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4南京高自联关注之 在囚人士:大气磅礴的杨天水



张林


杨天水历经10年监禁,受尽磨难,至今还在爲民主事业奋斗。我有幸与他两次相见恳谈,获益良多。与很多长期坐监、因而患有严重的劳改后遗症的民运人士不同,他看起来毫发未损,思维敏捷,思想慎密、深邃,气度非凡,说话做事都从容不迫。他长著一副大中华面孔,相貌堂堂,大气磅礴。至少在中共高级头目中,我从未听说过有模样这般周正、中气充沛的人物。

“6.4”遭到血腥镇压之后,杨天水即全力投入地下民运。90年,受江苏一些民运人士委托,杨天水去香港争取与外界的联系和资助,受到了金锺、蔡咏梅等人的热情接待。他们还帮助杨天水申请到了难民庇护的身分。但是爲了献身于自由民主事业,拯救13亿大陆人民于苦难之中,杨天水毅然放弃了在自由世界的舒适生活,秘密地返回大陆从事民运,入境不久即被捕。

“被捕后,我的亲人的反应和遭遇,和多数民运战士被捕后他们亲人的反应和遭遇是大体相似的。首先是一种极度的惊恐,因爲在专制国度,官方长期的愚民政策和宣传,给一般普通百姓的印象是似乎反对共产党就等于犯了死罪,亲人很多以爲要杀头了;接著是经久的焦心,痛苦和沈重的经济压力。”

谈到监狱生活,他说:“当时的伙食是极端恶劣的,早晚一点点米饭加几小块萝卜干,中午的菜汤里漂著很多小蠓虫。中共监狱的各种规章制度,目的就是要将被监禁者的基本人权剥夺乾净,将人的身体和精神沦入奴隶境地,迫使人的自尊逐步地减弱直到消失,失去做人的信心和坚持正义、坚持追求真理的心。尤其是夜晚,尤其是狱中之狱——严管队——,到处传来虐待殴打犯人的惨叫声,强烈地刺激人的精神。”

“我前后进行了6次左右的绝食抗争,第1次是1998年4月25日至5月5日爲期10天,第2次是1998年8月9日至21日爲期12天,其他几次是1999年的8月至10月。这些绝食的确大大损害了我的身体,但是当时有一股强烈的信心支撑,总算没有倒下。1998年第2次绝食以后,我

有了很明显的糖尿病的症状。这是异常地伤害人的身体的。监狱医院一直隐瞒我的病情。”

即便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地狱中,杨天水也能从容应对,寻隙写出数十万字的《狱中杂记》,并且能够带出来。昨天我看到,已出版在《博讯.百家争鸣.杨天水文集》里。在这个文集里,大家可以看到他深沈的、系统的政治思想。该文集是当代中国民运的重要文献,论及许多重大的理论问题。

在接受著名网路作家杨银波的采访中,杨天水对监狱的苦难生活进行了细致的敍述。我这里大量引用的,都是那篇二杨(杨银波与杨天水)访谈录里的内容。

“我们甚至吃了半年以上的工业用油。那是非常有害的油,吃了有强烈的呕吐反应。所有这些一起慢性地削弱我们的体质和精神活力。劳改犯是中国劳改经济生産主力,创造了大量的利润。可是这些利润的享受者主要是监狱系统的各级头头。光龙潭监狱有点级别的警察,年终奖金都是几万、几十万,还有的近百万。爲了强迫被监禁者超负荷地生産利润,中共监狱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个各种殴打虐待的方式制造恐怖气氛,强迫犯人俯首帖耳,不敢抗争,用消耗生命爲代价干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超负荷的体力劳动。”

杨天水认爲,目前大陆上的知识份子群体,在整体上意义上是僞劣的。他们爲极权专制辩护,反对民主自由,嘲笑民运活动,对落难的民运人员极端地冷漠。他们就是老子所说的“下士”,即学识肤浅的书生。老子说:“下士闻道而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意思是说,那些学识肤浅的书生听到伟大的真理以后,必然傻乎乎地发出古怪的笑声。他们要不这样怪模怪样地嘲笑伟大的真理,真理也就不够份量了。

在大陆,你可以轻易地遇到很多书生。他们攻击美国,说那里也很腐败,意思是说,民主制度也是虚假的。可是我反问道:“你能够找几个美国的1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贪污案例给我看看?而在大陆,你能找到一个没有贪污1万元以上的共产党干部给我看看?”他们哑口无

言。

杨天水认爲,德行比知识重要。

“一个人随便他有多少知识,只要他不爱民权,不爱自由,不爲基本的人权辩护,只爲自己的私人和家庭的利益算计,那麽他仍旧是个下里巴人。辜鸿铭就对商业主义和‘下士’,即学识肤浅而又思想卑污的书生,恨之入骨,痛斥有加。大陆很多的知识份子,不过是有点杂碎的、甚至是错误的书本知识的下里巴人。他们满脑子商业主义的狭隘和懦弱。

“任何人,只要没有爱心,没有内心的优雅,粗俗卑下,自私自利,以感官欲望的满足爲人生乐事,我统统称之爲下里巴。有大权在握的下里巴,有腰缠万贯的下里巴,有学衔显耀的下里巴,有珠光宝气的下里巴。他们都是人类历史中最下贱的垃圾。”

杨天水是一名基督教徒,他认爲衡量知识份子有个标准,那就是看他做了什麽,而不是说了什麽。《新约.哥多林前书》第13章有句话我们不能忘记:“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这是要求人言行一致。我想这甚至是衡量所有民运人士的一个基本的标准。

杨天水谈到人才:

“《资治通鉴》的开篇就是智伯才德论,其大意是人才有三类:德才并佳者一流,德高于才者二流,才高于德者末流。末流人才危害性极大,是万万不可以委以重任的。伟大的民主革命家戴笠就非常重视选材选锋,可惜他英年早逝。

“一个民运战士,应该在他的日常交往中,以诚实、友爱、宽容、理性的原则去对待国民、对待朋友,避免花言巧语,避免巧舌如簧,避免言行不一。

“我只是民运的一个分子,精确地说是一个比分子小很多的原子。做爲一个民运原子,我将尽力而爲。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我随时随地提醒自己抛弃胆怯,随时准备迎战可能来临的危难。”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齐治平:救援杨天水小记(图)

李海: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