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4南京高自联纪实系列之

《原来这里有个门》(四)齐治平
                                                                             


    回校的当天,我就开始准备发布北京之行的收获。由于聂刘两人不是很热心,这个工作几乎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把从北京带回来的认为有价值的文章请同班的几位字写得好的同学抄成小字报,准备每天向外贴几张。我还起草了一份“宣言”,模仿北京学来的经验,大意是说本校的“学生自治联合会”成立了。修改完毕,请一位据说也很活跃的旁系女生抄成大字报。在此之前,我曾经在学校贴出第一张标语。当时我们学校对其他各校的活动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生气,认为不应该这么麻木,所以在一天晚上和同宿舍的两位同学贴出那张标语,很短,但有煽动性。当时有些害怕,标语是三个人共同完成的,而且故意扭曲字体,希望不被别人认出来。这张标语很短命,头天晚上贴出去,第二天出早操时还在,早操结束时就被揭掉了,看到的人并不多。但学校是个传播消息奇快的地方,一传十,十传百,这张标语颇为轰动,成为我们学校89年学潮中的第一事。后来审查我时,学校的保卫科长曾经笑着说是我一手挑起了学校的动乱,我想这并不夸张。临去北京前,我们学校并没有什么大字报,可一趟北京跑回来,情况有了变化,有些青年教师和学生贴出了一些内容比较平淡的大字报,形式有诗歌等等,在我看来,很不上档次,因为没有激烈尖锐的言论。一切准备就绪,要出去贴这些东西了。抄写的同学都有些害怕,一个人又贴不了那么多,我想我应该站在第一个,于是就有三四个同班的同学一起出去贴,但心里还是有些怕,气氛不免有点悲壮。
     一滴水掉进滚烫的油锅,一场轩然大波到来。从此以后,我们学校的大小字报就铺天盖地出现了。在第一批文章贴出去之后,第二天就被撕掉了,我想这不会是学生干的,暗自较上了劲,你撕我就贴,一直坚持了五六天,从北京带回来的文章差不多用完了。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清华大学拍的一篇文章的照片,因为很清楚,我就不漏一字地抄下来贴出去。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给大家长的一封信”,在审查我时作为重点问题,原件至今保存在公安机关的档案库里。从负责审查我的公安口中得知,从保留下来的书面材料看,我起草的成立组织的“宣言”是南京各高校中时间最早的一份。所以后来开庭时,检察院的公诉人在他的公诉词中特别强调我是南京“高自联”的骨干成员,必须严惩。这是后话。 (博讯 boxun.com)

    在完成上述这些动作之后,我基本没再干别的什么事,因为北京方面没有新的举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