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4南京高自联纪实系列之


《原来这里有个门》二/齐治平




     我82年来到南京,86年高中毕业考入南京机专。那年年底发生了波及全国的学生游行示威,史称86学潮。当时南京的动静不算很大,仅鼓楼广场热闹些。鼓楼广场原来是个阅兵台,后来改成街心花园,是南京的街头政治中心,几所著名高校分布在它的周围。出于好奇,有几个晚上我跑到鼓楼广场去看热闹。没多久,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开始,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三人的大名传遍全国。紧接着,胡耀邦丢了总书记职务。两年后胡耀邦去世,一场更大规模的学潮爆发。
     那年我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位天津大学78级学生,曾经插队内蒙。这位易老师思想很活跃,常说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给我们听。我也常去他的宿舍听他闲聊,受了不小的影响。记得柏杨的那本《丑陋的中国人》就是最早从易老师那里借来看的,这本书在大陆曾被禁过。 (博讯 boxun.com)

     我于政治的兴趣与日俱增,看了不少有各种各样新观点的书和文章。
     87年的年底,南京出了件颇为轰动的事,导致南京学生走上街头游行。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在河海大学读书的几个非洲留学生,带了几个社会上的女青年去学校跳舞,遭到门卫拒绝,引起纠纷。几个黑人大打出手,将该校一保卫干部殴成重伤,另有几人轻伤。这件事引起河海大学学生的强烈不满,要求惩办打入者。由于政府部门对留学生采取了保护措施,导致中国学生更大的愤怒,认为政府是在做侮辱中国人的事,于是决定包围南京火车站的外宾候车室,引发南京高校学生走上街头抗议游行。在这件事的后期,游行抗议演变成对政府及社会现状的不满,波及全南京市。虽说事情很快平息下去,但在平息学生游行的行动中,政府出动了大量的防爆警察,并且有警察挥舞白皮木棍殴打示威学生及过路市民,所以学生的对抗情绪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大大增加。在这次学潮中,我更多的是一个看客,只做了一点把得到的传单内容抄在教室黑板上的小事,但增加了一些经验,愈发对政府的一些做法不满。
    转眼到了88年底。不断有消息传来,说北京的学生又活跃起来。对中国学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那几年的“12.9”是让政府很紧张的日子,自77年恢复高考以来,几乎每次学潮都发生在“12.9”前后。这其中有一个历史的原因。“12.9”是一次学生运动的纪念日,中共建立政权以后,官方的青年组织一年之中有两次大的活动,一次是上半年的“54”青年节,一次是年底的“12.9”纪念日。从八十年代初开始,大学生成了中国社会中一个特殊的群体,当老百姓有怨言不敢公开表达时,总希望大学生们能成为他们的代言人。而年轻人的思想一向是激进的,加之受南朝鲜学生的影响,什么游行,静坐,绝食,自焚等等都见识了,只是缺少表现的机会。应该说,在恢复高考十一,二年后,中国的大学生们已经具备了充当老百姓代言人的足够的经验与常识,尽管历次学潮都缺乏周密的联系。88年是改革开放以来很重要的一年,那一年中国出现高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老百姓普遍接受不了,社会上还曾一度出现过抢购风潮,社会状况很不稳定。经商热席卷高校校园,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指责这一批学生是垮掉的一代。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如果最优秀的年轻人都垮掉了,那中国岂不是没有前途没有希望了吗?人人都有牢骚,人人都有不满。整个中国社会处于一种等待激变的情绪之中。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北京的一批名人开始了引人注目的活动。从后来官方披露的材料来看,当时在北京积极活动的人士大多是后来所谓的“动乱精英”,其来源范围很广,其中最著名的是方励之。这位被外国人称为“中国的萨哈罗夫”的天体物理学家在87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被解除了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的职务,并被开除中共党籍,调北京天文台工作。方励之是当时敢于大胆批评中国政府的少数人士之一,据说他到北京之后仍和全国各地的高校学生有联系,其中很多是慕名前往北京拜访的。方励之的夫人也是大学教师,据说后来闻名全国,在被全国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中排名第一的王丹就是她的得意门生,并在她的帮助下在北京大学搞了十几次“民主沙龙”讲座。北大是中国最著名的高校,以敢于和政府对抗著称。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算起,已有几十年的学运传统,“文革”期间的北大造反派更是赫赫有名。从88年底到89年初,北京这批活跃分子们的活动高潮是写了一封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要求释放魏京生。要知道,在当时的中国,提出释放魏京生无异于向政府挑战。
    魏京生是70年代末“民主墙”时期最著名的人物。他之所以著名有两点,一是他提出了著名的“第五个现代化”的理论,二是他被判十五年徒刑,这是邓小平上台以后被判得最重的政治犯。76年毛泽东去世后,中共党内围绕继承问题展开激烈斗争,结果以江青为首的极左势力被击败,即粉碎“四人帮”。上台的是毛在生前钦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他凭着毛的遗诏“你办事,我放心”顺理成章地掌了权。但华国锋的统治基础并不稳,他感到了以当时尚未复出的邓小平为代表的老一辈势力的威胁,虽说也采取了一些压制邓的措施,但终于没能取得优势,被元老们赶下了台,大权落入邓小平之手。邓小平上台之后批判华国锋,把华那批人称为“凡是派”。在倒华的过程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在这个讨论中,有一些党内的知识分子,多数是在57年的“反右”斗争及“文革”中受到迫害的,提出了一些党内民主的要求。这些思想引起一些非党的高级知识分子和青年们的共鸣,于是出现了要求民主的地下活动,后来演变成著名的“西单民主墙”。在参与“民主墙”活动的青年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思想,有些主张依靠党内民主,有些主张改良路线,其中最激进的言论莫过于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的主张,即在“四个现代化”之后加上“民主化”,明眼人可以看出这个主张是排斥政治专制的,在中国就是打破共产党一家说了算的政治格局,这对于搞了近三十年独裁的中共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而对于刚刚夺取最高权力的邓小平来说更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在78年著名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明确了邓小平的领导地位之后,邓对“民主墙”活动进行了镇压,其中魏京生被判刑十五年,罪名是向外国记者提供军事机密。从此,魏京生成了邓小平时代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除魏京生之外,被判刑的还有徐文立,王希哲,任畹町等,他们后来都成为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人士。
    在要求释放魏京生的公开信上签名的有多位著名人士。随后不久,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民联”派其成员陈军到北京,征集了多位著名人士的签名,并且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再次要求释放魏京生。顿时,魏京生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人物,而此时的他正在监狱服刑。这一切,无疑给中国人,特别是敏感的在校大学生发出了信号:又一次大规模的学潮即将来临。,那几年,学潮几乎成了中国人在每年的特定时间里盼望发生的事。但是学潮并没有发生,要求释放魏京生这件事很快就被人们忘了。
    四月初,总理李鹏出国访问,在临行前的答记者问中,李鹏回答了外国记者关于前总书记胡耀邦生病住院的问题,大部分中国人才知道胡耀邦病了。李鹏说胡耀邦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这时还没有人知道,再过几天,中国会成为世界的中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