宽容,带来关怀,带来公正. 贵族具有关怀弱者的情怀,世界上的慈善事业几乎都是由贵族出资创建的,靠的就是这种道义的精神.

    使命感就是勇于承担的精神. 担当起人类社会的良知,担当起人类传统文化与道德的卫道士,维持社会公义,维护社会理性和平发展.
    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贵族坚韧不拔的信心与力量,一旦民族陷入危机,贵族就站在民族的前列,身先士卒捍卫民族的安宁. 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他们“普罗米修斯盗天火”的精神, 带给他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 正是这种精神捍卫与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

    这三种精神都是来自于虔诚的宗教信仰,只有宗教信仰才能转化为坚定不移持之以恒的精神力量,达到高贵的境界.
    尽管贵族个人的身上也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贵族群体始终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主导力量.

贵族精神推动人类文明发展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存在人性与兽性的争战,故而人的一生都在高尚与卑鄙之间徘徊; 上帝呼唤人走向高尚,魔鬼诱惑人走向卑鄙; 崇尚高尚者近贵族,向往卑鄙者近流氓; 或者也可以说,近贵族者崇尚高尚,近流氓者向往卑鄙. 中国人把这种现象叫作: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是人世间万古不变的道理.

    推而广之,一个民族也存在人性与兽性的争战,这实质上就是文明与野蛮的争战,也是贵族与流氓的争战. 一个民族由贵族所主导,就带来文明的进步; 由流氓所主导,就向野蛮倒退,不是物质生产力的倒退,而是人文精神的倒退,文化的倒退,道德的倒退. 这早已被人类历史所证明.

    人类历史的发展主要是由贵族所主导,所以人类能从野蛮走向文明,但在慢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时也会被流氓所掌控,流氓占据了主导地位,结果导致文明向野蛮倒退,所以人类发展的进程呈现曲曲折折进进退退.

    人的精神意识是复杂的多面体,即有崇尚高尚的意念,也有向往卑鄙的情欲. 然而,人走向高尚如爬山,很难; 人走向卑鄙如坐滑滑梯,很易; 故而人类社会始终是流氓多于贵族.
    人类社会始终是贵族少流氓多,贵族何以能占据人类社会发展的主导地位呢? 这就取决于庞大的平民阶层的态度了,平民阶层崇尚贵族,贵族就占上风,贵族就占据主导地位,这个民族就会崇尚高尚崇尚文明; 平民阶层崇尚流氓,流氓就占上风,流氓就占据主导地位,这个民族就崇尚卑鄙崇尚野蛮. 这就是不同民族会有不同文明进程与不同程度的根本原因.

    崇尚贵族的民族,贵族易占上风; 崇尚流氓的民族,流氓易占上风; 流氓占了上风,流氓占了主导地位,必然诱惑越来越多的人变成流氓,逼迫越来越多的变成流氓,最终变成流氓大国,文化道德陷入全面大倒退,社会陷入大溃败.
    要期望流氓带领民族走向高尚,走向文明,那是痴心妄想矣.

创造文明与创造历史

    人类文明的成就几乎都是贵族创造的,从远古的哲学思想,宗教信仰,道德信念,到中世纪的文化艺术,到近代的自然科学,到现代的民主机制,人类历史上所有划时代的思想,几乎都是贵族创造的. 可以这样说, 没有贵族,便没有人类的文明. 无需我来举证,查一查世界上伟大的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神学家,科学家,哪一个不是贵族?
    贵族不仅创造文明,而且也创造历史. 近代的欧洲贵族,创造了<<君主立宪>>,创造了<<独立宣言>>,创造了<<人权宣言>>,印度的圣雄甘地创造了<<非暴力革命>>,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创造了<<我有一个梦想>>,并将这些文明的思想付诸于实,创造出辉煌的历史,成为人类走向文明的里程碑.

    创造历史,不等于创造文明; 创造文明,也是创造历史.
    流氓从来不会创造文明,只会创造野蛮. 流氓也会创造历史,但流氓不会创造文明的历史,只会创造破坏的历史,创造屠杀的历史,如希特勒,如秦始皇,如太平天国,如义和团. 流氓从来都是建设不足,破坏有余,只会创造暴力,创造战争,创造屠杀,创造荒唐,创造灾难.  
    如若一个民族长期被流氓群体所主导,势必变成弱肉强食的民族,变成野蛮暴戾的民族, 变成腐败堕落的民族.

    这样的道理,难道还需要谁来论证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